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军事工作会议重磅透露战区主帅易人

+

A

-
中共军委军事工作会议在下达作训命令的同时传递很多人事新动向(图源:新华社)

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1月4日召集近百名高级将领举行中央军委军事工作会议,并下达今冬开训命令。值得注意的是,现场画面在央视新闻中公布并透露人事调动细节。某些重量级战区将领未现身,而另有将领则似乎以新身份亮相。

据观察,在大单位军政主官一般相邻而坐的惯例下,现场画面却显示一些不同以往的特征。

南部战区换帅

在当天的会议现场上,南部战区司令员袁誉柏的右手边位置已经不是南部战区政委魏亮,取而代之的则是此前以中央军委政工部副主任身份亮相的王建武。这意味着王建武应该已经接替魏亮职务,跻身正大战区级将领。

原南部战区政委魏亮生于1953年2月,此前为五大战区中年龄最大的军政主官。魏亮出身于原南京军区第12集团军(驻地江苏徐州),2004年转任江西省军区政委,跻身正军级。不久魏亮重返野战部队,跨大军区调任济南军区下辖26集团军政委,任职长达5年(2004年至2009年)。

然而,2009年魏亮蹊跷以武警部队政治部主任身份跻身副大军区级将领,次年又入京进入总政治部,作为储备人才培养。果不其然,两年后,2012年中共十八大前夕,魏亮外放广州军区主政,接替升任总政治部主任的张阳,跨入正大军区行列。此后,魏亮先后与徐粉林(广州军区)、王教成(南部战区)、袁誉柏(南部战区)搭档,再未离开广州。直到2018年3、4月份,按照正大战区将领最高服役年限,魏亮最后一次以南部战区政委身份亮相之后便没有再出现在公众视野里。

接替魏亮的王建武是在一年前入京出任中央军委政工部副主任的。王建武出生于1958年8月,河南洛宁人,中共十九届中央委员,早年在济南军区54集团军服役,2013年前后以济南军区联勤部政委身份跻身正军职。3年后的2016年,王建武被外放到条件艰苦的西藏军区。西藏军区在军改后依然编列在野战部队行列,为副大战区级单位,王建武此番受苦也成功地使他在短短3年时间里完成了副大战区级的跨越。

而更为值得一提的是,王建武的好运还没有结束,仅仅在西藏任职一年便晋衔中将,任职满一年半后在2017年例行军队人事调整中回京。这次王建武再外放南部战区,算来从2016年到如今,跨入正大战区行列仅用了两年多时间,速度不可谓不快。

中部战区缺“帅”

袁誉柏身边只是换人,而现场画面似乎显示,中部战区司令员乙晓光的身边只有空位,不见了政委殷方龙。

殷方龙同魏亮同龄,均为1953年出生,只不过个殷方龙生于11月份,较魏亮小几个月。但即便如此,按照退役年龄限制,殷方龙也年满65周岁,退役已属于必然。

事实上,早在2018年3月份“两会”期间,殷方龙便当选了全国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一般而言,到龄退役前后的正大战区将领级将领本人如果身体状况等条件许可,都会被安排到全国人大或全国政协下属的专门委员会继续“发挥余热”。而通常来看,人们也习惯从此窥视这名高级将领的现役状况。譬如,2018年3月份“两会”期间,包括殷方龙在内11名正大战(军)区将领进入以上专门委员会中。

当然,这也有例外,比如上述魏亮以及他曾经的搭档徐粉林等都未在之后进入全国人大或政协,而是“裸退”。而这大概也是二人虽然与殷方龙同龄,却未能继续任职而被怀疑可能犯案的一个原因吧。

目前为止,中部战区是否政治主官难产,殷方龙是否已经完全不再视事,不得而知。不过,最近的一则报道显示,殷方龙在大约10天前(2018年12月25日)以全国人大委员常委会委员身份出席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的产品质量法等17部法律修正案草案讨论,建议尽快制定出台无人驾驶航空器监管方面的法律。

殷方龙席间发言称,“我们中部战区负责保卫党中央、保卫首都安全,其中非常重要的是保证首都空防安全”。可见,殷方龙可能已卸任,但人事尚保留在中部战区。

两大战区的人事变化出现在2018年冬解放军例行人事大调整周期中。此前军方已经透露诸多消息,比如东部战区陆军司令员换帅,陆海空、火箭军、武警部队12月底举行军衔晋升等。料近期解放军人事动向将密集公布。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穆尧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