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解放军大震荡:规则与逆规则周期到来

+

A

-
2019年年初解放军启动冬季作训练兵,而同时中央军委也下达了大胆起用新人命令(图源:VCG)

自进入2018年12月,中国解放军冬季例行大调整消息陆续公布。此次人事调整正值持续3年“最大规模军改”刚刚完成最后的武警部队转隶,按照“先转隶后调整”,“军改”结束结构调整后正转入以“备战”为中心的人事洗牌。

在过去的2018年,“军改”四梁八栋的搭建开始触及数量最大、关系庞杂争议也最大的武警部队部分。

2018年1月1日起,武警部队领导指挥体制调整,由原来接受中国中央军委、国务院双重领导改为直接接受中央军委统一领导,其建制完全转移至中央军委之下,脱离国务院序列。同年“两会”后,中共公布《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宣布原属于武警部队序列的公安边防、消防、警卫部队全部退出现役,原武警下属的武警黄金、森林、水电部队全部退出现役。

此后,7月1日,中国海警局整体划归武警部队领导指挥;
10月9日,武警公安消防部队移交应急管理部;
至10月,武警部队内卫总队、机动总队和院校、科研机构、训练机构调整改革任务也已基本完成;
至2018年年底,武警森林部队、武警黄金部队、武警水电部队则分别整体移交中国国家应急管理部、自然资源部和国务院国资委。消息称,应急管理部消防救援局、森林消防局已经成立。

在此背景下,2018年12月28日,武警部队举行了关系转隶后的第一次武警少将警衔晋升仪式。彼时,武警部队司令员王宁为武警部队装备部副部长柳震22人晋升少将。

当然,此次解放军例行军衔晋升还包括其他军兵种等大单位。截至目前,除武警部队外,陆军、海军、空军、火箭军等已经分别公布了为新晋少将名单,其中陆军9人,海军7人,空军4人,火箭军则为3人,其他大单位尚未公布消息。

军衔晋升的同时,官方公布消息还披露不少重磅人事变化,尤其是大战区级高级将领因为到龄退役等原因导致要害部位换人。譬如,正大战区级将领方面,随着1953年出生的中部战区政委殷方龙、南部战区政委魏亮以及中央军委训练管理部政委褚益民均已达到65岁最高服役年龄,所以3人最近接连缺席诸如中央军委军事工作会议等重要场合,表明三大职位换人。

同时,在副大战区层面,也出现一些值得注意的变化。来自野战部队第79集团军的司令员徐起零得以接替中共开国名将秦基伟之子秦卫江的东部战区陆军司令员,从而像很多“先走一步”的野战部队军政主官那样跻身副战区将领。此外,一度外放二线部队河南省军区的周利重返一线,接掌南部战区空军。中部战区空军司令则由原西部战区副司令员韩胜延平调接棒。

经过多维新闻对包括上述数据在内的一系列调整信息的整理,可以发现,解放军此轮人事调整更加注重多元资历,但调整也更加慎重许多。人们也可以从2018年夏季人事调整中,中共罕见地没有晋升上将即可以看出,这种用人突破常规、宁缺毋滥的思路。自从1988年解放军恢复军衔制后,军衔晋升逐渐进入制度化。从2000年开始,上将晋升为每两年(双数年份的夏天)举行一次,而从2007年开始则改为每年夏天一次。然而,这一规则在2018年再次被打破,当年没有一人新晋上将。

事实上,解放军刚刚经历数年反腐整风,导致一批原有“尸位素餐”的势力被逐出军队,元气可谓大伤。但同时,中国处于一个国家利益急速全球拓展的历史周期,解放军为应对近年周边局势而加速现代化转型和新型作战力量培育,急需克服四十年和平心态并对当今军事变革拥有深刻理解的人才。

此次新年之初,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连续第二年宣布启动军队作训,培育军队实战水平。几乎同时,解放军披露一份中央军委下发的《关于进一步激励全军广大干部新时代新担当新作为的实施意见》。这份文件激发全军备战活力,鼓励大胆起用“四类”新人,并允许其无心过失。多维新闻在此前文章《大胆起用容错免责:中国军改转入新周期》中评论说,这代表了中共急于打破用人常规、“不拘一格降人才”的非常心态。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穆尧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