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七大风险】习近平提“政治安全”传达的信号

+

A

-
在习近平的讲话中,“政治安全”被置于极重要地位(图源:新华社)

近日,“政治安全”成为北京高层讲话中出现频率颇高的话语。

北京时间1月21日,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一场中国省部级主要官员参加的专题研讨班上讲话,提及经济、社会、外部环境、科技等七大安全——其中,“政治安全”被习近平放到了极高的位置。

时间回推至1月17日,在中国全国公安厅局长会议上,中国公安部部长赵克志也指“要以防范抵御‘颜色革命’为重点,坚决打好政治安全保卫仗”,“牢牢绷紧政治安全这根弦,始终坚持把防范政治风险置于首位”。

分析认为,习近平以及中共高层近来频繁提及“政治安全”,不会是无的放矢,而是中国国内外经济社会情势变化在政治领域的折射。在当前情势下,中国面临内部经济转型和外部中美贸易战的压力,经济增长也出现放缓迹象,失业、金融等领域的风险促使北京要绷紧政治安全之弦,确保局势在可控范围内,不使经济民生领域的风险蔓延到政治领域,保证中国“红色江山不变色”。

中南海头脑中的“政治安全”

在习近平此次的讲话中,有关“政治安全”的内容实际只有语焉不详的一句话:“各级党委和政府要坚决贯彻总体国家安全观,落实党中央关于维护政治安全的各项要求,确保我国政治安全”。单纯从这篇讲话而言,外界对于其所说的“政治安全”的具体所指感到困惑。

在前面所述赵克志的讲话中,倒是给出了中共高层眼中“政治安全”的确切内容:“坚决捍卫以政权安全、制度安全为核心的国家政治安全,坚决捍卫中国共产党领导和我国社会主义制度”。可见在中共高层眼中,“政治安全”的内核就是中共执政地位和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

实际上,苏联这个世界上第一个也是最大社会主义国家的悲剧命运,一直在中共执政者头脑中回响,促使中共执政者绷紧“政治安全”的弦,以期不重蹈苏联的覆辙。2012年12月,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广东视察时,告诫中共:尽管有几十年的经济快速增长,仍然必须深刻汲取苏联的教训。在2016年的中共十八届中央纪委二次全会上,习近平也谈及苏共亡党的历史教训。

“政治安全”是纲

除“政治安全”外,习近平在此次讲话中还提及意识形态、经济、社会、外部环境、科技、中共内部执政等其他六大领域安全。“政治安全”看似与其并列,但实际上,政治安全是“纲”,对于其他六大安全起到统领作用。

从现实层面看,经济、社会等领域积累的安全风险,会间接影响政治安全,并在积累的一定程度的基础上,向政治风险蔓延。

在习近平的讲话中,“阿拉伯之春”以及最近法国爆发的“黄马甲运动”等,都成为中共需加强“政治安全”的例证。实际上,这两场运动最初都是发端于经济转型缓慢、增长乏力、民众失业等经济社会民生问题,引发大规模抗议,最终延伸至政治领域,发生政权更迭,甚至引发战乱局面。

以“阿拉伯之春”为例,2010年发生在突尼斯的自焚事件作为整个“阿拉伯之春”运动的导火索,最初诱因就是年轻人因经济不景气造成的高失业率、物价上涨,再加上对政府腐败潜藏的怒火,最终形成全国范围内的大规模社会骚乱,随即揭开了阿拉伯世界多国爆发大规模抗议活动的序幕,造成政权更迭乃至战乱局面。

同样,中国也面临着内外大环境的变化,经济增长速度出现放缓迹象,失业、金融风险、中小企业经营困难、经济转型迟滞等问题都开始出现。另外,官僚系统的不作为乱作为,以及贪腐等,也降低了民众对政府的信任度,或会在政治领域引发连锁反应。因而,在如此经济社会情势下,中共此时将“政治安全”提上首要议事日程。

这意味着,中共今后一段时间将绷紧“政治安全”之弦,防止在经济、社会、科技等领域出现的分散化的、小规模的利益诉求,汇聚上升为集中的大规模的反体制诉求。

“政治安全”是中共最大的政治

实则,从邓小平到习近平,对于“政治安全”这根弦中共从来没有放松过。

1987年,邓小平同意胡耀邦辞去中共中央总书记职务,他在谈话中指:对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反对不力,是“胡耀邦同志的重大失误”。在邓小平看来,资产阶级自由化的核心就是反对中共的领导,而没有中共的领导也就不会有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如果套用习近平此次的讲话,实际上也就是意指资产阶级自由化对中共“政治安全”的威胁。

维护中共执政地位和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始终是改革开放四十年来中共执政者的首要政治目标,这是中共改革开放的底线。从邓小平到习近平,这个底线思维,一直未曾改变。

历史经验告诉中共,在经济下滑,内外部矛盾交织的时候,是一个政权受到挑战最大的时候。因而,习近平此次把“政治安全”提高到极高的地位。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程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