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亿矿权案案卷丢失藏内幕 崔永元曝光幕后官员

+

A

-

陕北千亿矿权案卷宗在审理机关丢失一事再起风波。北京时间12月29日,中国央视前主持人崔永元发文称,案卷就是在最高人民法院法官办公室被盗走的,承办该案的法官叫王林清,现任中国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一庭(简称民一庭)的法官。

崔永元文中还指出,“2016年11月28日上午,王林清发现该案的二审正副卷宗全部不见了,他翻遍了整个办公室寻找无果后,他立即向民一庭庭长程新文作了报告,程随后层级报告至周强(中国最高人民法院院长)。但随后是回看监控黑屏、没有安排追查、没有报案、要法官重新补一个新卷宗、法官们不愿意签名的卷宗中重要文件又飘回来了……周强,我觉得最高法的法官还是有骨气的,你觉得呢?”

崔永元多次提起陕北千亿矿权案事件(图源:VCG) 

据报道,赵发琦系榆林凯奇莱能源投资有限公司(简称凯奇莱)法定代表人,凯奇莱与西安地质矿产勘查开发院(简称西勘院)的纠纷案,由于事涉千亿矿权归属,被舆论称为“陕北千亿矿权案”。

这起持续12年的纠纷,因一纸2,000余字的合同而起。2003年,凯奇莱与西勘院签订合作勘查协议,凯奇莱探明菠萝井田储煤15.6亿吨后,西勘院在未提出解除合同情况下,在2006年与“香港益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在同一标的上签订合作勘查协议,导致“一女两嫁”。
 
据大陆媒体此前报道,香港益业系女商人刘娟实际控制。也因此,公众将千亿矿权案形容为一个男人与女人的战争,即赵发琦与刘娟之间的纠纷。

媒体还称,现年58岁的刘娟,形象极好,19岁进入中国陕西省农业机械化领导小组办公室。22岁时进入陕西电视大学中文系学习三年,后就读于中国直辖市深圳经贸大学涉外经济法律系。1990年毕业后,在中国政府工作两年,任打字员。后赴港建立香港益业。

刘娟和香港益业的强势“插入”,让一切变得复杂起来。为此,凯奇莱于2006年在陕西省高院起诉西勘院违约,获得受理。同年11月份,陕西省高院判决双方合同合法有效、继续履行。

西勘院随后上诉至最高院。审理期间,2008年5月4日,陕西省政府向最高院发秘函,大陆媒体《中国青年报》于同年8月2日刊发报道《公函发至最高法,谁在干预司法》,曝光了密函事件。

2009年2月12日,中国政协委员侯欣一、叶向真等人向最高院去函,称密函事件“史上罕见”,希望能够公开密函内容,同时希望排除非法干预行为。凯奇莱方面则在3月份发函希望最高院公开密函。但均未获回应。

2017年12月,中共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落幕次日,千亿矿权案宣判,维权12年的中国民企凯奇莱终于“胜诉”。由于该判决系中共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次日发出,被舆论解读为是一种保护民营企业家的“信号”。

当时,赵发琦在接受采访时称:“这么多年官司,核心问题就是一个契约精神。一个社会的正常秩序,要的是契约精神。我理解的全面依法治国,就是要让法律、规矩成为常态。但用12年去判定一个2,000多字的协议有效,这是不可思议的。

2018年12月初,中国央视报道称,千亿矿权案在陕西省高院执行近一年,毫无进展。  

据陆媒中国经济网消息,多位知情人士证实在作出判决前一年的2016年11月下旬,该案二审全部卷宗一次性丢失,事发地点正是审理该案的有关单位。在丢失前的20多天,赵发琦公开实名举报陕西省主要领导干预该案,并指责此前有司枉法裁判。

值得一提的是,知情人士称,审理单位在发现卷宗丢失后,曾多方寻找,并发现事发时监控为黑屏,随即便逐级汇报至院主要负责人。但过去两年里,有关单位未对此事进行报案,也未展开内部调查,更未对任何人进行查处,卷宗至今无下落。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综编:林瑾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