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中共政法】“向总书记请示” 中共重建一元权威

+

A

-
2019-01-22 04:05:33
中共下达政法工作条例彻底否定了政法“独立王国”的存在基础,重建总书记权威(图源:新华社)

北京时间1月19日(周六),中共公布一份经过最高领导层审议的政法文件。在2018年12月底最后一次中共政治局会议上,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曾声称这是一份将政法实践经验转化制度成果的文件。

政法,这一中共特有的语汇,在中国大陆的社会生活中无处不在。不同于西方民主政体“三权分立”,中共坚信,作为执政党,有必要汲取三权分立体制中各国家机器各自为政、互相抵牾的弊端,从而建立一套协调包括国家司法机关、安全机关等强力部门的超级机制,这就是从中央到县级普遍存在的实权在握的政法委员会。

然而,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中共一直为这一庞大政法机器的角色定位和权力边界而感到头痛,其职能虚虚实实,机构也是经历建了撤、撤了建的反复。直到前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主掌时期,政法机器因为形势所迫等主客观原因而权力膨胀,其畸形化也因此而放大。

在此背景下,《中共政法工作条例》的确立代表着一种自周永康以来新的周期性调整已经定型。然而,外界对其价值有诸多不同争论,而且这份意义重大的文件显然没有引起人们足够的注意。

事实上,它的意义即便不是颠覆性的,也应该视为具有标志性和转折意义的:

其一,对中共党内来说,它重建了政法委和中共党组织的关系。在这份条例中,所有的政法机关(也即强力部门)被要求向中共党组织和书记“请示报告”,政法委书记丧失了对这些部门的绝对领导权。或者说,尽管政法委依然存在,甚至担负业务指导职能,但是它已经不再是公检法等强力部门的“另一个中央”,而是统一在中共中央(地方党组织)之下。

其二,对整个国家和社会来说,政法委被明确赋予了“三大职能”,即专政职能、管理职能、服务职能。人们可以清晰地从整个文件中所透露的安全焦虑窥视政法委的角色变化。在当下中国社会各阶层矛盾激化,内外安全形势复杂堪忧的背景下,掌握“刀把子”的政法委被赋予专政职责和社会维稳功能并将其提升至一个从来没有过的高度,成为势所必然。从这一点上,政法委非但没有被削权,甚至还划定了清晰的刚性权力范畴。

仅仅3天后,习近平在几乎每年一次的省部级官员研讨班的讲话中,重提了“防范化解政治、意识形态、经济、科技、社会、外部环境、党的建设等领域重大风险”。

其三,政法委本身定位不再是仅仅集合若干独立的强力系统,协调其间争议,而将成为类似中纪委的实体机关。这份文件透露政法委依然延续审判机关、检察机关、公安机关、国家安全机关、司法行政机关等成员单位的构成,而其本身则在取消了社会综合治理办公室这一实权机构后,取而代之以更实体的存在——作为中共职能部门甚至涵盖内设机构和编制。

总而言之,《中共政法工作条例》可以看做习近平整顿政法6年多后,中共政法新体制形成的标志。其最鲜明的特征是,以中共党内法的形式,重建了中共最高领导人的一元化绝对权威,彻底否定了“第二中央”的存在。鉴于此,多维新闻将后续刊文解读周永康时代之后,中共政法委之变。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穆尧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