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神秘主义造势 权健创始人或临5年以上刑期

+

A

-

北京时间1月2日,针对备受关注的中国保健企业巨头权健深陷丑闻的热点事件,中国官方通报称,经过前期工作发现,权健公司在经营活动中,涉嫌传销犯罪和涉嫌虚假广告犯罪,公安机关已于2019年1月1日依法对其涉嫌犯罪行为立案侦查。

该动态引发外界热议。

中国保健行业巨头权健公司深陷舆论漩涡(图源:VCG)

针对这两项犯罪,中国《刑法》已经于第二百二十二条“虚假广告罪”以及第二百二十四条“组织、领导传销活动”作出了明确的规定。

倘若权健公司涉嫌的罪名成立,则同时触犯了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与虚假广告罪,而二者应首先分别定罪再合并处罚。

对于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的刑罚:依据《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之一的规定,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的应当对传销活动的组织者、领导者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若权健公司的传销行为达到了《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中关于“情节严重”的认定标准,则应当对传销活动的组织者、领导者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对于虚假广告罪的刑罚:在这起案件中权健公司作为单位应当实行两罚制,对单位判处罚金,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责任人员依照《刑法》第二百二十二条规定,利用广告对商品或者服务作虚假宣传,情节严重的,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对上述的两个罪名分别判处刑罚后,再依据《刑法》第六十九条的规定对两个罪名实行数罪并罚。

同时,依据《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八条、第二十条以及《广告法》第五十五条的规定,权健公司还会面临由监督检查部门处以的罚款或者吊销营业执照的处罚。

港媒1月3日引述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张新年律师的话报道称,由于“传销犯罪”和“虚假广告犯罪”均为刑事犯罪,在取证及定罪过程中则要采用刑事上的证据证明标准。

《刑事诉讼法》第五十五条规定了,刑事案件中采用“排除合理怀疑”的证明标准。这种证明标准远远高于民事上的“高度盖然性”证明标准。在以往的涉及权健公司侵权的民事案件中,采用的都是“高度盖然性”这种远远低于“排除合理怀疑”的证明标准,却都难以确定权健公司的责任,令其可以全身而退。所以在该案件侦查中取得的证据能否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相应证据的证明力能否达到刑事上的证明标准将是一个重点问题。

此外,权健每每全身而退多是由于找到了经销商作为“挡箭牌”。本次公安机关对权健违法犯罪行为立案侦查,可能也会碰到权健公司同样的说辞。

在中国现行法律制度下,经销商是难以和企业挂钩的。所以在取证、定罪过程中需要找到充分的证据用以证明权健公司与其旗下的经销商存在重大的关联,以此打破权健的“挡箭牌”让权健暴露于阳光之下。在这一点上,也增加了该案中取证、定罪的难度。

权健创始人束昱辉善于利用“神秘主义”造势。

束昱辉曾向媒体回忆起2000年初到天津时的情景,蹲在天津火车站边上看火车来来去去,口袋中还剩2.4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5美元)。不过,此时权健并不慌张,他身上携带包括火疗等多张秘方,甚至有些秘方能抗癌。日后的百亿权健帝国由此起步。

时至今日,束昱辉实际控制公司超100家,横跨医药健康、金融、足球、房地产、化妆品和机器等领域。权健公司近3年纳税额均在1亿元人民币以上,第三方机构的业绩数据显示,2017年权健业绩为150亿元人民币,排名直销榜企业第三名。

除了造神,权健还采用了层级提成的手法。据权健杂志介绍的权健公司销售的徽章体系称,初级为纪念版徽章,初级经理、中级经理和高级经理,分别为1钻-3钻。之上是钻石经理,4钻。在其上还有皇冠经理、皇冠大使两个级别,每个级别都有相应的货款提成。

权健内部有品牌推广奖、培育奖、福利奖、合作奖等多种奖励方式。其中合作奖中,推广人可享受下属第二、五、八层推广奖的10%。这即是中国央视曝光中“上提一层,下提二五八层”的来源。

权健的另一大手法采取类似严新带功报告形式开大会方式,使会员处于群体无意识状态。港媒卧底权健天津总部培训现场发现,所有会员热烈拍手,群情亢奋。会员内部分登记,皇冠会员坐中间。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综编:施予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