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火两重天 一大迹象透视解放军野战与二线部队大不同

+

A

-
发端于2016年的中国解放军军改使得实战化训练成为解放军的常态(图源:VCG)

中国解放军经过习近平推动的起始于2016年的军事改革,聚焦实战,种种迹象显示,此轮军改在解放军内部的人事布局基本已经到位,不会再有如先前那样大规模的军政主官调整。外界想要知道,如何评价此轮军改的成效,特别是解放军如何更加向实战倾斜,其中,作为一线部队的集团军和省军区及二线部队军政主官在成长路径和仕途上的差异,或许是观察此轮解放军军改成效的一个视角。

此轮军改中,中国解放军省级军区与野战部队被分别归类,这种区别不仅存在于定位安排和编制力量上,在军政主官仕途前途上同样明显。经过盘整可以发现,虽然二者以正军级单位为基准,均为60后为主,但是省军区主官基本到龄退役,而野战部队主官则几乎无一终结在此岗位上。

中国解放军自从2016年军改以后,解放军主要一线作战和二线梯队部队的行政隶属关系做出调整。以陆军力量为例,目前,中国共有13个集团军(外加北京卫戍区、新疆军区、西藏军区三个副大战区级主官主掌的单位)和28个省军区,分别隶属陆军战斗序列和中央军委下属国防动员部管辖。集团军首官(军长与政委)和省级军区的首官(司令员和政委)则依然延续以往,均为正军级将领(基准军衔为少将,北京卫戍区、新疆军区、西藏军区除外)。

集团军和省军区虽然级别相同,但在职能上却有很大区别,主要是,目前的集团军是隶属于各大战区管辖下的“作战”部队,相当于军队系统中“武职”部队,其中辖有若干旅,从来不参与地方的行政事务。而省军区则是相反的,其军事主官——司令员,一般兼任同级地方省党委的常委,更像是军队系统中的“文职”工作。其辖若干个军分区和武装部、以及预备役等,主要负责管理一省地方的军事相关的行政工作,包括招募兵役、国防动员、退伍安置等后勤工作。

因此来说,省军区更加注重地方的防务和军事行政事务,而集团军更注重机动作战训练。无论是装备、军种组合还是训练强度都是要比省军区要强大的多。反映在军官仕途上,在中共军改更为注重实战的情况下,集团军军官比省军区等二线部队军官具有更广阔的仕途前景。

这种广阔的仕途前景首先体现在,解放军13大集团军军政主官升任更高级别军官打破了论资排辈的程式,在年龄上不拘一格,许多优秀军官未到退役年龄的60岁之前便已升任副战区级。如第71集团军军长王印芳在2017年12月升任北部战区副司令员兼战区陆军司令员,当时其年龄仅55岁。原76集团军军长范承才,在2018年1月升任中部战区陆军司令员时,年龄刚满54岁。再如,2018年12月接替秦卫江出任东部战区陆军司令的徐起零,从79集团军升任副战区级时年龄也不到60岁,只有56岁。

上述列举的军事主官都是此次军改脱颖而出的佼佼者。如王印芳曾获解放军四总部表彰的“2011年度全军优秀指挥军官”称号,是当年北京军区获该称号的19位军官之一。在2015年9月3日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阅兵中,是56位将军领队之一,任“东北抗联”英模部队方队领队之一。

另外,年届退役年龄的集团军军政主官也极少有仕途就此止步的,一般都能够继续升任更高职务。

反之,根据不完全统计,解放军省军区军政主官在年满60岁后退役的占多数。包括原辽宁省军区司令周汉江、原黑龙江省军区司令李雷、黑龙江省军区政委杨俊兴、山西省军区司令邹小平、安徽省军区政委宋海航、广西军区政委白念法、海南省军区政委刘新、宁夏军区司令昌业廷、政委王志宏、陕西省军区司令员高龙福等,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已经到龄退役。据不完全统计,到龄退役或不再见诸公开报道的省军区军政主官,约占总数的一半。

但也有一些例外,如原担任天津警备区政委的廖可铎,于2016年1月调任东部战区陆军政治委员,年龄57岁;上海警备区司令何卫东,于2016年7月调任西部战区副司令员兼陆军司令员时,年龄59岁;原浙江省军区司令员张明才,先后调任陆军副参谋长和副司令员。这均是比较罕见的由省军区和二线部队调任一线部队的例子。另外,还有河北省军区政治委员韩晓东,在2018年5月年仅53岁时调任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参谋长助理。河南省军区司令员周利调任南部战区空军司令员。

浙江省军区司令王新海在2018年年满60岁后,公开资料显示,似暂时仍获留任。

根据以上整理发现,经过此轮军改,中国解放军更加聚焦实战的情况下,集团军等一线部队军政主官仕途明显优于省军区和二线部队,起码在军官仕途上,解放军此轮军改向实战化倾斜的取向得到了比较清晰的展示。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何思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