谜团和暗影 千亿矿权案背后的“演员清单”

+

A

-
持续多年的千亿矿权案再次成为舆论焦点(图源:VCG)

自从激烈反对转基因食品以来,崔永元在中国舆论场成为拥有众多信徒的意见领袖,他的影响力并不逊色于那些一线大媒体,某些时候对事件发酵的助推能力还远甚之。

尤其举报范冰冰等人“阴阳合同”一事,成功引发娱乐圈稽查风暴后,崔永元的声望进一步提升,他在其受众群中的“正义”和“敢言”形象愈发牢固,并且也由此极大博得了路人的好感。

因而,从“最高院有贼”五个字出现在崔永元微博上的那一刻开始,这桩持续纠纷十多年,曲折离奇的陕西千亿矿权案,注定将在众目睽睽之下迎来结局。

现实往往比虚构的更加精彩。纵观整起事件,就像一出大戏般,期间商战、悬疑、法律、权谋诸元素一应俱全,情节曲折伏笔埋藏。而参与的众“演员”,则有的台前奔走,有的深隐幕后;或许呼号无助,或许权贵交织,共同构成一幅荒唐世态的众生相。

赵发琦:千亿矿权案的当事人,陕西最早富起来的一批人,越战老兵。自2003年与陕西省地质勘查开发局下属的西勘院签订合同联合勘查矿区后,一场官司打了近15年,造就中国法制史上的一桩奇案。十多年来,被赵发琦举报落马的高官及牵连出的腐败官员多达上百人,包括原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奚晓明,原陕西省国土资源厅厅长王登记,原陕西省国资委主任祝作利,原陕西省地矿局局长张宽民,原榆林市委书记胡志强等。2010年,赵发琦的凯奇莱公司被陕西省政府吊销工商营业执照,且以涉嫌虚报注册资金罪遭到通缉,被关押133天后无罪释放。

四任西勘院院长:千亿矿权案纠纷的十多年时间内,王咸阳、陈磊等四任西勘院院长“前腐后继”,全部因该案落马。

刘娟:1960年生人。17岁中学毕业进入安康文工团工作。19岁进入陕西省农业机械化领导小组办公室。22岁辞掉工作进入陕西电视大学中文系学习三年,后就读于深圳经贸大学涉外经济法律系。1990年毕业在陕西省政府任打字员。1993年,刘娟辞职赴香港成立香港益业公司。1994年以港商身份回到西安开始大笔投资。短短一年时间变身巨富,无人能说清刘娟的资金来源和资产规模。也正因刘娟的介入,西勘院毁约,赵发琦的财富梦随之落空。

王林清:中国最高人民法院法官。2016年经手该案期间,存放在最高法其办公室内的副卷丢失。

原陕西国土厅厅长王登记、副厅长梁枫,总工程师杨建军,原陕西省地矿局局长张宽民,原延长油田总经理王书宝,原榆林市委书记胡志强等:或包庇、或操纵、或贪赃枉法、或权利寻租。一众高官联手造就了千亿矿权案,从陕西到最高法,权力徇私的痕迹无处不在。

奚晓明:2008年5月,陕西省政府办公厅向最高法发出一份《关于西勘院与开起来公司探矿权纠纷情况的报告》,干预高院对此案的判决。报告发出前,时任最高法副院长的奚晓明曾邀请陕西省政府官员在最高法“商议案情”。

周永康:前述报告遭曝光后,引发舆论质疑,被指存在行政干预司法的嫌疑。陕西省委就此向中央办公厅作汇报,时任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批示要求正确引导舆论。

……

从西勘院谋划勘查矿区,引赵发琦入彀,到后者不甘受欺坚持举报,十多年来该案引起中国境内外几百家重量级媒体的关注,至少有上万篇报道公开探讨此事。但时至今日,在最高法终审赵发琦胜诉一年后,包括西勘院在内的当地相关部门仍未执行审判结果,又闹出案卷丢失这出大戏来。

千亿矿权案被视为中国依法治国的试金石和市场经济的度量衡。该案直接推动最高法《公司法》司法解释三的出台,也间接促使废除了虚报注册资本罪,并推动法院规范案号管理制度,且加快了防范领导官员干预司法的规范出台。

但饶是如此,这仍是一桩悬案,围绕期间的谜团和暗影依旧重重叠叠,考验着中国市场经济的健康度,并见证着司法改革的进程。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呼延朔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