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观察:安邦复星海航万达剧情陡转背后的中共调控之手

+

A

-

“一日无常到,方知梦里人。万般将不去,唯有业随身。”几年前,中资企业在全球大手笔并购狂潮一度震惊世界,持续了两三年媒体口中的“买买买”扫货模式。海航、万达、复星、安邦这四大集团都曾被认为是中国的全球大买家。但是这种肆意扩张最终惊动了中南海。中国监管机构2017年年中祭出管控手段,控制中资企业高负债海外收购,彼时中美贸易战尚未开始。

当2018年已经结束、站在中美贸易战已经发生的时间节点,回顾这些曾驰骋全球资本市场的中国企业大佬们一年多以来,从全球扫货模式到狂甩海外资产战略之变,可以发现中共对于经济风险的调控早有筹谋——从2016年的怒斥“野蛮人”就已开始。而这些中资大企业中国境外的战略收缩背后,不仅有着中共高层要从宏观上把控金融风险的意图,也有管控资金外流的目的。

海航的断臂求生

王健2018年7月突然离世后,此前早已淡出海航业务一线的陈峰不得不重回一线,出任海航集团董事长(图源:VCG)

北京时间12月26日,人民日报社主办的2018中国品牌论坛在北京举行。海航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陈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公开表示:2018年海航一年处置3,000亿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4美元)资产,创造了一家企业一年处置资产的世界之最。

海航是中国最大的企业集团之一,除了航空的主业,集团业务还包括物流、旅游、酒店和金融服务等。在2015年和2016年的全球扫购模式下,海航总资产从2014年末的3,226亿元暴涨到2017年末的1.23万亿元,相当于三年间再造了近3个海航。疯狂购买之下,暗藏的一个隐患是,海洋2017年总负债为7,365亿元,亦达到历史巅峰。而且,海航集团所买的希尔顿酒店、德意志银行等,虽是全球知名优秀企业,但是跟海航主业无关,且占据大量资金,加重负债。

虽然海航从2017年年中就停止高歌猛进的势头开始控制负债,但是集团2018年中报显示,海航仍有1,241亿元一年内短期借款,以及371亿元一年内到期非流动负债。2018年7月,海航创始人之一王健在法国意外身亡,已经65岁的董事局主席陈峰再度掌舵并且加速海航非核心资产处理。但是,对于巨无霸海航来说,收缩也并不容易。2018年12月3日,有中国媒体报道,海航集团有限公司旗下七家A股上市公司的资产重组计划全面告吹。海航还债之路依然艰难。

万达的明哲保身

作为万达的灵魂人物,王健林被认为善于审时度势(图源:VCG)

不仅是海航,经历2017年6月的股债双杀风波之后,万达也在不余遗力地甩卖中国境外资产。2018年11月16日,大连万达集团同意出售位于美国加州比弗利山庄一块地块,交易价格逾4.2亿美元。此前,万达已出售了位于英国伦敦的项目万达One Nine Elms、悉尼的Circular Quay公寓和酒店和黄金海岸的三个项目。至此,万达在中国境外的地产项目仅剩下位于芝加哥的Wanda Vista Tower。

在中国境内,继2017年7月将旗下13个文旅项目91%股权卖给融创、77家酒店售予富力之后,2018年10月,万达又将原文旅集团和13个文旅项目的设计、建设和管理公司悉数售予融创,前后总对价超过500亿元人民币。

2017年6月至今一年半时间里,作为万达的掌舵人,王健林一边不断做减法实行去地产化、轻资产化,降低万达负债率,一边审时度势做“加法”,向政治靠拢。2018年12月签约筹建的延安万达城强调的是红色主题“为党献礼”,而2018年11月签约计划的兰州万达城强调的则是积极响应中共高层“三大攻坚战”当中的扶贫工程。

复星系“换血”打造新版图

复星系及郭广昌却屡屡被质疑甚至卷入风波(图源:Reuters)

作为和万达一起,在2017年年中被监管机构点名的复星集团,同样曾专门对自己资产结构进行过大力处理:2016年12月份宣布出售美国保险公司Ironshore的全部股权,当年年底还出售了日本东京的品川公园大厦、东京花旗中心。2017年11月,复星集团再次将位于伦敦金融城的Lloyds Chambers 大楼转卖给美国私人投资者。2017年12月26日,又传出复星集团正在寻求出售其在好莱坞影视娱乐公司Studio 8股份的消息。

对于中国境内的资产复星集团同样进行了处理:2017年减持民生银行H股,套现46亿港元;2018年出清分众传媒剩余股份(其中2.51%截至2018年8月28日尚待交割)以及太阳纸业5.0%股份。不过,与万达、海航相比,复星系没有单一选择抛售资产,而是在买卖之间,打造自己的资产新版图。

据不完全统计,复星2018年依靠旗下上市平台及其他资本运作平台共完成18起收购,数起收购仍在进行中。中国境外收购包括法国植物食品制造商Brassica Holdings、法国高级定制时装品牌Jeanne Lanvin SAS、奥地利高端丝袜品牌Wolford。在中国境内则完成了对青岛啤酒部分股份收购,成为第二大股东,控股收购百合佳缘。

截至2018年6月30日,复星国际的总资产为5642.92亿元,总负债为4271.09亿元,资产负债率为75.69%。进退之间,复星系新的版图也浮出水面:根据复星集团自己的宣传,目前其主业集中在健康、快乐和富足三大板块,目标群体为中产阶级家庭。 

安邦折戟 小晖入狱

吴小晖指挥安邦大肆收购中国境外资产,给中国国内银行留下巨大的债务风险(图源:VCG)

2018年12月21日前后,有消息称,中国安邦保险集团已聘请专门的经纪人出售位于加拿大温哥华的办公大楼,预计2019年初挂牌上市。

2018年2月23日安邦集团董事长吴小晖被上海检察院以集资诈骗、职务侵占罪公诉、中国保监会(后和银监会合并为中国银保监) 宣布接管安邦之后,安邦就被媒体报道开始抛售处理中国境外总计100亿美元的资产,比如位于美国曼哈顿的华尔道夫酒店(Waldorf Astoria)、位于加拿大温哥华市中心的Bentall Centre办公大楼群66%股份、Retirement Concepts连锁养老院。

2018年12月12日,安邦宣布挂牌转让其持有的成都农商行35%股权,转让价168亿元人民币,这是迄今最大的一笔资产处置;不到11月29日,安邦刚刚以47.35亿元转让旗下资产邦银租赁;2108年5月22日(吴小晖被官方一审宣判18年的12天之后),安邦宣布以35.59亿元低价转让世纪证券91.65%的股份。

安邦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是中国保险行业大型集团公司之一,总资产规模超过19,000亿元(1人民币约合0.145美元)。但是,安邦大肆海外收购,将大批资产转移至中国境外,给中国国内银行留下巨大的债务风险。更严重的是,安邦竟然还搅合到中国国家外交政策中。比如吴小晖试图投资库什纳部分拥有的一幢办公大楼。在特朗普政府中,库什纳是个重要角色,据说担负着制定中国政策方面的职责。这笔潜在的投资在美国引起了争议、并最终告吹。安邦做法大胆而激进,而中国企业的一条明显红线是:没有政府的明确支持,不要搅和国家的外交政策中去。

如前所述,安邦的跌落神坛,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它在海外扩张中涉及金融违规操作,与中国政府的外汇政策相悖。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专栏:王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