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华态度“摇摆”的澳大利亚 到底在下一盘什么棋

+

A

-

近日,据澳大利亚媒体报道,当地政府正式拒绝中国富商黄向墨入籍澳洲的申请,同时撤销他的永久居留权。黄向墨被指“与中国官方有关联”,他还多次向澳大利亚政党捐款,被当地媒体形容是中国干涉澳内政的一个“核心人物”。

这件事的发生,令外界担忧中澳的紧张关系或再次升温。

事实上,澳大利亚对华的态度这也不是个例,就前段时间掀起舆论热议的中国企业华为公司5G设备的业务来说,澳大利亚以维护本国国家安全的考量拒绝了华为5G项目建设的决定,当时中澳关系有人认为开始“转冷”。

其实,在中澳关系中,澳大利亚似乎一直充当着“反华急先锋”的角色,并且还是美国在环太平洋军演的盟友,与美国的对华姿态一致。但近年来澳大利亚对华态度开始处于一个摇摆的局面。

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右)曾要求澳大利亚不要佩戴有色眼镜看中国(图源:新华社)

如2018年8月初,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在新加坡出席东亚合作系列外长会期间,应约见了前澳大利亚外交部部长毕晓普(Julie Bishop),两人一致认同中澳关系可以进一步加深和加强的观点。

后来,澳大利亚政坛重新洗牌,佩恩(Marise Payne)则当选澳大利亚外长,新的堪培拉内阁上台,使得北京与堪培拉之间有了重新双边关系的机会。2018年9月,王毅在出席联大会议时与佩恩会见,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称这次会见达成了较好的效果,在此之后,佩恩访问中国的计划被北京批准。

可以说,新内阁上台后,对中国的表态更加温和。现任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在对华问题上发言非常谨慎,在2018年11月1日谈及对华关系时,共有10次提到中国,称当前中国崛起的势头是历史的必然趋势,搞好中澳关系至关重要,将继续深化中澳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希望中澳进一步推动贸易来往。

而澳大利亚也罕见地对“一带一路”亮起了绿灯。2018年10月25日,中国政府与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政府签署了“一带一路”合作谅解备忘录,在上海举行的进博会上,有150个澳大利亚品牌参加会议,而澳大利亚贸易部长伯明翰(Simon Birmingham)也参会,表达出对于中国经贸合作以及“一带一路”倡议的支持。

但不可忽视的是,无论在经济、军事、立法,还是移民等方面,澳大利亚确有全面与中国对抗的趋势。如莫里森禁止了中国电信设备制造商华为和中兴向该国移动电话运营商提供5G技术。

而在更早的2016年,他出任澳大利亚财长时,也同样以“国家安全”的名义拒绝了中国企业竞购澳大利亚电网公司的股权。 自由党主导下的澳政府对华完全不友好,说它是美国的完美跟班应是比较符合实际的描述。

2018年5月底澳大利亚自由党籍参议员、前军方高官莫兰(Jim Molan)甚至称,西方争夺控制南海的斗争已经输了,除全面战争,没有什么能够把中国军队赶出南海。莫兰的话语近乎疯癫,但它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澳大利亚失去了面对中国崛起的定力。

对此,有分析认为,澳大利亚对华态度的飘忽不定,左右摇摆的重要因素来源于美国。自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上台后调整战略,以“美国优先”为导向的政治策略后,它的盟友澳大利亚也开始不断调整自身的政策体系,就如对华态度上的一再转变,以及摇摆的政策战略,也实属让北京“无奈”。

总的来说,澳大利亚对华的态度无论是突然的示好还是骤然的降温,都处于一个框架下,那就是与美国的战略关系。在此的背景下,黄向墨事件的发生也不足为奇,甚至可以说未来中澳关系升温或者冷却,都是一种澳大利亚自我认知过程中的定位常态。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林瑾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