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维护”不容误读背后 中国官僚的“迷茫”

+

A

-
2019-01-30 21:20:46
单方面强调集中难免会让地方官员杯弓蛇影,自缚手脚(图源:新华社)

北京时间2019年1月23日,中纪委机关刊物中国纪检监察杂志的一篇文章《“两个维护”的政治内涵决不容误读》在中国官方媒体中得到广泛转载。文章称“党的核心只有一个,这是‘两个维护’的应有之义”。并痛批,“有的地方和领导干部大言不惭地把自己称作核心,要求维护自己的权威,甚而级级树核心、层层提权威”。

即使通篇文章没有案例阐述此篇文章为何而作,但作为中纪委下的直属媒体,外界也猜测此文意在警戒地方大员不要有意无意的犯了政治错误,而现实的情况是,文章所称的部分地方官员“把自己称作核心,要求维护自己的权威。”的现象是存在,尤其是那种政坛投机者。

近年中共在扶贫、防污等领域强化“一把手负责制”,从实践来看,“一把手”固然是领受中共中央的决策部署,但在因地制宜的过程中对决策和决策的执行都起着关键作用,负有全面责任,在领导班子中具有主导性及统一管理的权力,这也就不可避免的会在具体事务中形成一个决策核心。

而部分官员便利用“一把手责任制”,在自己的管理的一方土地上扩权,充“大王”,享受处于权力中心的感觉,这便是文章所批驳的“以党组织发挥领导核心和战斗堡垒作用为说辞,大言不惭地把自己称作核心,要求维护自己的权威。”从中共过往的反腐事件中,这种案例并不少见。

从中共原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把持政法系时利用手中的“枪杆子”将政法系统打造成一个“针插不进,油泼不进”的独立王国,成为一个缺乏外部有效制约的超级强权机构,其影响力直逼中共中央。及至在秦岭别墅案中被树为负面典型的陕西原省委书记赵正永,在位陕西“一把手”之时,被指对习近平6次批示秦岭违建别墅 “有意忽视”,无视中央权威。

但是,也要正视中国官场存在的迷茫。在中共强力反腐整风之后,官场是弥漫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官场心态的。对于地方“一把手”来说,要做事,就需要全力去推,甚至使用一些强势的指令,这就很容易被指责为集权。例如刚刚卸任山西太原市长的耿彦波。其在主政太原期间,为了推进对山西大同古城的改造,以铁腕手段大拆大建,虽然任职三届太原市长,但其也被指因作风强势,政绩不讨喜,具有争议而得不到进一步晋升。

事实上,如耿彦波这样想要有所为的地方大员并不在少数。但他们在治理地方发展的过程中也会游走在中共中央既有的决策安全线两边。这就极容易把他们推向一个两难的境地。做了便有政治风险,不做便是尸位素餐。做也不是,不做也不是,地方大员们迷茫。

当中共中央的政治指令传达到地方便是地方大员的政治红线,想要借此扩权的问题官员受到震慑,但想要有所作为的官员却陷于两种指令的矛盾之中。他们一边要面对“两个维护”的政治红线,另一方面又要积极履行“一把手责任制”,避免成为中共领导者口中的尸位素餐。两种信号的碰撞撕扯让夹在中间的地方大员们左右难顾,于是也就不可避免的会产生不作为、不敢作为的官场风气。

这不仅是地方大员面临的两难之地,也是中共高层头疼的政治难题,但一个现象的出现尤其是官场风气的形成很难是一朝一夕可以改变的,对于中国执政者来说,破除这种局面,实在是对执政艺术的考验。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江流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