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看“政令不出中南海” 问题已经异变转移

+

A

-

北京时间12月25日至2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民主生活会,习近平在会议上发表讲话,特别强调官场要克服官僚主义。有分析称,“政令不出中南海”似乎已有所变化,过去症结在“脖子”,现在则“脚”的问题愈发严重起来。

换句话说,中共政令的贯彻和落地成为难题,基层的乱作为或不作为,已是摆在中共面前新的执政困境。

部分基层官僚正成为中共执政过程中必须检视的问题根源(图源:新华社)

官僚主义的产生

中共官场上的官僚主义,被指是一种脱离实际、脱离民众、官官相护、贪污腐败等的作风。不过,这些作风还不能够完全概括中国官场所出现的问题,如为官不为或者乱作为的粗暴管理,或也可视为官僚主义。

尤其是秦岭别墅事件,充分暴露官僚主义在中共地方官场的严重程度。

北京时间11月14日前后,中共中央办公厅(简称中办)文件《关于陕西省委、西安市委在秦岭北麓西安境内违建别墅问题上严重违反政治纪律以及开展违建别墅专项整治情况的通报》(简称《通报》)。

《通报》指陕西省委、西安市委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将秦岭北麓西安境内违建别墅问题作为严重违反政治纪律的典型案例,事情曝光后才得以惩戒。 

分析指,针对秦岭别墅违建这一个问题,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曾下6次批示,中共中央专门派驻整治工作组,并且由中纪委副书记挂帅,中办还为此专门发文,足见问题严重性。 

另外,据不完全统计,自2014年起,中国国家总理李克强至少七次批评今天官场“为官不为”的情况,甚至为此“拍了桌子”。

从省级到基层一线,各级官员也多因为反腐、整风、不敢出风头以及公务员队伍不稳而出现“畏难”情况,在政治上表现为群众路线运动下不得发牢骚的“不敢说”,在经济上表现为经济结构转型而导致的“不敢做”,伴随着以往“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心态,整个官场呈现出一种“迷茫”和“不为”的状态。

而这也是“政令不出中南海”的原因之一。

“政令不出中南海”问题“异变”

长期以来,“政令不出中南海”一直是中共政坛久病不医的顽疾,它反映了中央和地方的博弈关系。伴随着中国改革的全面推进,习近平也多次强调政令不通的问题。

如果用人体比喻中共的组织架构,中南海的一众高层大概就是中枢大脑,是整个执政体系的上层建筑,他们决定了中国政治的根本样貌和底色。 

为数众多的基层官员可以视为四肢和脚部,其纪律性和能动性,以及效率与执行力,直接构成行为本身并影响行为结果。

所以从某正意义上来讲,以前的“政令不出中南海”,中共高层也就是中枢大脑下达指令后,中共执政体系的关卡就停留在“脖子”的位置,完全没有进行推动到四肢和脚去实施的这么一个过程,而现在的上述情况已异变转移到了“脚”的位置,指令得到传达到下面的基层官员,不过他们却是无动于衷或过分作为。

贯彻和落实二者只有配合融洽各行其是,方可政令畅通如臂使指。

其实,无论是胡温执政时代出现的“政令不出中南海”的弊病还是部分中共基层官员的“为官不为”现象,中共中央的政令仍难以全面贯彻和落实到底。如今确实疏通了中共高层下达政令的关卡,问题却出现在中国基层官员执行身上。后续如何将政策能够完整的从中南海贯彻到基层村干部,是中共执政体系里面临的新困境。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林瑾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