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政治衰落 中共如何“领导一切”

+

A

-
2019-01-04 10:00:45

全球政党政治正趋于一个阶段性衰落的情形,而拥有近九千万党员的中共却以“党领导一切”的口号治理着中国这个人口众多经济体量庞大的国家。究竟“党领导一切”是中国在政党政治衰落背景下的例外,还是一种中国特色?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秦宣日前在金砖国家智库合作中方理事会年会暨首届万寿国际形势研讨会上提出了他的看法。以下为秦宣的讲话实录。

在全球政党政治衰落的情况下,中共如何做到“领导一切”(图源:Reuters)

关于政党政治研究的这个问题,尤其是在中国共产党研究的过程中,还有一些疑问,或者说学界难以从学理上进行很好解释的问题。所以我带来了三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就是在全球政党政治趋于衰落的情况之下,世界各国的政党政治到底如何发展。对于全球政党政治是否在衰落,可能人们会有不同的意见,但目前至少是一个阶段性衰落的情况。这种衰落表现在几个方面,第一个方面是公民参与政党的热情在下降,人数在减少,还有人员的流出现象也比较严重。

在英国,现在适龄人口参与政党的人数不到1%。很多国家的共产党只剩下几百人,共产党对于年轻人吸引力的下降,对其他政党的吸引力也在下降,公民参与政党的热情也在下降。

第二个方面衰退的表现是政党独立执政的可能性也在下降。英国、意大利、澳大利亚先后出现的悬浮议会的情况已经证明了这一点,没有一个政党能够取得法定多数的选票能够单独执政,而只有谋求联合执政。而在谋求联合执政的过程中,大家寻找最大公约数,于是各个政党的色彩开始逐步的淡化。

第三个方面衰退的表现是政党在国家政治生活中发挥作用的余地也在减少。原来政党是一个阶级和一个阶层的中坚,现在这部分人受网络媒体和其他方面的影响,作用在不断地下降。纵观中国国内的情况,虽然中国共产党是最大的执政党,人员也很多,权威也很大。但是现在舆论媒体上真正被引导的,引导大众的并不完全是中共,相反的是缺少必要的引导,或者说主导性在丧失。

所以这样一来,就有一些问题提出来值得思考。在世界政党政治开始衰退的情况之下,中国共产党作为世界上最大的政党,接近九千万党员。而且中共说讲“党是领导一切的”,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这突出了中国的特色,也反映了中国发展里所积累起来的一条宝贵的经验。

但是,在与世界政党政治的发展趋势相对比的时候,中共如何适应政党政治的这种变化,如何来进行我们自身的改革,中共的规模到底如何来控制,政党的作用到底如何来发挥,政党的执政方式到底如何来实现变革,这一点可能都是比较新的一系列问题。

现在政党政治的衰落到底是国际金融危机影响之下的一种非常态,还是在人类进入21世纪以后呈现的新常态?对比世界政党政治衰落,中国共产党领导一切,到底中国是一种例外,还是说反而是中国特色?这种例外也好,特色也罢,在世界范围对比的时候,到底应该如何评判?马上就要到中国共产党成立一百周年了,这方面的经验确确实实需要总结了。这是第一个方面的问题。

第二个方面的问题,在社会越来越原子化、碎片化、扁平化,越来越去中心化的情况之下,传统的政治权威和统治秩序正在丧失。而新的秩序还没有产生,在这样一种情况之下,传统的政党到底如何来生成?而执政的政党如何来发挥他的政治动员职能,社会整合职能,保持社会有秩序地运行?这可能是我们执政党在执政过程中遇到的一个全新的问题。现在的社会是越来越扁平化,越来越碎片化,越来越原子化,而对政党的定义是政党是一个阶层的中坚力量组成的,而现在是要去中坚力量。这种情况下,政党的政治怎么发展?它的政治动员职能和社会整合职能,怎么能够充分地体现出来,这对于社会治理来说,是一个严峻的挑战。在总结中国共产党执政70年的经验时,这个方面可以成为总结经验的一个维度。

第三个方面的问题,在政党政治趋于衰落,社会越来越碎片化的情况下,国家治理如何进行?如何来实现国家治理现代化?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了国家治理现代化的目标,但国家治理现代化现在只是点个题,甚至连破题都还没有破,理论原则或者这方面成熟的理论建构根本都没有。对于中国这样一个国家来说,这是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而对于世界上其他的政党来说,这个问题也非常迫切。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嘉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