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学者热评金正恩访华:“朝鲜特色”改革开放已不可逆

+

A

-

情理之中同时也是意料之外,金正恩于2019年开年便开启了对中国的访问,而这,也是自2018年3月以来的第四次访问。值得一提的是,金正恩此访恰逢中美新一轮贸易谈判进行之际,外界也从中嗅出了朝鲜在中美博弈的关头寻求战略机遇期的味道。

金正恩为何选择在这个时间节点访华?延边大学朝鲜半岛协同创新中心首席专家、朝鲜韩国研究中心国际政治研究所主任金强一在接受多维新闻记者第一时间连线采访时,将原因首先归于越来越近的美朝第二轮会谈,有鉴于此,“金正恩不仅需要以中国来加大与美谈判的筹码,也需要中国在解除制裁方面让一个大步。”

金正恩2019年首次访华,为中朝关系的稳固再加砝码(图源:AFP)

持有此观点的,也包括同济大学亚太研究中心朝鲜半岛研究室主任崔志鹰。在接受多维新闻记者提问时,崔志鹰表示,美朝对话陷入僵局,为打开僵局,缓解被制裁的压力,进而推进朝韩关系,争取援助和发展经济,金正恩需要与中国沟通,以取得中方的支持。

而在辽宁社会科学院朝鲜韩国研究中心主任吕超看来,金正恩今次访华,先于“取得中方支持”的另一个关键目的,是稳定朝鲜内部的民心和军心。“中朝建立比较稳固的合作关系,对于朝鲜本身的社会稳定有很大作用。”

不管是对内稳定还是对外寻求支持,金正恩不久前的新年贺词,似乎意欲开诚布公地告诉世界:朝鲜已经走上经济建设优先的道路,而且这条道路是具有“朝鲜特色”的。按照金正恩的说法,“即使没有任何外部的支援和别人的帮助,我们也能依靠自己的坚强力量和努力,沿着我国式社会主义道路大踏步前进。”

对于金正恩强调的自力更生和自立经济,金强一坦言“没有国内改革方面的新意,这一点令人失望。”不过,金强一同时也强调,“朝鲜市场化已具有不可逆的性质。所以现在不是能否改革的问题,而是如何改革的问题。”鉴于实际情况,朝鲜的改革也将是艰难的过程,“有两个问题:一是僵化的思想体系的影响。二是政府的政策还没有形成,政府能否主导改革过程,是成败的关键。新年贺词中开放的意愿非常浓,相信制裁得以缓解,将有较大的开放举措。”

崔志鹰则特别提到了金正恩所谓“我国式社会主义道路”,并就此表示,“朝鲜一直未明确提出改革开放,而只是集中力量搞经济建设,因此不能用我们自己的眼光来观察朝鲜,朝鲜有自己的特殊国情和发展方式。”

 持有同样观点的,还有山东大学东北亚研究中心主任方浩范。在接受多维新闻记者采访时,方浩范也特别强调,“中国对朝鲜所说的自力更生、自立经济、民族经济等,要有一个正确的认识。”内在逻辑在于,金正恩坚持自力更生,并不是说不要开放和改革,朝鲜强调“自立经济”,而不是“关门经济”或者“独裁经济”,金正恩想要改革开放,然而由于核问题的存在,国际社会目前还在封锁朝鲜,所以无法实现其目标。

对美关系不可信,对韩关系不稳定,金正恩转而将目光投向中国的做法,一方面给国际社会传达出了中国角色不可或缺的明确信号,同时金正恩也深知朝鲜问题对于美国的意义故而在中美战略博弈期谋求自身的机遇期,此“一举两得”之作为,也让国际社会又一次看到了这位80后领导人有多“会玩”。“既有原则性,又有灵活性。争取了时间,稳定了内部。有章法,有步骤,张弛有度,忙而不乱。”对于金正恩的“玩法”,崔志鹰如是说。

截止多维新闻发稿前,中朝官方还未就此次访问发布其他消息。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甄言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