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用“李云龙式官员” 2019年中国官僚系统的新共识

+

A

-
2019-02-11 06:46:57

在中国很多官员的观念中,“有为”可能意味犯错,来自中共高层的巡视组也让他们“提心吊胆”,凭借信念的“耿彦波式干部”、“李达康式书记”,在官场和民间争议太大,“出力不讨好”,视贪腐为奖励机制的“仇和式干部”在现在中国官场反腐的大环境下没有生存空间。中国官员趋利避害,自然就选择成为崇尚“无为”的“孙连城式干部”。

在中国影视作品《亮剑》中,塑造了一个兼具中国农民式勇敢、忠诚并且带有狡黠特质的中共将领“李云龙”形象。从2005年《亮剑》在中国不断热播开始,“李云龙”在中国家喻户晓。

今天,当中共即将迎来建国七十周年的时刻,庞大的中国官场,再度开始高呼口号,号召启用“李云龙式官员”。

北京时间2月11日,中国东部省份山东,召开了春节后的第一个会议,主题为“担当作为、狠抓落实”。会上,山东高层号召要大胆启用“李云龙式的干部”,并为其勾勒素描图——“政治可靠、对党忠诚、能打胜仗,但不见得受个别领导‘待见’;敢抓敢管、敢于碰硬,但容易‘得罪人’;直来直去、个性鲜明,可能会被认为‘不灵活’、‘不成熟’”。会议通报称,“这类干部推荐(提拔)时,即使‘得票’不是最高,也要为他们撑腰鼓劲,放到重要岗位,让他们脱颖而出,为山东多造就一些攻坚克难的闯将、干将。”

简言之,“李云龙式干部”的标准,就是“有为”。这也将是2019年中国官场用人的“关键词”。

“李云龙式干部”的标准就是“有为”,这也将是2019中国官场用人的“关键词”(图源:VCG)

山东省在官场用人上要启用“李云龙式干部”并非没有原因,以2018年的经济数据来说,山东省2018年实现生产总值76,469.7亿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47美元),同比上年增长6.4%;而同样作为中国经济大省的广东省则实现生产总值9.73万亿元,同比增长6.8%;江苏省实现生产总值92,595.4亿元,同比增长6.7%。2018年春节后,山东省委书记刘家义对此总结为山东面临着“由别人追着跑到追着别人跑”的窘境。

经济发展最终是要靠人,尤其是“官吏”这个阶层去具体实现的。再好的政策,如果任由“无为”官员执行,势必将再度出现“政令不出中南海”、“政策执行变形、异化”的情况。对此,多维新闻曾在《再看“政令不出中南海” 问题已经异变转移》进行过解读。尤其在今天中国经济结构转型的困境下,“官员有为”就成为了山东官场,乃至中国官僚体系“选贤任能”的最重要标准。

山东并非个例,据查,从1月份开始,包括辽宁、安徽、重庆、江西等多个省份,陆续召开省委常委级别会议,都或多或少谈及“干部要担当”。

在2019年1月6日出版的中国官方喉舌媒体——《求是》杂志,刊登了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的署名文章,《努力造就一支忠诚干净担当的高素质干部队伍》,解读中国官场“吏治”,号召启用“有为干部”。这篇文章也是2018年11月26日中共政治局第十次集体学习时,习近平内部讲话全文。

可以说,启用“李云龙式”的有为官员,已经成为2019年中国官场自上而下的共识。

不可否认,从2012年开始,“官员无为”现象就困扰中共高层。多维新闻此前分析,从中国省级到基层一线,各级官员也多因为反腐、整风、不敢出风头以及公务员队伍不稳而出现“畏难”情况,在政治上表现为群众路线运动下不得发牢骚的“不敢说”,在经济上表现为经济结构转型而导致的“不敢做”,伴随着以往“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心态,整个官场呈现出一种“迷茫”和“不为”的状态。

自2014年开始,无论是中国媒体公开报道,还是据接近中共高层的人士透露,中国总理李克强曾多次因为政策落实不到位,对“官员无为,尸位素餐”现象“拍了桌子”。

尽管中南海一直试图通过“问责条例”、“巡视组制度”等方式整顿,但是这个现象仍然未能得以根治。中国官员主动性不足,已经超过“官员能力和治理体系”不够现代化,成为过去几年中国官场的主要矛盾。

过去五年,伴随着疾风骤雨式的反腐和打破常规惯例的人事调整,习近平作为建国后出生的中共第一代最高领导人,在如何选人用人方面展现出了超越前任的强势姿态。
 

将过去五年政坛的变化与习近平的表述结合起来可以发现,对于习近平而言,为何用人,如何用人,是他一直在思考的问题。十九大后中共将面临的局面是反腐继续推行,改革全面铺开,战略计划相继实施,这些都离不开得力助手的配合。治国之要,首在用人。习近平作为毛邓之后,最有权势,最可能重塑中国的领导人,在“选贤任能”上一直有自己的一套“用人哲学”。习近平想要达成“改造中国”的雄心和执政目标,必然需要一批有能力、懂政治的人才留在自己的身边,成为左膀右臂,这是当下中国官场的政治逻辑。

对于启用有为官员,中国高层的态度明确,中国民间也充满呼声和希冀,同时这也是中国改革与发展的客观环境也需要,似乎这是一件水到渠成之事。

但是对于熟悉中国官场政治的人而言,在很多官员的观念中,“有为”可能意味犯错,来自中共高层的巡视组也让他们“提心吊胆”,凭借信念的“耿彦波式干部”、“李达康式书记”,在官场和民间争议太大,“出力不讨好”,视贪腐为奖励机制的“仇和式干部”在现在中国官场反腐的大环境下没有生存空间。中国官员趋利避害,自然就选择成为崇尚“无为”的“孙连城式干部”。(耿彦波曾任大同、太原市委书记,在各地任职时大力挖掘历史文化资源,狠抓城市基础设施建设引发巨大争议、仇和曾任中共云南省委副书记,任内政绩亮眼,但于2015年落马,仇和在接受中共中央纪委审查期间写的忏悔书承认自己“光环笼罩,头脑发热,作风独断专行”。李达康和孙连城分别是中国影视作品《人民的名义》中的角色,分别代表着充满争议的有为官员和“崇尚无功无过无为”的官员类型。)

如何能够让“李云龙”、“耿彦波”、“李达康”上位,不是一句口号就能解决的事情。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江流 王雅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