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朝关系的“破壁者”正在超越社会主义外交的中联部

+

A

-
中联部的角色变增是中共是中共转型期下的一个局部体现(图源:新华社)


尽管在不足一年时间里金正恩4次访华引起外界猜测连连,但不同于2018年3月金正恩首次访华被外界称之为“秘密访华”,北京时间1月8日,在金正恩抵京之时这一消息即由中联部发布。

看似习以为常的礼节在国际交往中都或多或少的包含着一定的政治寓意。因此在外界关注“金正恩访华”事件本身之外,也不能忽视这一事件中的 “报幕者”——中联部。

低调的过往

区别于西方国家只有一个外交部负责对外交往的政治架构,1951年中共建政后的第一任中国驻苏联大使王稼祥的建议下学习苏联等社会主义国家成立执政党的外交部——中联部。而王稼祥也成为中联部第一任部长。

在当时的中国实行“一边倒”的大外交方针之下,中联部的联络对象也只是苏联、东欧、朝鲜、越南等社会主义国家以及东方国家共产党(大多处于地下)。其主要工作职能以互通党内情况和重要决策等的党际交往。

无论是相比同属中共中央直属的中宣、中组两大部门,还是比较中国外交架构中的中国外交部,中联部一直给外界传递一种存在感较弱的观感。此前多维新闻【观察站:被忽视的中联部正走向前台】曾有分析称,原因或在于其工作保密性较高及部分工作职能被外交部“替代”。

但在国家外交的风云际会中,中联部也在发挥着其政党外交的职能,尤其是与社会主义国家的交往更为显著。以各国领导者访华时的区别为例,在2017年11月美国总统特朗普(Trump)访华、2018年10月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访华的消息都来源于中国外交部,而2017年1月越共总书记阮富仲访华、2016年5月老挝人民革命党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本扬访华的中国官方消息源均来自于中联部。

此中原因暂且不作猜测,可以明确的是中联部在中国的政治角色之一就是社会主义国家领导者访华的 “报幕者”。

走向前台

但近年来,中联部的频频动作开始被外界关注到。这其中不仅是其“报幕者”的身影,党际交往的作用更加突出。2016年1月26日,本扬当选老挝人民革命党中央总书记时后不久,当时的中联部部长宋涛即作为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的特使专程到访老挝,转交习近平的贺信。

中共十九大闭幕之后,宋涛作为中共特使先后赴越南、老挝、朝鲜通报中共十九大情况,而在宋涛之前,是由时任中宣部部长刘云山、时任中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李建国两位政治局委员担任特使向同类政党通报中共十七大、中共十八大情况。当时即有分析称非政治局委员的宋涛出访意味着中联部开始重新受到中共高层领导人的重视,也是中联部“扩权”的一种可能。

这种信号尤其是在中朝关系上表现明显。

在和社会主义国家交往,尤其和朝鲜这个特殊的曾经“血盟”国家交往时,以习近平与金正恩领导下的两党外交及两国外交起到主导作用是毋庸置疑的。但大局之下涉及党际交往的各个层面的实际操作是需要中联部的。

尤其是近年朝鲜问题在地缘政治中的杠杆作用,不仅影响东北亚局势,也是中美关系的一环,因此处理中朝在不同阶段的复杂微妙情绪,都少不了中联部在其中的斡旋调停推进。

2018年3月25日至28日,金正恩首次访华,据当时的媒体报道,宋涛在金正恩入中国境内的丹东口岸迎候,金正恩离京回国时宋又专程陪到丹东。此后不足20天,宋涛率中国艺术团访问朝鲜,期间,金正恩4天2次会见宋涛当时即有媒体报道,宋涛访朝原因之一即是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朝作准备。

以党际外交为驱动的国家外交一直以来都是中朝的一种特殊交流渠道,而在两国关系的各个时间节点,中联部所承担的党际外交相当程度上充当了两国外交的“破壁者”角色。

中联部角色吃重 

不仅是社会主义国家,超越了意识形态,中联部在与中非、中阿国家中开展的党际外交也更活跃。上世纪60年代中联部不仅与社会主义国家同类政党开展党际外交,也与资本主义国家的共产党及工人党进行交往,但囿于“一边倒”的大外交方针及“左”的思想影响,中联部与非同类政党的交往大为缩减。

及至中国改革开放尤其是在中共十五大明确的“独立自主、完全平等、互相尊重、互不干涉内部事务” 四项基本原则的党际关系,中共开始逐渐突破意识形态的束缚,发展同不同社会属性国家乃至不同类政党的交往。2010年3月30日至4月2日,美国民主、共和两党两大主流政党首次联合派团访华,成为中共与美国两党机制化交往的开端,此次参访正是中联部的邀请。

近年来,中联部不仅担任着与各国执政党、在野党及民间的交往互通,还开始尝试以更加灵活的方式推动中共与世界对话、探索如何塑造中共的国际形象。2014年中联部开始举办“中国共产党与世界对话会”推动中共与国际的对话。2016年又联合上海广播电视台摄制电视专题片《面向世界的中国共产党》,以讲故事的手法向外界介绍中共这个政党。

2018年,再推出系列短视频《外国政党政要看改革开放》,突破以往中宣自说自话的方式,以外部视角让外国政要讲述见证中国改革开放的变化。除此,中联部还以“中国共产党的故事”为主题,在中国各地举办宣介会,针对中共在国内反腐、扶贫、治污等领域的举措成绩向外界讲述中共的领导力。

不局限于对中共政党形象的宣发,中联部也尝试配合中国参与和引领全球化的国家战略,开始成为中国外交的补充,通过诸如2016年推出首届中国—阿拉伯国家政党对话会的方式,在广泛缔结的世界党际之间将中共的治国理政、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等进行推广传播。

一定程度上说,中联部的显现乃至角色的多样化是中共这个政党转型期下的一个局部体现,也是中共用一种新的话语形式为与世界沟通的尝试。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江流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