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第六代导演:批判现实主义更讲究姿态

+

A

-
2019-02-09 10:13:27

2018电影市场划上了句号。这一年的电影市场狂欢中交杂着迷乱,热浪中携带着寒流,市场在挥别双位数的狂飙突进之后,步伐开始放慢下来逐步回归理性。

这一年里,多部彰显主旋律的电影中不乏有浮夸式的赞美和打鸡血般的亢奋。更据说中国国家宣传部门很赞赏这部片子,打算大力支持和资助拍续集,在这样一种集体躁动中,中国国内有一种思潮“没错他们是先进过,但是现在中国所代表的这股力量也不差,就算中国有一些不先进的地方,至少现在已经有赶上来的趋势了”。 

在这样的舆论声中,多维新闻专访了中国第六代导演代表人物阿年(代表作《感光时代》《中国月亮》《冬日爱情》《呼我》《堵车》),他表示,批判现实主义在当下中国就好像是坐“板凳”的过程,既要“板凳”摆的位置好,又要准确的坐上去。

电影《我不是药神》巧妙的运用了批判现实的片段(图源:VCG)

多维:根据中国电影局数据,2018年中国电影总票房为609.76亿元(1元人民币约合0.145美元),比上年559.11亿元增长9.06%。中国电影票房从2012年171亿元开始至今,六年时间内已攀升了五个百亿级门槛。在2018年,资本逃离和税改压力下,票房仍然创下600亿历史记录。600亿的概念在中国意味着什么呢?

阿年:
你刚刚讲600亿是神话,但是2017年中国电影就打破500个亿的神话,而且我也敢说,2019年肯定到650亿甚至超过700亿。原因在于,首先,中国中央政府曾发过文件,要大力建造电影院,电影院的数量已经成为全球第一,市场也成为全球第一。中国电影在两三年之内肯定能过900亿。

这是有两个考量,第一是水涨船高,就是人口红利,看电影的人越来越多。尤其是经济开始低迷的时候,去电影院的人会更多。美国也一样,美国电影最好的时候就是冷战的时候,好莱坞也是在冷战的时候发展起来的。因为好多人没事干,就都去看电影了。

第二是中美电影的PK,美国有好的东西,中国也有好的东西,中美之间电影PK的现象还会存在下去。中美两国在电影上的体量是差不多的,美国电影大片往上走,中国电影的小片也是往上走的,看电影是共同的习惯,所以说基数肯定只有往上涨,中国电影票房1000亿甚至都很快实现。

多维:2018年的中国内地电影市场,有一个很明显的现象,一些资深大导演的电影基本上都哑火了,虽然有的电影也有五六个亿票房,但在高昂的制作成本面前,不管是张艺谋还是姜文、徐克等,也无法和一些中青年导演,特别是新导演相提并论。这就是市场的真实反馈。当不缺资源不缺明星又不缺投资的资深大导演在日渐成熟的内地电影市场频频哑火的时候,一大批新锐导演、中青年导演正在迅速崛起,并成为电影市场中的中坚力量和领军人物。

阿年:
对,然而影片的艺术价值仍待提高。现在年轻导演所在的数字时代,每个人都可以拍,这是个好的现象,也是个坏的现象。在美国或者日本,导演都是从场记开始做起,然后成为副导演,再到导演,跟着师傅一步步起来的。中国今天的一些年轻导演没人愿意做摄影、美术,上来就是导演。

总体的现象是,年轻导演在数字时代拍片数量增多,本身来说是一个锻炼的过程,我觉得挺好,因为电影不能完全成为贵族的艺术。即便是斯皮尔伯格导演,他也是从小拿8毫米拍片子,经过了很多的训练才可以拍出很好的长片。只是,承认锻炼是有价值的同时,并不应该把这些训练的作品当成一个艺术品来评价。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时擦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