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议宫斗剧】被异化了的“左”派理念

+

A

-
2019-01-31 11:04:49

针对纠缠和笼罩中国的左右倾向,邓小平在1992年南巡途中曾称,“右可以葬送社会主义,‘左’也可以葬送社会主义。中国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20多年后的今天,一生经历过无数次中共党内外斗争的邓小平的这一著名论断,对共产党中国仍有重大启示意义。

中共北京市委机关报《北京日报》日前刊文狠批“宫斗剧”五大“罪状”。其后在官方监管部门的压力下,中国多地地方卫视纷纷“下架”宫斗剧。

继官修历史教科书大事修改文革论述、“消灭私有制”文章登上求是网站、“民营经济离场论”再现中国互联网、高考政审掀起波澜之后,官方出手“扫荡”宫斗剧这一人为干预文艺领域和文化市场的罕见举措,迅即被各方解读为“左”的行为。

中共的两类“左”文化

作为一个左派政党,中共文化中历来就有“左”的基因。只是很少有人对中共形形色色的“左”文化做出符合实际的客观划分。具体到今时今日,中共的“左”文化有着两个有机组成部分,一个是积极有益的,另一个则是极端有害的。

邓小平南巡期间称,“中国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图源:VCG)

第一种,是社会主义原教旨的“左”,即追求人人平等、追求底层民众福祉,消灭剥削、打破贫富分化悬殊,这种“左”就其思想初衷是值得肯定的,今天的中共高层也正是秉持这一理念。

第二种“左”,是极“左”,是披着左派外衣的民粹主义,是文革那种“左”,在分配方面片面强调“一大二公”和消灭私有制,在社会关系方面则强调阶级斗争。后一种“左”则这正是邓小平以来中共历届领导人都在反对并努力加以克服的。

就前一种积极的“左”而言,针对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社会所面对的贫富分化现状,2016年北京大学曾有一份专题报告出炉,该报告称,中国目前的收入和财产不平等现象正在日趋严重,处于财富顶端的1%的家庭拥有全国约三分之一的财产,底端25%的家庭拥有的财产总量仅在1%左右。研究普遍表明,中国现今的基尼系数在0.45以上,远超国际公认警戒线的0.4。

解决日益悬殊的贫富分化,消解民众怨气,成为了摆在执政党中共面前的一道难题。民众怨气甚至被某些政治人物拿来大做文章。重庆事件中,中共原政治局委员、重庆原市委书记薄熙来在重庆倡导“唱红打黑”,被外界认为是在利用中国民众对政商腐败、贫富悬殊以及劳资关系的怨气,来进行其个人的政治动员,从而服务其个人政治擢升。

后一种“左”,鉴于文革给中国造成空前巨大灾难,中共后来以历史决议形式从理论到实践对文革极“左”作出全面否定。近年来中国社会“消灭私有制”等极“左”思潮则偶有沉渣泛起之势。然而无论怎样借尸还魂沉渣泛起,终因历史潮流和民心民意所向,中国朝野对文革极“左”的历史定论终究是翻不了案。

中共高层积极“左”理念遭异化

而今天中国最大的问题,是上述两种左经常被有意无意混淆。高层第一种左的积极理念,往往被官僚系统异化为第二种左的有极端破坏力的做法。

抛开个人政治目的不说,薄熙来式回应贫富分化的方式无疑就走到了另一个极端,那就是极左。“唱红打黑”中的“打黑”,就曾被指是针对民营企业与民营企业家的“黑打”,其一定程度上对民营企业家采用的剥夺没收财产行为,似乎与中共历史上的“打土豪分田地”有着同一历史文化基因。

“消灭私有制”与“民营经济离场论”的“舆论谣言”,一定程度上也可以视之为薄熙来“唱红打黑”的尾音续曲,它们的一个共同点都是打着解决贫富悬殊问题的旗号,行极左之实。

相关阅读

须知,解决中国今时今日的贫富分化问题,是绝不能够采用“打土豪分田地”“分蛋糕”这一极左做法的,打掉民营经济,中国经济就被彻底掏空了,更遑论什么缩小贫富差距。

具体而言,贫富差距也分两种,一种是因个人天赋、创新活动和努力程度的巨大差异而自然产生的贫富现象,这是经济发展和经济活力的根源;一种是部分权氏集团权势人物利用手中掌握的权利资源不劳而获获得巨大财富,这侵蚀一个社会的良性发展根基。中共需要做的是打破“权贵资本主义”怪圈和维护起点公平,而不是去强行干预和片面追求结果公平。

而中共高层积极“左”的理念遭到异化因而走样变味的原因,大概有两个。一个是官僚系统片面追求和强行实现结果公平,从而将高层公平平等的积极“左”理念引向歧途。另一个则是互联网天然具有的舆论炒作与放大功能,以“消灭私有制”和“民营经济离场论”这一题目为例,各大玩家怀着不同目的在网络平台上进行传播炒作,使得一切原始理念都变了味走了样。

直至今天,邓小平对中共历史上左右做法的深刻反思,仍有着某种适用性和决定性意义。中国官民两界极有必要对中共左的文化与历史做出正反两方面的深刻总结,兴利除弊,从而避免以往数次发生的极“左”悲剧重演。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维丁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