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调反腐压倒性胜利 中纪委新年初会再布局

+

A

-
2019-01-11 10:04:21
“反腐取得压倒性胜利”后如何进行下一步工作成为外界关注中纪委此次会议的重点(图源:新华社)

在近日中国陕西千亿矿权案及最高法丢卷事件在舆论鼎沸,中共宣布高调介入调查之时,十九届中纪委三次全会北京时间1月11日召开。早前,2018年岁末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刚刚做出了“反腐败斗争取得压倒性胜利”的判断。回顾中共十八大以来,以中纪委掀起的中共史上最大规模的反腐运动看中共十九大后反腐会走向何处。

6年反腐记事

据统计,自中共十八大以来,中共查处包括1名正国级、6名副国级、24名正部级、200余名副部级在内的数十万各级违法违纪官员。

自2012年12月中共中央八项规定落地,2013年1月21日的中共第十八届中纪委第二次全会,时任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在会议上部署了中共十八大开局第一年的反腐工作。

根据2014年的中纪委第三次全会工作报告称,2013年对违反中共中央八项规定的,查处问题2.4万起,处理3万多人,其中给予党纪政纪处分7600多人。其中在省部(副)级及以上的落马官员中有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刘铁男、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到中国原国资委主任蒋洁敏到2013年末的四川省原政协主席李崇禧等17人。此次会议称反腐败形势依然严峻复杂,必须把惩治腐败放在突出位置。

2015年1月12日的第十八届第五次全会上,王岐山在作报告时称当前的“四风”问题和腐败蔓延势头得到一定遏制,根据当时发布的2014年反腐情况显示,当年中共拿下了包括中共中央原政治局常委、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正国级)、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副国级)、中国全国政协原副主席苏荣(副国级)、中共原中央书记处书记令计划(副国级)在内59人省部(副)级及以上官员,周永康的落马更是打破了中共“刑不上常委”的惯例,此阶段的中共反腐以消除“最大威胁”为聚焦点。

2016年1月12日至14日,在第十八届中纪委第六次全会的报告称,2015年,中共查处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的问题3.7万起、4.9万人,给予党纪政纪处分3.4万人。其中省部(副)级及以上官员有中国国家安全部原副部长马建、郭伯雄、中共中央政法委原秘书长周本顺及卷入最近的最高法丢卷案中国最高法院副院长奚晓明等64人,报告称2015年的反腐工作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巡视监督越做越实、越做越细,震慑遏制作用增强。根据数据对比,2015年时中共对省部(副)级及以上查获最多的一年,而当时的会议称要释放越往后执纪越严的信号。

2017年的第十八届中央纪委第七次全会上,在回顾2016年的反腐工作时,中纪委通报称查处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4.1万起,处理党员干部5.8万人,给予纪律处分4.3万人。会议称巡视和巡察有机衔接的工作格局正在形成,并称将保持遏制腐败高压态势,肃清涉及周永康、令计划案件的流毒。值得注意的是,此次会议上中纪委称腐败蔓延势头得到有效遏制,反腐败斗争压倒性态势已经形成。当年共查出包括广东珠海原市委书记李嘉、天津市原市长黄兴国等57名省部(副)级官员。

由此观之,中纪委呈现的查处案件非但没有减少,反而是仍然有相当“腐败存量”待消化。

赵乐际接掌中纪委后,在2018年的十九届中央纪委二次全会上,中共对反腐表述也有了变化,“坚决清除对党不忠诚不老实、阳奉阴违的两面人、两面派”首次被提及。而根据中纪委后来的通报,这样的定性首次出现在中共中央网信办原主任鲁炜身上。在对2018年中共反腐的判断称反腐败斗争形成压倒性态势并巩固发展的同时也表示“不能有打好一仗就一劳永逸的想法,全面从严治党还远未到大功告成的时候”。这一年中国保监委原党委书记项俊波、甘肃省原省委书记王三运在内的41名省部(副)级及以上官员落马。

反腐仍将持续

进入中共十九大第一年,先后开除中共中央网信办原主任鲁炜党籍、查办中国公安部原副部长孟宏伟、拿下中国财政部原副部长张少春等26名省部(副)级及以上官员。通过对比可以发现,在十九大后,省部(副)级及以上落马官员数量显著下降,因此外界揣测是否中共的反腐周期已然告一段落时,一些违背发现的问题官员是否可以脱离安全期时,习近平称“在全面从严治党这个问题上,我们不能有差不多了,该松口气、歇歇脚的想法,不能有打好一仗就一劳永逸的想法,不能有初见成效就见好就收的想法。”似乎在回应外界对中共反腐的认知,这也透漏了在中共最高领导人眼里,反腐仍将继续。

而在2019年开年即有三名省级党委原常委或被查、或被双开:北京市委原常委、副市长陈刚落马,广东省委原常委、统战部原部长曾志权被双开,三年前遭“断崖式降级”的云南省委原常委、秘书长曹建方二度被查并因涉嫌受贿被移交法办。这似乎也在表示反腐仍将是2019年的“热词”。

在6年多的反腐周期中,2014年至2017年为反腐的高潮期,尤其以抓“大老虎”为主,而在2018年,落马官员数量有所下降。分析原因一方面是前期有相当一部分“大老虎”已被查获,中共开始加大基层扫黑的力度,另一方面在经过运动式的反腐后,一些违法违纪官员开始“伪装”自己,搞表面一套背后一套,中共反腐难度增大。

但在2018年中开始出现一种显著现象,即从2018年7月河北省政协原副主席艾文礼、随后的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王铁、河北省邯郸市委统战部原部长王社群等“自首潮”,成为中共反腐的一个拐点。

除此,也可以发现,中共反腐的范围也在不断扩展,从以军队、国有企业领域为开端的反腐逐渐向金融、政法乃至生态、扶贫领域存在问题的官员问责。

而在此期间,人们也注意到,中共对反腐败形势的判断发生着措辞变化。中共十八大期间,习近平一度警告“腐败和反腐败呈胶着状态”,尔后判断“反腐败斗争压倒性态势正在形成”。到十九大时,中共的措辞已经变为“反腐败斗争压倒性态势已经形成并巩固发展”,2018年12月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称反腐败“取得压倒性胜利”,这是中共对形势的最新判断。

不过,在中共认为反腐取得压倒性胜利后,人们也对未来反腐态势表达了某种疑虑。而今,2019年开年的中纪委全会将会把中共反腐带向哪个方向,是持续高压的反腐态势还是制度化的反腐节奏,“打虎”与“拍蝇”如何平衡,惩戒与预防又如何布局,此次中纪委会议或能回应这些关切。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江流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