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学者:什么是中共赶考路上最大政治风险(下)

+

A

-

70年前的1949年,毛泽东在从西柏坡前往北平的路上说:“今天是进京‘赶考’的日子”。再看今日,中国似乎再次到了这样的历史节点上。不过,这条“赶考”之路存在着各种风险。中美贸易战仍未结束,近期委内瑞拉国内局势又发生动荡,被外界成为新的“颜色革命”,而习近平在前几日开会中强调七大风险,其中,政治风险排在第一位。那么,在这条赶考之路上,最大的政治风险是什么呢?对此,多维新闻专访到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全球治理研究中心学术委员刘志勤。此为访谈第二篇。

多维:现在外界给人的感觉是对中国或者中共的认识似乎变的越来越困难,西方如今出现“中共学”这门研究学科。

刘志勤:前段时间我写过一篇文章,即《中国真的是本难读懂的书吗?》。后来觉得中国还真的难读。不要说外国人,中国人也未必明白。

需要强调都是,研究“中共学”很容易走偏,因为很多人在研究当中会拿中共历史上犯的各种各样历史性错误来得出结论,最后将中共完全否认。正好习近平在前两天的会上提到,中共要想长期执政会面临各种问题。可见,中共是国际上几乎没有的一个能够自我反省到这个程度的政党。它能自我约束,自我反省,自我革命到这种程度的。中共确实做到了。

中共十八大后,习近平对党内展开了一场严厉的整顿(图源:Reuters)

所以我认为中共在历史上,至少它在近代史上,它是很奇特的一种政治现象,一方面为人民要做好事的宗旨,另一方面做很多伤害人民的事情。当然这种事情往往是受当时的国际政治和国内政治左右的,不是共产党宗旨本身性质所决定的。其中原因包括国际政治中苏联和共产国际的压制,苏共左的思想对中共的影响,国内蒋介石的追杀,每天疲于奔命,所以中共没有时间来冷静考虑自己到底应该怎么成长和发展,静下来讨论,民主操作。但是研究中共如果把解放以后的“三年自然灾害”,“计划生育”“反右”通通归到中共的错误上来,这已经失去意义了,如果“中共学”围绕这些问题来讨论,它就失去了其实质。

中共在世界发展史上,是非常独特的现象。它诞生于非常困难的时期,发展于混乱当中,成长于世界格局冲突当中。现在它在经过改革开放40年以后,才开始走向成熟,也就是成熟用了近100年。现在中共应该说是走上成熟的阶段。

多维:我们注意到前几年中国模式这么一词比较火,而近几年这种说法似乎少了很多。如果中共正在走向成熟,相较于前几年,如今是不是更有底气去提“中国模式”?

刘志勤:为什么不让提中国模式?主要还是为了避免外国人的误解,被外界认为中共要输出观点。很多人不清楚中国模式究竟是什么。我认为,中国模式无非是依靠党的领导,集中全国力量解决有关问题。所以中国模式既充分发挥了计划经济的最大优点,同时又发挥市场的最大优点。

但是如果如此推广出去的话,外国人就担心中国在搞理念灌输,或者叫输出“颜色革命”。所以我们回避了这个词。

多维:提到颜色革命,其实中共一直在警惕外界对自己的颜色革命。习近平前一段时间强调七大风险,其中,政治风险排在第一位。为何中共要在此时紧急召开这样的一个会?

刘志勤:我认为面临的最大的政治风险,其一来源于美国的施压,其二是源于互联网市场上反映。更明确来说,中共完全知道世界其他国家反对“一党专政”,对中国现在最大的不满,是中共什么时候可以放弃一党专政。但是中共的认识也很简单,假如放弃了一党专政,世界其他国家也未必对中国友善,俄罗斯就是这个结果。

另外,日本采取的完全是西方体制,同样也被美国打击。所以可见,美国劝中国放弃一党专政的目的,不是为了让中国政治改革,而是为了控制中国,甚至为了达到分裂中国的目的。

所以一党专政对西方来讲只是表面东西,西方实质的目的并不是这样。所以目前的政治风险在于,美国在这次贸易战中,在解决双方贸易逆差时,暗藏了很多条件。比如,用了一个模糊的词——“结构改革”。更直接的来说,就是希望中共放弃党领导一切。中共强调党领导一切,所以企业当中设立党支部,包括在一些外企当中也有党支部,这是对方无法接受的,所以“结构改革”无非是党委制还是经理制。美国也不敢公开提出来,要放弃中共的领导。如果直接提出,那就在全世界面前暴露出其政治想法。不过如果美国敢说这句话,中国完全可以不与美国交往。

贸易战中美国对中共的另外的要求是让中国国有企业放弃国家补贴,另外还有一些技术转让等问题。

所以这个事情对中国压力很大,而这种压力就是一种政治压力,并可以转化为政治风险。而“五眼联盟”(该机构由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和新西兰的情报机构组成)是中国最大的威胁。而且这些国家可能正在运作一些比较大的动作,会对中国造成根本性伤害。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

多维:所以在去年的一次外事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提出“百年未有之变局”。基于以上分析,你认为习近平所提到的“大变局”是怎样的?

刘志勤:原来有些人对“大变局”误解为中国通过这次变局,有可能挤身世界强国。但是现在可能应该更多从反面,从风险角度理解这句话。所谓大变局就是,中国在未来的发展当中,国际空间将受到极大的挤压,战略空间会越来越小,这是以前没有的。中国在全球市场上不至于是孤军奋战,但也不会出现此前的一呼百应,大家全面合作的局面。于是,会出现一个所谓的与WTO完全相反的体制来限制中国的经济发展。譬如说,不让中国出口商品,不让中国到处投资,形成一种新型的包围和封锁。从现在来看,他们正在织这个网,想把中国困在这个网里面。而中央已经感觉到这种压力和威胁。


多维:总之,如今贸易战背景下,中美关系非常僵。但中国似乎于美国此前关系好的国家关系都比较不错。比如与印度、日本的关系。该如何理解这种局面呢?

刘志勤:我的文章提过,对此我们要“感谢”特朗普,拜特朗普的福,中国周边环境得到改善。特朗普所谓美国优先的做法,把其他人挤向了中国,或者至少拉开了跟美国的距离。

第二,特朗普给人一种感觉就是毫无信用。特朗普不仅否认上一任总统签的协议,甚至是他自己现在签的协议,过两年都有可能不认。所以特朗普给全世界造成一种不稳定,不平静,不安全的感觉。在这个时候,其他国家就会考虑后路。而他的这种行为,也不利于美国始终宣扬的民主价值观。

可以说,特朗普可能是美国民主的掘墓人。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青苹 元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