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陕西千亿矿权案 中国司法该向美国借鉴什么

+

A

-

这段时间以来,由中国央视前主持人崔永元揭开的“陕西千亿矿权案”,至今仍未落下帷幕。中国陕西官场已有一批官员因之落马,法官王林清下落不明,由中央政法委牵头的调查正在进行中,中国最高法将迎来一场疾风骤雨,还是最终涉险过关都是未知数。

无论如何,这件引起海内外轰动的事件背后存在着中共官员与司法制度之间谁为大的政治辩论。

陕西千亿矿权案中的官员干预

2018年末中国央视前主持人崔永元在社交平台推动发酵的“陕西千亿矿权案”引发轰动。

随后曝光负责案件的法官王林清说辞中直指中国最高法院长周强曾经在副卷中对陕西千亿矿权案作出个人批示,并且陕西高院与中国最高法的卷宗副卷里还有地方政府干预司法审判的记录。

“副卷”是中国特色的司法制度。虽然一直在强调司法公开、判决书公开,但是这些公开都是有局限性。其中正卷是可以公开,里面包含了一些案件的基本信息,当事人、律师和其他的人都可以看到。

而副卷则是在这个基础上,加上了内部的讨论、各方面的意见,比如院长的意见,或是上级的批示,这些则是不予公开的保密信息。

相对于其他国家,并不存在副卷制度,只有不一样的保密机制,如美国法官评议则是保密的。简单来说,就是美国最高法审理一个案件时候,审判过程是公开的,但审完后,法官会在一起交流意见,商量该如何判定结果,这一阶段则是关起门来讨论。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保证法官的言论自由,所以过程选择不对外公开。

最高法代表了中国司法最高权威(图源:VCG)

另外美国没有审判委员会,没有院长负责制,也不存在“上级”的批示意见,政治权力不得干预司法,总统也不例外。

对此,有人说,中国司法为何要存在副卷制度?留给官员钻司法审判的漏洞?

其实,中国副卷制度的初衷是为了有案可查,因为接受了上级的指示,就有记录在案的书面东西。虽然一直以来,有不少声音呼吁取消副卷制度,认为它会使官员对司法进行干预,不过目前司法改革中显然对副卷制度未做评价。

中国司法的“左右博弈”

中国司法改革一直在进行时,时不时的还上演美国与中国司法博弈赛。

不过,中美司法存在巨大的差异性,这也是合理的。毕竟不同国家有着不同的文化和历史,制定相应法规时所参考的事物也不一样。

但中国司法中应该有“独立”的一面,可以不复制美国司法独立模式,但是一直强调的司法改革中,司法要有自己一套的独立审判权,在实际行使的过程中,则难免涌现一些政治手法的干预。

美国司法中公开透明性的种种条例,就是为了防止政治干扰。中国司法为何不能借鉴其法律制度的优点,来实现法官在执行案件的过程里排除中共官员的干涉,如陕西矿权案副卷制度有上级指示的现象发生。

然而,美国司法独立在中国似乎是一个政治敏感词。2017年1月,中国最高法院长周强曾表示,坚决抵制西方“宪政民主”“三权分立”“司法独立”等错误思潮影响。

他这一番话,毫无悬念在当时引爆舆论场。虽然纷争竟起,却陷于各说各话的困境中。

当时中国大陆法学家贺卫方、张千帆在第一时间回应了周强的说法——“司法如果没有独立性,最终的结果只能是冤屈遍地,引发造反;不知这是出于对宪法的无知呢,还是无底线自黑?”

一时之间,出现中国的“司法独立”原本就是个“伪命题”,而党大还是法大才是关键。中国司法改革里根本性的问题涉及到权力与司法的辩论,若司法独立是敏感词,那么司法中立是否可以执行?

在中国现行的政治体制下,中共应该以什么样的态度对待司法,包括未来的司法改革改如何推进。借鉴美国司法利好一面也未尝不可。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林瑾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