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千亿矿权案法官王林清再度现身 行踪仍然成谜

+

A

-
陕西千亿矿权案前主审法官王林清近日曝出第四段视频(@新浪视频截图)

北京时间2月4日,陕西千亿矿权案被判胜诉却迟迟未能取回自己权益的凯奇莱公司负责人赵发琦,在自己的推特上发布陕西千亿矿权案当事法官王林清的最新视频,其中在前三条视频的基础上,再度曝光陕西千亿矿权案卷宗之“副卷”离奇失踪在最高法内部的一些经过,言语之间,似是对这个目前尚不完全明晰的案件作出自己的推测。

不过,这位法官的行踪仍然成谜。

最新视频透露的信息

迄今为止,作为陕西千亿矿权案的主审法官,包括此条最新视频在内,王林清先后已发布四条视频,前三条均由中国前媒体人崔永元在其微博上发布,然而,此次的奇特之处在于,发布人并非崔永元,而是赵发琦。而且此条视频也未发布于中国国内社交媒体微博上,而是发布于推特。

相比于前三条微博一时激起的舆论风潮,这条视频大体上未有如先前那般轰动,然而,其间还是有些不同之处。

在视频中,王林清不再限于仅就事实作出描述,而是在言语之间加进了一些自己的个人判断,虽然有些判断是外界早已有过的猜测,不过这对于一位注重证据和严谨性的法官来说,说出这些判断本身或可更加证实外界已有的一些尚未坐实的猜测。

王林清的判断称,卷宗不是丢了,而是(被)人为盗取的;他的同事没有胆量和能力偷卷宗,因为最高法院内有监控,正因为有监控,谁真要想偷卷宗,也会掂量来掂量去的;发现卷宗不翼而飞后,去给庭领导(程新文)汇报,对方的反应令人诧异,这种案件的卷宗丢了,他却没有惊慌失措,或是有大祸临头的紧迫感和压力感,反而是镇定自若,令人产生怀疑;调取监控时,只看到卷宗怎么回到了我的办公室,但卷宗怎么丢的过程却没有了,为什么这么巧,丢卷宗的时候监控就能坏了?

可以看出,王林清的此番自述环环相扣,层层递进,所言无非是:陕西千亿矿权案卷宗丢失一事,是最高法内部人士所为,且层级不低。

王、崔、赵三角关系

正如前所说,此次王林清自述视频不同以往,改由赵发琦发布。这似显示赵发琦作为陕西千亿矿权案的诉讼方,现在正与自己的主审法官建立某种紧密关系。

而崔永元之前与王林清的紧密关系已然非常清楚。1月9日,崔永元曾在其微博披露,他当天曾和王林清通电话,而王林清已将自己掌握的陕西矿权案的证据材料委托崔永元使用和发布。

崔永元与赵发琦是否具有某种关系,或者两人正在通过王林清互相走近?尚未可知。

三个“英雄”?

崔永元、王林清、赵发琦,这三个曾经毫无交集、从事着各自职业的个人,此时因陕西千亿矿权案而在各自的人生轨迹上发生交集。而背后,则是时下中国法治进程中的“浪花一朵”。

赵发琦实名举报被认为卷入陕西千亿矿权案中的时任陕西省委书记赵正永,而赵正永1月15日已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中共纪律部门的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王林清,这个自称“不适合中共体制”的前法官,在将自己所掌握的案件证据材料委托给崔永元使用时,也不忘感谢崔“为中国法制建设作出的卓越贡献”,崔永元在微博中也赞他“是我心目中的英雄”;而崔永元自己更不需说,从曝光中国一众明星偷税,到公开怒怼上海市公安,再到此次涉及最高法和陕西省高层官员的矿权案,不管其最初的动机是什么,崔永元在实际上正在扮演“孤胆英雄”的角色。

或许可以称此三人为“英雄”。或许外界应该为他们为推动中国法治甘冒风险而欢呼,但中国的法治仍然需要体制外“英雄”的参与,却也从反面证明,中国的法治之路仍然漫长,仍然未能完全转入制度化的轨道,仍然需要某些个人冒着“以个人对抗体制”的代价,去推动法治。

然而,有人说,崔永元能有多大力量,需掌握多少体制内“证据材料”,才能一件件去披露中国法治的“街角”?因而,中国的法治,终究仍需依靠体制改革。正如崔永元在其个人微博上曾经所说的,王林清是个体,力量有限,承受力有限。这句话,无论用在王林清,还是崔永元自己,抑或是赵发琦身上,都适用。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何思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