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七大风险】两大阵地勾勒习式意识形态安全观

+

A

-
2019-01-24 20:11:51
“青年”和“网络”是当今“颜色革命”产生的两个重要因素(图源:VCG)

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一改往届会议主题,在北京时间2019年1月21日的中国省部级主要领导专题研讨会上,跟中国各省市的主要官员们讨论“坚持底线思维着力防范化解重大风险”。

有意味的是,在习近平提及的政治、意识形态、经济、科技等7大领域的重大风险中,意识形态安全被放在首位提及的政治安全中重点强调。 

底线思维

重点强调意识形态安全并不是意味着其自身的更具重要性,在中国内外环境复杂的情势下,任何一个领域的异动都有可能产生“灰犀牛”或“黑天鹅”,这也是习近平将聚焦到金融领域的风险防控扩散至政治、意识形态等7个领域的重要原因。

政治话语尤其是政治领导者的话语表述并不是客套文章,因此习将意识形态安全放在政治安全中重点强调也就有其想要传达的信号。

事实上,这种信号早在习上台之初已有表露。2013年媒体报道习的内部讲话,谈到苏联解体的教训,习以“竟无一人是男儿,没什么人出来抗争”告诫中共党员。悲悯之余,对中共政党的捍卫表露无遗。对于一个出生于冷战时期,见证社会主义阵营崩塌的“红二代”来说,“苏联解体”所带来的深刻记忆应是影响习保卫中共政权的一个刺激点。

习曾在2015年的统战工作会议中称,“当今世界,意识形态领域看不见硝烟的战争无处不在,政治领域没有枪炮的较量一直未停。”“无处不在”“一直未停”可见在其意识里,意识形态的斗争这根红线从未松懈,而国际社会中从苏联解体到阿拉伯之春再到香港占中,及至现下闹得沸沸扬扬的委内瑞拉动乱都在加深这种判断。

对于一个决心捍卫自己父辈打下“红色江山”的领导者来说,意识形态的安全是习近平“底线思维”里最为重要的组成部分。因此习近平在“八一九讲话”中把意识形态工作称之为一项极端重要的工作也就不难理解了。

如果说划定底线思维是一个领导者想要有所作为的备豫不虞,那么此次会议主题的后半句“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才是习想要中共官员们为之行动的方向。

两大阵地

会议中,关于意识形态安全的举措,习称要“加快建立网络综合治理体系”“高度重视对青年一代的思想政治工作”。由此可见,习时代的意识形态安全观已将重心转向网络与青年。

作出这样的判断不仅有执政者的个人因素,也是中国目前“左”“右”杂陈的现实使然。

以2018年的一起舆论事件为例,在中国涉入改革深水区之时,中美贸易战横生枝节,此时,中国网络上先后出现中国经济学者高善文的“挺美”观点引及批中国智库学者胡鞍钢的“中国已赶超美国”论,使得中国舆论急转直下,先是熄火“梁家河”项目再下架一众“正能量”文艺作品,紧急纠偏。

如果说这场“左右”之争还只是在中国舆论场掀起波澜的话,那么中共早年孕育之地的中国高校北大接连发生声援深圳佳士工人的学子被捕,学校遭到维稳及学校的马克思主义学会改组等情况则是在用行动表明,青年思潮是执政者在意识形态领域的重点“关切”对象。而这对于受惠于五四运动乃至受损于六四运动的中共来说,体会更是深刻。

深知高校是意识形态的前沿阵地,抓紧青年的意识形态工作不仅是历史镜鉴,更是中共传承其社会主义事业的题中之义。青年的头脑用什么意识来武装决定着中国的江山色彩,因此十八大来,中共通过党管高校,相继推出“七不讲”“十六条”严格管控学生意识形态教育。

意识形态的对立很难说是一方的猜想与偏执,中共紧绷的敏感神经也并非是编造假想敌。互联网兴起之初,美国前总统克林顿(Clinton)就曾表示“开辟一个新战场,目标就是西方价值观统治世界,实现思想的征服”,美国前国务卿奥尔布赖特(Albright)更是直白“有了互联网,对付中国就有了办法”“中国不会拒绝互联网这种技术,这是我们的可乘之机,我们要利用互联网把美国的价值观送到中国去”。

而现实的情况是在西方普世价值东渡之后,中国意识形态多元化,甚至主流意识衰落,尤其在青年群体中表现明显,实事求是地讲,其中原因很大程度上要归根于互联网。

习近平明白这一点,在“八一九讲话”中,他就表示“意识形态斗争的主阵地在网络”。而随之是党管媒体的加强,网络舆论的收紧,网络大V的消亡及至2018年对自媒体的清理。伴随着对互联网媒体的整顿,习近平提出“网络发展到哪里党建工作就要覆盖到哪里。”

在外界控诉中共对舆论收紧的另一面,也是这位中共领导者的意识形态安全保卫战。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江流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