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思录:摇摆的达赖喇嘛

+

A

-
2018-12-28 03:24:27
达赖喇嘛的政治主张依然存在,但是依旧不清晰(图源:Reuters)

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流亡达兰萨拉将近60年的藏人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展示了一个摇摆者的“丰富”思考——他是一个政教领袖,同时也是一个普通人。

“西藏从未成为中国版图的一部分,即使一些中国历史学家也这么认为。但那都是过去的了,过去就让它过去,(现在)我们希望(和中国人)和谐而幸福地共同生活”,达赖喇嘛在最近的一个周末(当地时间12月23日)接受了印度媒体的采访,期间重申了这些似曾相识而又模棱两可的政治主张。

这一主张的潜台词是,他试图从藏传佛教“自我牺牲”的道德制高点上承认西藏属于中国的一部分。但由此,他也将因为“坐实”中国政府一个入侵者的角色而激怒对方。“西藏从未属于中国,但鉴于形势所迫,我愿意做出退让”,这一说辞与当年似曾相识。

这一表态还要追溯到1979年。彼时,达赖喇嘛已完全否认与中共的和解协议“十七条”并流亡海外20年,然而随着中国内外环境压力趋缓和,达赖喇嘛动摇了此前的初衷,提出了所谓“中间道路”(或者说中道路线)。西藏流亡组织在解释“中间道路”时坦诚,“一直到1979年为止,西藏流亡政府和人民遵循的是恢复西藏独立的立场与政策”。

它将“中间道路”概括为8个要点,而且授权达赖喇嘛全权负责与中国政府的接触谈判。这些要点包括,“西藏流亡政府将不寻求独立,而是将西藏三区的所有藏族都置于一个统一的政治实体中。这一政治实体必须具有名副其实的民族区域自治自主的地位。”

“政治实体”和“西藏三区”的概念显然并不是中国政府所能接受的。中国政府一直在指责达赖喇嘛虽然自称不会寻求独立,但是从其诉求本质看,实为炮制一个独立的政治存在。所谓“政治实体”在现代政治概念中乃是一个拥有健全统治功能的组织,最基本的存在即是国家以及联邦制的州、邦国。按此,它与中国宪制中“单一制国家”定性的冲突不可调和。尤其是,当这一政治实体的外延延伸至“西藏三区”(大藏区)时,这一主张在中共看来已经并非是“让步”,而可能是“得寸进尺”了。

是的,也许达赖喇嘛在西藏地位问题以及所谓藏区的外延上一直没有清晰的思考,人们很难从中确定究竟什么是“西藏”。这让所有人感到困惑。

而更大的吊诡在于,我们看到他更多摇摆或者说互相抵触的说辞。达赖喇嘛坦诚自己已经并非一个政治领袖,“从2011年开始,我便将这些责任统统给了世俗领导人司政洛桑森格,不问世事。”于是,他懂得在某些政治问题上闭嘴,“不该我说我就不说了”,但是唯独对于西藏的政治问题,他依然很难保证完全“闭嘴”。

对于流亡藏人的政治表述,本身便是一种政治表达,也许他从来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至于达赖喇嘛自己,有人纠结于他“身体属于西藏,但是灵魂和精神则属于印度”的表述。的确,这让人想起了当年他自称“印度之子”所引起的争论。“我是印度之子,身体是靠印度的米饭和扁豆得以存活的”,几年前,他总是因此而被中国官方指责“卖国”。

达赖喇嘛此次只是重复了以往的话,这可能的确是他一种朴素情感的自我表达。一个流亡者,一个佛教徒,他当然有自己的爱憎好恶,他当然会因为一句“印度的自由空间没有像西藏那么压抑,没有自由则回国无意义”而令中国政府不悦,但是也仅仅是一个老人的抱怨而已。

总之,如今的他,已经无法以摇摆的政治主张取信于中国政府,也无法左右流亡藏人几乎必然的流散与分裂,更加无法决定身后很多人和转世制度尴尬的命运。事实上,我们甚至可能怀疑,达赖喇嘛没有太多自我,总是不断地接受各种影响,流亡不是他的决定,而与中国对话也不全然是他的决定。而如今,在洛桑森格和极端者李克先之间,他的影响也在削弱。所以,当他在表明树立现代政治政教分离时,人们千万不要期待他“信守”承诺,达赖喇嘛总是会在脑海中闪现一些念头,一不小心就“过界”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穆尧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