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为“伟大斗争” 毛邓习时代各不同

+

A

-
分析指,习近平要通过“伟大斗争”唤起中国官僚和民众的改革意志(图源:AFP)

2019年开年,中共最高党报《人民日报》于理论版连续刊文谈“伟大斗争”,分别为《不断夺取新时代伟大斗争新胜利》、《从社会规律认识伟大斗争》以及《敢于并善于应对各种风险、压力和挑战》。

这三篇文章中,所谈的主题都是解读习近平所说的“伟大斗争”。

对于“伟大斗争”的表述,最早出现是在由习近平主持起草的十八大报告中,到了十九大,报告则第一次将其与其他三个“伟大”放在一起,构成“四个伟大”,也即伟大斗争、伟大工程、伟大事业、伟大梦想。按照习近平的说法,伟大斗争的完整表述是“必须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

毛邓时代的“斗争”

当然,中共的出身是革命性政党,且其奉为圭臬的马克思主义理论也将“矛盾斗争”作为世界的普遍规律看待。这就决定了,在中共自革命、建政近百年的话语范式中,“斗争”这个词从来都不曾缺席。从毛时代、经历邓时代,再到习时代,“斗争”这个词语至少从字面来看,都存在着,但其内涵却有不同。

毛时代的三十年,其实最接近“斗争”字面的意思,就是不断的革命,不断地斗争,对内是“以阶级斗争为纲”,毛本人也是“与天斗,与地斗,其乐无穷”,对外虽然还没有实力和体量去充分地“争”,但也是尽其所能在争夺话语权和主动权。作为中共革命、建政奠基者的毛泽东,可谓把“斗争”思维发挥到了极致,一面固然巩固了中共的革命政权,另一面也造就了执政灾难。

再看邓的三十年,破除了毛时代的“以阶级斗争为纲”,将工作的重心转移到了经济建设上来,他的三十年是改革的,是建设的,但力度也是充满“斗争”色彩的,所以才有“不管黑猫白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的“猫论”,才有“杀出一条血路”的紧迫感,也才有中国改革开放至今的经济成就。其中改革中的矛盾,需要破除的利益格局,未见得不比毛时代更为棘手。其后的“价格闯关”、打破国企“大锅饭”等市场化改革,这些改革中的成绩与阵痛,无不体现着中共谨慎前行中的改革魄力,亦未尝不是一种“斗争”。

习时代的“斗争”:重拾改革魄力 

“斗争”也是习时代的高频词,但主要是面向中共官僚系统的。类似的,在中共面向普通民众的宣传中所见更多的是“奋斗”这种更接地气、更动人的表述。如中国的政治宣传片中常见的“我奋斗,我幸福”等。另外,诸如“撸起袖子加油干”“壮士断腕”等等具有“斗争”色彩的词汇,也多见于习近平自己的讲话和中国官方媒体及理论刊物中。从这个角度来说,“斗争”就是改革魄力的近义词另类表达。

有分析认为,到了与毛邓时代相比,习近平的三十年,虽然同为“斗争”,但意涵却有着明显的不同,既不同于毛的革命式斗争,也不同于邓的改革式斗争,而是结合了二者“精髓”的进阶版——用毛时代的革命气魄和力度,来继续深化邓时代的改革与建设,进而完成民族复兴。而这样的任务在前,对习近平来说,既是挑战,也不失为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下的机遇。

作为新时代的理论,习近平的“伟大斗争”的政治基础必须是超越前后三十年的。前三十年是革命的、斗争的,后三十年是改革的、是建设的,之后的三十年是深化改革、通过奋斗完成民族复兴的。这其中自然不可避免有习近平个人的色彩,但更多的是由中国改革内外形势所决定的。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程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