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中全会期待落空 中共何以稳定人心缓解焦虑

+

A

-
外界执迷于对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的猜想是在期待中共高层对当下中国时局的回应(图源:路透社)

似乎外界极少这样的将中国政坛的风吹草动与一场会议作出如此紧密的联系。北京时间1月16日,广东省十三届人大二次会议确定调整为1月28日召开。在此之前,中国31个省份已有20个宣布修改2019年的地方政府两会(政协会议、人大会议)时间,且调整后的会期一致避开了1月19日至1月23日这个为期5天的时间段。

大面积的变动指向为中共中央委员级别的大会议让路——十九届四中全会。如今,这场猜测虽然已经落空,但是需要追问的是,人们何以如此“期待”一场严肃会议的召开呢?

数度猜想

至少有这么几轮。在2018年10月中旬,外界开始讨论,即将循例召开的四中全会可能会讨论什么内容。但直到下旬,会议都没有召开。

彼时,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访华日期生变的消息再次搅动四中召开的猜想。安倍访华从原定的10月23日推迟到10月25日,外界认为这一变化或是为四中腾挪时间,但这种猜想立即被舆论推翻,因为10月23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将南下出席港珠澳大桥开通仪式。

根据事先公开的行程推算,外界认为四中依旧会在10月份召开,因为在习近平出席港珠澳大桥开通仪式后既有可能会在改革开放40周年的节点进行“新南巡”,届时将是会四中预热。而这一时间将是在“南巡”之后,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之前的10月28日至11月1日之间召开。

再一次扑空。

再一次传来四中召开的报道,“据我们接触的一些地方要员已被要求要把11月份的时间留开,四中全会的主题就是……”

然而,整个11月,习近平先后出席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出席巴布亚新几内亚的APEC年度峰会,直到11月30日,飞往布宜诺斯艾利斯出席G20峰会及习特会,取得中美暂时停火的谈判结果,四中全会依然没有召开,甚至没有召开的迹象。

根据中共近三四十年形成的不成文惯例,中共中央全会会每年召开一到两次,除换届年份外,每年唯一一次全会会安排在秋季。但是,2018年较为特殊,为完成修宪和党政机构改革,已先行在“两会”前召开两次中央全会,秋季中央全会是否会按惯例召开便令人很难预知。

直到2018年10月31日,中共政治局会议决议公布,其中并无公布召开四中的信息传出。而这也就意味着2018年四中全会大概率成为不可能事件。

于是,2019年1月的省级两会时间调整再次成为外界猜想四中的新线索。

当然,如今看来,连这一线索也不足为据,四中短期内召开的可能性已经不在,可以断定的是,外界仍将乐此不疲地寻找下一个可能的线索。

期待的原因

一个毫无踪影的会议为何如此牵动公众的神经?一个最基本的原因是外界对该会议有心理期待——消除或者缓解人们近期对中国未来(经济)发展“不确定性”的焦虑。

距离二三中全会过去已近一年时间,这一年中,中国国内外环境都发生了变化。从2018年3月来,中美贸易战打打谈谈,谈而不决,使得“战争”的疑云笼罩在中国上空,国内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增大,从年初的疫苗问题事件、到P2P爆雷,及至“民营经济退场论”在舆论掀起波澜,年末再有“失业潮”的舆论效应,2018年中国躁动不安。

多事之秋,社会心态不稳。当社会环境承受来自各方的刺激,利益相关者就会做出一系列的应激反应在舆论场形成不同的腔调,这时就需要一个强势的声音维持局面。一如习近平的发声让中国舆论沸沸扬扬数月的“民营经济退场论”得以平息一样,外界认为迟迟未揭面的四中就是应对当今时局的那个声音。

从外界对四中主题的猜测亦可见一斑。这其中有聚焦中美贸易战的,有深化改革的、有经济布局、有党建,但呼声最大或者关心最多的恐怕还是经济改革。事实上,根据以往历届四中全会主题的规律,除了1999年的中共第十五届四中全会讨论了国有企业改革,十八届四中全会讨论了依法治国,其余多是聚焦党建。而此次关于四中全会的主题却给出了如此不尽相同的答案。且不管四中召开是遵循惯例继续讨论党建还是应变而变选定其他的主题,外界给出的答案至少表明在他们看来这些问题到了亟待解决的时候。

召开时间的玄机

抛开四中本身的意义不谈,看待外界对四中召开时间的追究或也能窥测到些许中共执政规律的边边角角。

此次四中会议之所以引起如此大的关注,在于中共打破惯例在2018年1月、2月密集召开十九届二中、三中全会,将本该在秋季举行的二中全会提前半年召开,而召开的时间节点即是在中国两会(中国全国政协会议、中国全国人大会议)之前。

正是这样的变动,使得在十九届二中全会通过的修宪提议,在三中全会通过的党政机构改革方案得以在两会中通过并上升为国家意志。

因此,此次四中全会若赶在2019年的中国全国两会之前召开,不排除四中全会的决议随即快速上升为国家意志,而不必再“消化”数月,延迟到次年全国“两会”。

联系十九届二中、三中全会将党的意志上升为国家意志的方式,四中全会如果也依此而行,那是否又意味着此种“特殊”会议将成为一种惯例——中共会议决策通过中国全国大人的权力上升为国家意志。这些尚有待观察,但关于四中的猜想,仍将继续。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江流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