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贸易战背后的制度竞争 三大领域成角逐核心

+

A

-

中美两国副部级贸易谈判于北京时间1月9日结束,谈判由两天延长到两天半,仍没有结果。两国就贸易谈判结果发表声明,中方认为谈判取得一定进展,而美国对此未做出任何评价。关于谈判的具体细节,双方在声明中均未体现。

自贸易战打响以来,中美关系被广泛聚焦,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李巍近日在一场公开活动中表示,中美贸易战的本身,是两个国家之间发展模式的竞争,美国对于中国模式的输出是存在很强戒备的。以下为李巍讲话的部分实录。

中美贸易战的本质是两国发展模式的竞争(图源:VCG)

现在世界上频繁出现了退群的现象,最典型的是美国,也包括英国的脱欧、日本退出捕鲸协会,这都是制度退出的行为。制度退出是否意味着制度竞争的终结?以前制度竞争的理论前提是各国想要通过国际制度在国际体系中实施更加有效的竞争。

今天的国际体系中正在出现一种新的社会事实,也就是大国之间,不再通过军事力量进行角逐,而更多是通过国际制度、通过塑造影响和控制国际制度来参与大国竞争。

今天的国际关系,相对以前的国际关系出现了新的变化,主要有三个机制在发挥作用,一、战争的恐怖平衡机制;二、复合相互依赖机制;三、财富的创造机制。

在这样的背景下,国际关系的世界将发生变化,国际制度竞争的新的世界与传统世界的主要问题,都发生了变化。在传统世界里,主要的问题是安全的困境,每一个国家都感觉自己是不安全的,尤其是在大国竞争的背景下。有的学者认为中美会陷入修昔底德陷阱,但修昔底德陷阱并不是中美之间的核心困境,因为中美之间谁都没有意愿要去毁灭性地摧毁对方。所以,安全困境是整个国际关系理论的核心基础,尤其面对安全困境是现实主义世界的核心问题。

在新的世界里,另一个问题同样重要,就是治理困境。全球如此之多的公共问题,如何治理?在当今中国,经济发展很重要,但除了经济发展之外,环境问题、社会财富分配不均的问题,这样一些社会问题越来越重要,或者在某种意义上,它们和经济增长具有同等重要的地位。

问题发生了变化,所以成员的身份也发生变化。在传统世界里,为了应对安全困境,诉诸于盟友,在新型世界里,为了解决治理的困境,就是伙伴关系。所以,中国的国际关系理论,一定要在"伙伴"这个概念下做文章。现实主义,之所以创造出那么多理论,它的核心概念是"盟友"。现在中国提出不结盟政策,有它的逻辑性。而关系形态,在传统的世界主要体现为势力的均衡,也就是权力的相互制衡。在新的世界里,主要体现在国与国之间建立一种制度的锁定关系。最后,世界政治的形态是,传统世界依然以丛林世界为基础,而新的世界则是一个规则世界,行为的所有原则,都是围绕规则来展开的。新的游戏规则的世界正在孕育之中。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嘉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