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锐身后留下难题 秩序与自由到底何为中国未来急需

+

A

-
2019-02-17 02:49:21

北京时间2月16日,中共百岁老人、毛泽东秘书李锐在北京去世。尽管家属称李锐生前曾有心愿死后不举办告别仪式、遗体不覆盖党旗、不入八宝山,但李锐去世当晚,其女李南央称从朋友处获悉,中组部拟议于20日早上在八宝山按正部级待遇为李锐举行告别仪式。

而相比于李锐去世后到底如何办理后事,李锐作为中共党内自由派以及毛泽东反思批评者的晚年精神遗产,在中国社会不同群体之间业已引发广泛争议。

作为中共党内反对派,李锐身后引发持续争议(图源:VCG)

来自自由派的赞扬之声称赞李锐对民主宪政的持续呼吁,尽管他们有意无意忽略掉中国所处的具体政治环境。李锐对诸如庐山会议等中共党史以及毛泽东政治上纵横捭阖历史的描述,一定意义上揭开了个人崇拜以及中共极左体制历史的盖子,这本身就开启和推波助澜了思想解放的启蒙运动。

而批评者则称,李锐一生的追求和结果始终是背离的,究其原因,其思想方法和价值观必然存在很大问题。且有论者指出,纵观李锐一生,当李锐身处统治集团时候,他追求秩序,而当他从统治集团退休的时候,他又追求自由。

其实不难发现,以秩序和自由这一对对立元素为中心,围绕在李锐身上的诸多争议与矛盾现象,也正是今日中国尚未加以有效解决同时又必须加以有效解决的核心命题。

无论是对于一个政党也好、一个国家也好、一个社会也好,秩序混乱和失序都是不被允许的。即使经历了对毛泽东时代个人崇拜后果的痛苦反思之后,邓小平仍然强调秩序、强调中共的领导地位、强调一个政党必须要有领导核心并称没有核心的领导是靠不住的。

中国民众也同样不会接受社会失序,中国上下五千年的历史经历了无数次战乱与分分合合,因而对于中国民众来说,他们对中央政府的首要诉求就是,后者要提供稳定的秩序,这也构成了中国式的政党执政合法性的一大核心元素。

在秩序的要求下,大一统、权威、政党、领袖与核心几乎已经内嵌到了中国政治之中。

而另一方面,伴随着中国日益崛起并走向现代化,自由也同样具有极端重要性。

中共毛时代的历史亦表明,极端强调个人崇拜以及极端强调服从、泯灭扼杀个体自由的做法也给中国带来一次又一次的灾难,这在中共大跃进、文革的历史中已经展现得淋漓尽致。李锐 作为毛泽东反思者,其揭开盖子的做法尽管叫人不舒服,但其启蒙与反思的功绩还是不能抹煞的。

而且今日中国已经到了一个全新的发展阶段,急需发扬个体自由。

如果说过往70年中国处于前工业化时代,在那个时代依靠政党和政府为中心的自上而下垂直领导,对西方以往的工业化历史进行复制赶超,这是中国实现快速崛起的体制优势之一的话,那么,现阶段中国从西方直接复制借鉴经验做法的空间已经极为有限了,在与西方并肩竞争的现阶段,自主创新才是最重要的。而任何地方的自主创新都天然具有高度的不确定性,这就需要发扬包括企业家和个人在内的每个个体的内在积极性,而僵化的政府垂直统一指挥体系,在限制个体自由的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扼杀了个体创新与创造 。

因而,对现阶段和未来中国来说,需要在秩序与自由之间求得有效平衡,在求得稳定的同时也要最大限度发挥个体自由创新创造的活力。

李锐逝世当晚,李锐之女李南央表示,李锐遗著已经捐献给了美国胡佛研究所。正是因为李锐对毛泽东以及中共体制的反思令体制内感到不舒服并担心这一反思批评对体制产生若干冲击,李锐晚年著述目前没有在中国公开出版的可能。

作为一个个体并深受所处时代限制,李锐也必然有其局限性。然而,不管李锐反思毛泽东与中共体制的内容有多少错误与偏见之处,李锐的反思还是抓住了秩序与自由这一未来中国所要面对和作出平衡的深刻主题。从这一角度来说,李锐的思考还是有其积极意义的。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维丁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