南街村VS小岗村:“黑猫”“白猫”背后的真问题

+

A

-

南街村和小岗村,一个以分土地而吃饱肚子,成为中国农村改革的标杆和旗帜,一个则通过集中土地,走集体经济之路而成为中国河南第一个亿元村。表面看两个村落选择之路截然相反,其实两者背后成功之路有着同样的基因。

南街村的东方红广场上树立着毛泽东的塑像,这个广场各个角落都有着毛泽东的影子(图源:VCG)

1/1

这纸小岗村十八户村民的秘密协议,改变了小岗村民的命运,甚至影响到中国的命运(图源:VCG)

2/2
上一张下一张
熟悉的陌生的故事

人们熟知的故事:1978年至1979年的那个冬天,小岗村18户村民冒着砍头的危险,签订了一纸协议,中国农村的改革由此开始。但人们不太熟知的是,小岗村“一年越过温饱线,二十年未进富裕门。”如果说前一句是小岗人敢为天下先的骄傲,后一句则是他们心中最大的隐痛。

南街村走了一条相反的路子。在中共中央号召大家学习小岗村包产到户的时候,南街村紧跟“时代步伐”,也将田分了。然而并未获得如小岗村那样的效果。在南街村做了44年村支书的王宏斌说:“土地分了,企业承包了,但是人心散了。”1984年南街村将承包出去的村办企业收归集体,走共同富裕的道路。不过在当时的大环境下,南街村坚持发展集体经济是有风险的,更有来自于社会和舆论上的非议。即便到如今,南街村仍然有很大的争议。

如果从村容村貌和目前发展状况来看,南街村发展比小岗村发展更好一些。于是,习惯从意识形态思考问题的人,便借此否定改革开放之初土地承包和私人单干做法,将功劳归于公有制和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甚至用以否定改革开放引进市场经济的政策。

但如果进一步去分析两者成败的奥秘的话,就会发现,其成功的共同点在于大胆闯、勇敢试。

政治压力

小岗村“一年越过温饱线”,是因为顶住政治压力“偷偷干”才获得成功。南街村则是顶住舆论和上级政府的压力,逆“时代潮流”发展集体经济,才实现致富。

相反,小岗村“二十年未进富裕门”的原因,笔者从当年大包干带头人之一严宏昌口中得到些许答案。他说:“人家不让我们干工业,因为我们是农村第一村。”进一步了解得知,小岗村也曾想发展集体工业,然而在“上面官员”的压力下,村子所办的很多企业直接成为更高一级政府的企业,似乎红线就是“小岗村要守住农业第一村的政治荣光”。

南街村在发展集体经济之前也在政治压力下曾没落和不知去向。1981年,南街村将土地一下子分到了各家各户,刚刚建起来的两个村办企业面粉厂和砖厂也搞了个人承包。但只获得“人心散了”的结果。王宏斌在接受多维采访时被问到,“如果受到上级政策压力,但可能与南街村自己的村规相冲突,你们如何应对?”王宏斌说:“中共的一个优良传统作风就是实事求是,当年中央文件对农业的态度也是宜统再统,宜分再分。”只是,中国官僚体系下, 官员习惯“向上看”而非实际出发。在改革开放之初的大环境下,这样模糊的话语在基层官员执行时,中国官场的老手们必然不会看“宜统再统,宜分再分”的字样,而是直接会问“上面的意思是什么?”于是才有了南街村这样的“特例”,王宏斌则是“顶住压力”的极少数。

事实上很多情况下,中国在向下推行政策时,容易一刀切,完成指标式的去做,一些本应该经济的行为夹杂着政治的因素,导致很多事情无法做好。

实事求是

回顾历史清楚的看到,当中共获得成功时,一定存在实事求是的因素。

井冈山根据地就是毛泽东作为中共的地方负责人,实事求是顶住中共中央压力的结果。而当毛泽东作为中央到达延安后,也鼓励中共各个根据地自己单干,而各根据地的八路军“靠山吃山”,枪支弹药和军队战士都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践行着实事求是。很多中国抗日战争的影视剧都是这样描述的。改革开放同样如此,深圳特区无非就是发了一张可以单干的通行证,南街村和小岗同样如此……

可见,只要政策稍微放开一些,地方的积极性很快就能发挥出来。对比南街村和小岗村这两个村落,得出的结论并非公有制和私有制哪个更好,而是应该懂得,看问题需要跳出意识形态的桎梏,中国的地方官员应该因地制宜去主政一方,实事求是。这也是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最大的经验和财富。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元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