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局中共政法】解码中共政法系统内部运行“三角局”

+

A

-
此次中共公布“政法工作条例”,对自习近平上台后对中共政法系统的整顿落实到制度层面,其中更揭示了中共政法系统内部运行机制的诸多细节(图源:新华社)

近日,在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召开政法工作会议,审议通过中共“政法工作条例”数日后,“政法条例”全文向外界公布,其中清晰揭示了中共庞杂的政法系统内部的复杂权力关系和运行机制。

中共政法系统是一个庞杂的系统,其中既包括原来周永康时代扮演“权力膨胀者”角色的政法委,也包括法院、检察院、公安甚至国安、监狱等权力分支。由于中国独特的党政体制,其中还要涉及到中共地方党委以及各政法机构内部设立的中共党委(党组)的关系问题,故而,可谓错综复杂。先前,中共也未有一部党内法规对这些关系和程序运作进行明确界定,程序运作存在较大的随意性,这就为周永康等“野心家”利用运行机制漏洞,为自己摄取不当权力制造了空间。

故而,观察此次“政法条例对中共政法系统内部中共中央和地方党委、各级政法委、政法单位这三者运行机制上的牵扯勾连,使得外界可以从权力行使的细节上窥见中共政法系统权力结构的巨大变化。 

中共党委与政法委关系

此次,“政法工作条例”一大特点是确立了中共中央对政法系统和政法事务的“绝对领导”。落实到具体事务上,则无论是各级党委政法委,还是所谓的“政法单位”,包括法院、检察院、司法部(厅、局)、国安等,都必须就各自事务向中共中央和各级党委“请示报告”。

具体而言,从中共中央层面而言,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需在中共中央领导下履行职责,对中央负责;

同样,在地方层面,地方政法委员会亦需“在党委领导下”履行其职。按照“条例”的规定,中共县级以上党委均需设立政法委员会,这些政法委员会需每年向中共同级党委报告全面工作情况,遇有重要情况也应“及时请示报告”。

中共政法委与政法单位的关系

在中共的政法机构设置中,政法单位是指“从事政法工作的专门力量”,具体而言主要包括审判机关、检察机关、公安机关、国家安全机关、司法行政机关(司法部、厅、局)等单位。

从“条例”的有关条款看,中共各政法单位从先前周永康时代政法委独掌政法大权的权力架构中被剥离出来,可以直接向中共中央和各级党委“请示汇报”,而无需再经过政法委,这是此次中共对政法系统权力架构调整的最大亮点。

在这种新的权力架构下,中共政法单位包括法院、检察院等,在向中共中央和各级党委“请示汇报”时,只需“抄报”同级政法委即可。

在周永康时代,彼时的政法委权力膨胀,不但向上架空了中共中央,而且向下吞噬各政法单位的独立权力,“越俎代庖”,插手干预各政法单位内部事务和具体案件,俨然形成政法“独立王国”。

而北京此次以党内法规的形式对政法委和政法单位关系进行规范,也就意味着,先前在周永康时代,政法单位形同政法委下属部门的扭曲的权力配置情况被扭转。政法委的职能和权限已经回到了其最初设立的初衷。

中共于1956年设立的作为政法委前身的“中共中央法律委员会”,其最初只是秘书性质的机构,任务是完成中共中央交办的法律政策方针方面事务,而并不主管具体案件。当时,中国公安部、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等各政法单位党组都直接向中共中央负责,而不向法律委员会报告。

中共党委(党组)与政法单位的关系

按照此次发布的“政法条例”的规定,政法单位党组(党委)领导各政法单位需由本单位内设立的党组或党委领导,在中共的党政体制下,这是自然的。作为次级的中共党组织,自然也必须向中共中央和习近平本人“请示报告”本单位事务和履职情况。

“条例”中特别规定,中国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党组需“严格执行向党中央报告工作制度”。

同时,在地方层面中共政法单位和同级党委的关系上,“条例”规定,政法单位党组(党委)需向同级党委“请示报告重大事项和汇报重要工作”。

在中共党委、政法委和政法单位三角格局中,相较于周永康时代最突出的变化就是政法委与政法单位的关系。政法委对政法单位的关系更多回到业务指导、监督和协调的层面,改变了政法委权力过大的失衡状态,如此三角格局形成了某种制衡和稳态。中共党委、政法委和政法单位三者在权力运行中形成的领导与被领导、各司其职、相互制约而又交叉配合的关系,重新稳定了中共政法系统的权力格局,为中共推行的依法治国和司法改革提供了操刀空间。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何思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