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中国电影】逝去的文革和哑火的大导演

+

A

-
2019-01-08 01:23:02

2018年的中国内地电影市场,有一个很明显的现象,一些资深大导演的电影基本上都哑火了,虽然有的电影也有五六个亿票房,但在高昂的制作成本面前,不管是张艺谋还是姜文、徐克等,也无法和一些中青年导演,特别是新导演相提并论。这就是市场的真实反馈。当不缺资源不缺明星又不缺投资的资深大导演在日渐成熟的内地电影市场频频哑火的时候,一大批新锐导演、中青年导演正在迅速崛起,并成为电影市场中的中坚力量和领军人物。

近日,多维新闻专访了中国电影艺术研究中心电影研究者,导演、编剧李相,他称老一代的导演审美跟现在已经脱节了,当初需要反思的时代命题已经不存在了,中国电影正在面临着人才的缺失的严峻问题。

张艺谋导演所拍摄的《影》从票房市场来看,成绩并不理想(图源:VCG)

多维:2018年电影市场对一些新导演,或者名气没有那么大的导演有一种宽容的态度。例如《我不是药神》的导演文牧野、《无名之辈》的导演饶晓志,这些新锐导演的作品取得了非常好的成绩。但是国师级别的导演在追寻自我的道路上,从票房结果来看,并不是那么理想。

李相:
老一代的导演的功力还是很深厚的,但问题是他的审美跟现在已经脱节了,这个是不可否认的。说得直白点,像张艺谋导演确实跟现代电影脱节了,因为他们当年是处于一个文化很贫瘠的状况,他们有很多文化反思的命题。现在已经不需要反思了,现在文化比较多元。中国的社会处在临界点,它开始走向多元化,但是官方想把它往回拉,但这个多元化还没有完成,它还得再多元。老一代导演对这种多元化的文化环境是缺乏应变的,现在电影实际上的话语权已经不在大牌导演手里。现在对代的划分已经没有了,代的划分本来就是过去时代的产物,划分到第六代之后很难往下再分了,因为划分到第六代之后中国电影已经市场化、商业化、多元化了。为什么用“代”来划分?它还是有很大的传承性,师傅带徒弟。行业相对比较小,像过去的戏曲行业,梨园本来就是个小圈子,你进了这个门,这里面的人不管是好是坏,你也就认了,都是师傅带徒弟,不学也不行,学了以后想随便把这些东西教给别人也不行。

其实“代”是从第五代才提出来的,之前那几代那么并没有这个概念,是后人给他们总结出来的。第五代为什么能提出这个名词?就是说明第五代在中国形成很大的文化现象,文革之后百废待兴,积累的人才一下子井喷,拍摄了很多电影,国际上也得奖,把中国电影往前推了一大步,所以才会有第五代的说法。第六代是第五代的延续,他还是向往艺术,但是他缺乏那种土壤。第五代文革十年压抑那么久,在当知青的时候想着文化的东西,幻想着西方文明,又接触了很多底层生活,厚积薄发。第六代有句很自豪的话,他们浸泡在胶片中,血液中流淌的都是胶片。这是个褒义词,但他们除了电影本身之外没有别的东西,因为他们的生活很窄,从小就看电影,但问题是他的生活比第四代、第五代单薄多了。他们没有经历过社会剧烈的变革时期,没有在农村当过知青吃过苦,没有那么深刻的人生体验,所以他被边缘走向小众化,走向个人化。

在电影圈导演永远是稀缺资源,电影产业里面,人才永远是第一位的。所以对中国电影来说,这个形势就更严峻了,尽管现在冒出这么多的新导演,但真正好的导演还是不够用。大导演之所以会回归,首先他们意识到他们已经不能在大市场里面占据绝对的话语权了,他们回归到自己比较擅长的风格上面来。

多维:导演作为公知其实扮演了对外输送自身价值观的角色,但现在的情形是我们听不到导演在公共领域的更多声音,导演也对公共生活缺乏热忱。他们在公共领域的退出是潮流吗?

李相:现在知识分子确实跟过去不一样了,因为过去的知识分子无形中受到传统的影响,认为知识分子有种使命感,因为我知识分子拥有超出大众的理解能力,所以我们一定要看到大家没有看到的一面,哪怕可能想法有点偏激、极端,但是我也得这么想。现在不一定是这样了,你要跟大众一样的,不能显得你太特立独行,太有思想,太批判,太偏激,你也得把思维拉到主流群。所以现在的知识分子似乎是一种大众和主流话语的代言人,我觉得好像是这样的。

他们不敢谈,现在都是这样的,你谈多了,下回就不让你再谈了,但是如果你完全不说,就会觉得你说的和老百姓一样,观众看完就是“这个电影好看不好看”,影评人总的说点道道,又不能说太多。现在知识分子就是这种比较尴尬,你又要显示出跟普通人不一样,但是你又不能太思辨了,所以比较麻烦。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时擦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