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国发院院长:中国发展为何难被世界认同

+

A

-

中国通过改革开放,在40年时间内经济获得了巨大的进步,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然而在取得成绩的同时,中国的进步并不被外界所理解,其主要原因是中国在对自身成绩的叙事上依然存在着巨大的挑战,很多的表述难以被世界听懂。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中国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姚洋,近日在《中国新叙事:中国特色政治、经济体制的运行机制分析》一书的发布会上,对中国发展过程中的叙事问题,提出了自己的观点。以下为讲话部分实录。

中国通过改革开放在经济上取得巨大成就,但中国的发展依然没有得到许多国家的认同(图源:VCG)

2018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有对很多中国经济增长的解释。但我个人对这些解释不是很满意,比方说最流行的解读是中国经济成功是因为改革开放,改革开放肯定是非常重要,这个一点问题都没有,横向比较改革开放之前和改革开放之后几乎是两个世界,一点没有问题。但是改革开放的目标是建立市场经济,可是从世界范围来看,用市场经济的国家它是占到了全部国家的99%,现在全世界大概只能数出两个国家不采用市场经济,一个是朝鲜,一个是古巴。所以改革开放是非常重要的,但是它并不是是中国经济增长的这种充分条件,所以要到别的地方去寻找原因,对于研究中国政治经济学的人来说,恐怕无可回避地要去研究中国的体制问题。

中国人都是实用主义,要先看结果是不是好的,如果结果是好的,大体上可以说过程是可靠的,或者是合法的、合理的。所以从这个角度上说,回头过来看中国的体制,有什么样的合理性?它肯定是有某种合理性,否则不太可能有中国经济增长的奇迹,这个奇迹的发生背后有一定的肌理,怎么去叙述这个肌理?这是我们这代的知识分子面临的一个挑战。

中国做对了很多事情,但是没把做对的事情说清楚,目前来看,中国面临着两个主要的叙事,一个叙事是过去的马克思(Karl Marx)主义叙事,但很显然马克思主义叙事没办法描述中国今天的成功,马克思当年写《资本论》的时候,他描述的是19世纪英国资本主义。中国今天所做的显然跟马克思描述的差的非常远,如果还用原汁原味的马克思主义来描述中国的经济,显然那是不够的,而且习近平也说过,马克思主义是一种方法论,就意味着不能套用马克思说的每一条来解释中国今天的经济,无法解释。所以,马克思主义的叙事至少它是不充分的。

另外一个叙事就是西方意义上的叙事,西方的叙事就是把这个世界分成,要么是民主,要么是独裁的,是一种两分法,但这种两分法显然也没办法来解释中国,从民主的角度来说,民主到底对经济增长是一个什么样的关系,你可以找出100个理由,甚至1,000个理由来支持民主有利于经济增长,也可以同时找出来100个、1,000个理由来说明民主其实阻碍经济增长。

另一方面也可以看到,中国的体制到底怎么去描述,这种非黑即白的话语显然没办法去描述,中国当代的体制,所以两种流行的叙事都无法描述中国的现实,更无法描述中国经济的成功。

那么新叙事应该做什么?有两方面的内容是非常重要的,第一这个新的叙事应该反映中国成功的,中国哪些地方成功了,新叙事可以说说。而马克思主义的叙事,中国今天成功原因是什么?说不出来。马克思主义讲的就是阶级斗争、资本和劳动对立,资本和劳动的对立能描述中国的成功吗?显然不能。如果是对立的话,中国天天就阶级斗争了,不可能会有一致的经济增长共识了。当然描述中国的成功,并不意味着避讳中国体制存在的问题,两者都应该兼顾,这样中国才是面向开放的世界、开放的未来。

第二方面,中国的新叙事一定要用世界听得懂的语言来写,而不是自说自话,中国人说的很多话,外国人听不明白,实际上很多中国官方的语言,民众也听不明白。中国能不能用一个世界听得懂的语言把这个体制说清楚,这是重要的。文明其实就是一个叙事,要怎么去说是很重要的,但是如果说了别人都听不懂,那就等于白说,这是中国面临的非常大的挑战。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嘉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