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议宫斗剧】一场宫斗热溅起万点泥 今日中国三大毒瘤

+

A

-

宫斗题材剧近年成现象级存在,在两岸三地甚至海外受到追捧,图为2018年10月份正在赶制拍摄的宫斗剧(图源:VCG)

1/4

《延禧攻略》在2018年延续了持续多年的宫斗剧热潮(图源:VCG)

2/4

2016年10月《如懿传》首度发布剧照(图源:@电视剧如懿传)

3/4

2011年宫斗剧井喷,当年出现《宫锁心玉》《步步惊心》《美人天下》《甄嬛传》等多部剧的观影热潮(图源:@电视剧后宫甄嬛传官方微博)

4/4
上一张下一张
 
“热衷追崇皇族生活方式,使之成为流行时尚;精心演绎‘宫斗’情节,恶化当下社交生活;不吝美化帝王臣相,淡化今朝英模光辉;宣扬奢华享乐之风,冲击克勤克俭美德;片面追逐商业利益,弱化正面精神引导。”

日前,新闻记者出身的刘霆昭在北京中共机关报《北京日报》刊文《宫廷文化的负面影响不容小觑》,列数当下中国内地宫斗剧五大重罪。这一只是“躲在”该报14版的砖头文章不过千字有余,不想却引起十二分的轰动。外传各大卫视频道闻风而动,干脆一禁了之。不料,未闻详实,便有舆论表达不满,讽刺背后中共杯弓蛇影,以所谓主流价值观绑架民众,于是又掀起一场是非之争……

坦言讲,宫斗剧大热,背后所传达的文化信号和价值观念,固然值得商榷。然则,既然它能生长并在两岸三地市场大放异彩,而俨然成为一种文化现象,自然有其原因。而如今,一旦宫斗剧热播引起非议,无论官、民、学,反映决绝激烈,瞬间烛照出中国光怪陆离社会背后根深蒂固的精神痼疾。

其一曰极左思潮。

所谓极左,本身是一种极端主义(extremist),归根结底即是对一切旧文化旧思想旧制度不加区分完全否定,乃至诉诸暴力,以表明坚定的“彻底革命”姿态。

在当下的争议语境中,宫斗剧大热本身未尝不可以检讨。从《北京日报》持论看这种检讨当然是完全没有问题的,不过前车之鉴宫斗剧是否应该被“上纲上线”被集中批判,乃至彻底将其“打入冷宫”则又该另当别论了。

事实上,人们忧虑的是,在以社会主义左翼革命思想为正统价值观的中国,在泛政治化的状态下,意识形态的左翼倾向在历史上常常被升格为思想战线乃至政治路线之争,这种倾向会否延伸到当下?中共延安整风时期、建政初期的“反右派斗争”,甚至“文革”导火索姚文元《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无一不是在文艺领域发难,并将“讨论”引向了政治纷争,诱发一而再再而三的灾难性后果。

极左思潮在文革后虽然得到遏制,但事实上从未从社会上消失。相反,中国改革开放40年,尽管成就不少,但发展中滋生之社会贫富分化、贪腐横行,刺激了极左力量的回潮。近年来,呼吁否定邓小平路线重新树起毛泽东路线,甚至打起“再来一次文革”旗帜的极左翼力量,不仅在改革开放失势人群中获得了响应,甚至也吸引了不少对社会底层人群的注意力。

从学界到政界,警惕极左主义思潮沉渣泛起、文革余孽死灰复燃的声音,不在少数。

如今,极左可能是一个群体,但更可能是一种每个人心底的时代烙印或者思想负担,它时不时会露头冒尖,狂狺着展露出以“政治正确”操纵舆论否定中国40年改革走向的政治意图。这是一种值得警惕的危险倾向。

其二曰民粹。

无论身处当下何种社会形态中,宫斗剧作为一种文化现象,必不为所有人所认同。但是,它的存在显然契合了一部分人群的精神需求,而从尊重个人自由权利的角度说,没有人可以决定另一部分人的消费选择,哪怕前者是一种多数人的存在。文化批判不是多数人的流氓恫吓。

民粹主义的泛滥曾经在中国近现代史上诱发激烈的政治波动,尤其在义和团运动前后的盲目排外斗争中,非但没有解救中国,甚至造成了相当大的社会破坏力。

而从五四运动前后起,中国左翼运动因缘际会与民粹主义形成了长期的天然盟友关系。它裹挟所有人投入到一种激进的社会革命实践中,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对多元价值和个性差异表现出不耐烦甚至不屑一顾。在中共建政后,民粹化的阶级斗争反反复复上演,鼓吹群氓式的多数人暴政“成就”了红卫兵在文革初期的极大破坏力。

直至如今,人们也注意到,伴随着中国民族主义的高涨,极端民族主义与民粹主义一而再再而三地合体,排外、自大甚至党同伐异,不仅与当年世界多元包容价值背道而驰,更可能绑架社会乃至国家决策。

中国在民族主义极端化的民粹狂欢中尝到了不少苦头。近年,在鼓吹民族主义的电影《战狼》和“中国制造2025”中,中国人开始反思反美、反日、反韩以及“中国崛起”。

其三曰官僚主义。

至今,人们事实上并不知悉所谓中国内地各大卫视“封杀”宫斗剧究竟虚实如何。不过,消息一经传出,舆论便信以为真,笃定中国官方行为“后台操纵”,却着实反应了一个既有事实——中国官方粗糙地对待社会争议,宁左勿右推卸责任的行为还少吗?

先说舆论领域,中共高层确乎将舆论阵地视为重要战场,尤其是在互联网成长和新媒体环境生成并愈加活跃的背景下,强势进入并试图主导舆论风向。不过,其动作一直饱受争议,似乎舆论的控制一直处于“一松就乱,一管就死”的反复中。从传统媒体监管到互联网新媒体整顿,中国官僚阶层的颟顸粗糙无能随处可见。

这种官僚主义的背后是对国家权力的绝对崇拜。手握权杖的庞大官僚群体在一个缺乏充分约束力的环境中可以为所欲为的状态,给予了每个人以相当诱人的刺激效果。那些坐在办公室里审查影视作品的官僚可以为了避免招惹麻烦而选择“一禁了之”。

中国拥有数千年前封建社会历史和与之相当的完整文官官僚体系。在一个农业文化根深蒂固的社会中,这种以秩序和权力为最高原则的庞大官僚体系的运行法则甚至延续至今。人们很难相信这样一套机器会有效而充分地尊重民意,而不是受到简单粗暴的“维稳”压制。

宫斗剧,只是触碰了中国社会的一根较为敏感的神经。当下的中国各种力量矛盾博弈错纵交织,而恰巧它的出现集中了相当多的火力而已。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穆尧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