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DP增速28年来最低 中南海破局中国经济结构性改革

+

A

-
2019-01-22 11:29:01

北京时间1月21日,中国国家统计局对外公布经济数据,2018年全年中国GDP增速为6.6%。这是自1990年以来中国经济最低增速。中国经济增速何以录得28年来最低?2019年中国经济会继续下行吗?中国领导层如何看待这一数据?种种疑虑引发各方关注。

中国国家统计局21日公告称,据初步核算,2018全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900,309亿元(1美元约合0.146美元),按可比价格计算,比2017年增长6.6%,实现了6.5%左右的预期发展目标。分季度看,一季度同比增长6.8%,二季度增长6.7%,三季度增长6.5%,四季度增长6.4%。

实事求是来看,尽管比照2017年中国经济增速的6.9%,2018年增速有所下滑,但全球范围来看,在世界各国经济都不够景气的大环境下,6.6%的经济增速已经不低。且中国经济首破90万亿元大关,而以中国经济今日的体量,就算只是实现6%左右经济增速,其增量绝对值也极为可观。

中国经济持续下行,习李正艰难推动中国经济增长范式转移(图源:Reuters)

中国经济增速录得新低原因何在

对于去年中国经济下行的原因,很多人很容易将之归因于去年以来大阵仗的中美贸易战。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更是第一时间发布个人推特称,“中国公布了自1990年以来最慢的经济增长,原因是它跟美国贸易关系紧张”。

对于今时今日中国经济出口依存度不到GDP3%的实际情形来说,将中国经济增速从前一年的6.9%降至2018年的6.6%归因于贸易战,是有违常识从而没有多少说服力的。

事实上,最早开始于2010年的此轮中国经济增速下行,有其固有的经济规律。

中国进入中等收入之后潜在增长率的下降,正是增长模型预测的结果。依照国际经验,进入中等收入国家行列之后,中国的经济增长开始朝前沿的国家或地区收敛,进入收敛的模式,也就是说中国与发达经济体的差距已经变小了,这个时候作为后起追赶国家,中国潜在的增长率下降了。

习李上台执政后,中共对上述经济规律早有体认。早在2014年5月,习近平在一次地方视察中就首次提出中国经济新常态概念,即是说中国经济已经告别以往30余年狂飙突进的高速增长,从而进入中速增长阶段。

习李发力中国经济结构性改革

而随着中国经济增长进入收敛以及中国经济动能转换,官方的经济政策和经济管理方式也要随之转变。这正是几年前中共习李政府提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全部奥秘所在。

而对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一提法,并不能将其简单视为中共经济政策工具箱又添置了一件武器,这从根本上来说是经济增长范式转移,这意味着中国改革开放以及中国经济进入了下一程。

当中国经济高速增长阶段,中国利用后发优势快速追赶欧美,经济增长本身不是问题,突出的问题是经济波动。而抑制经济波动,经济治理思路就是凯恩斯主义需求侧管理,经济政策方面就是借助于传统的“三驾马车”,即利用投资、消费、净出口来平抑经济波动。

因而,在这一阶段,中国经济表现抢眼的一大秘诀,就是中国政府利用政府投资方式极为成功地加速了中国经济增长。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朱镕基内阁迅速推出凯恩斯主义刺激方案;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温家宝政府推出四万亿刺激计划,都迅速挽回了中国的经济增长。

然而,随着中国经济潜在增长率的下降,以及投资收益递减规律作用下政府投资效率大为下滑,凯恩斯主义“三驾马车”式的短期经济刺激政策效力已经大为减弱,且“是药三分毒”,无节制推出刺激政策还会造成负面效果,比如产能过剩、债务高企等。

对于中国经济进入下一程的长期经济增长,原有凯恩斯主义需求侧管理以及刺激政策通常是无效的。促进长期的经济增长主要是靠供给方面的制度和政策变革,加强企业和个人激励,减少资源配置的扭曲。这只能通过改革、开放、结构调整,以及鼓励创新创业来加以实现。

比如,目前李克强政府正在推动的减少政府行政审批、建立政府权力清单这一改革,虽然不能解决短期的周期性波动问题,但是会促进长期经济增长,因为它减少了企业的成本。

习近平在2015年提出供给侧结共性改革,就是意在转变中国经济增长范式的重要努力,目的在于释放更多改革红利、开放红利、创新红利等来自供给方面的效率提高因素。为此,中共在考核地方官员政绩时候,不再“以GDP论英雄”,以追求更高的增长质量。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维丁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