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中越战争40年遭遇特金会 谁来定义21世纪社会主义

+

A

-
2019-02-18 11:55:40

历史与现实的因缘际会,2月下旬世界的目光将聚焦于越南。历史在于, 40年前的2月17日,中国和越南爆发战争,持续一个月之久,今年作为中越战争40周年,似乎各方都到了重新认知和反思这场战争的历史阶段;现实在于,备受瞩目的第二轮特金会将于本月底在越南河内举办。

中越战争40周年,提供给各方重新认知与反思这段历史的契机(图源:VCG)

同为社会主义阵营的国家,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的今次越南之行想必会被赋予更多的符号意义,至少在会谈的另一方——特朗普看来,即是如此。因为早在2018年7月,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访问越南时就开诚布公地表示,“当下越南的繁荣和我们与越南的伙伴关系曾经一度令人难以想象,鉴于此,我有一条信息希望向金正恩委员长传达:特朗普总统相信您的国家可以复制这条道路。”

朝鲜复制“越南模式”,真的可以越来越美吗?察哈尔学会研究员沈诗伟旋即给出了否定的回答。核心问题在于,越南“革新开放”特别是2011年召开的越共十一大,将“主要生产资料以公有制为基础”从越南社会主义主要特征中删除。而如此巨大的政策调整对于绝不会触及生产资料社会主义所有制性质的朝鲜来说,几乎不可实现。

那么问题来了:曾在多个场合表达过学习借鉴中国改革开放道路和经验的朝鲜,会不会将目光投向中国?更大范围来看,谁将定义21世纪的社会主义?毕竟,不只是社会主义阵营国家面临这个问题,美国内部也在不断萌芽关于社会主义的讨论,曾经热闹一时的关于“美国为什么没有社会主义”的讨论,可能最终成为一个伪命题也未可知。

不得不说,自2018年开始,社会主义阵营国家先后进行了不同程度的改革,大有掀起第三波改革浪潮的态势。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所所长房宁在接受多维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社会主义国家通过自我革新获得制度的活力,获得制度肯定性及政权的合法性,这是所有改革的历史价值。而在此过程中,中国改革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社会主义国家能否走出一条新路,或者说形成一种模式,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中国的实践探索。

“中国在改革过程中,一方面保留了部分社会主义初始价值,同时采取了市场经济方式,来推动经济发展,这是中国改革的实质内容。这种方式能否取得最终的成功,还要取决于当下和未来的二十年的实践。”房宁继续补充道,越南、老挝以及未来的古巴和朝鲜等国家的改革,毫无疑问都有意无意的参考借鉴了中国的改革,无论在思想上还是在具体举措上。当然各个国家都会根据其国家规模和经济社会发展的基础条件等因素进行自主的探索。

而在谈到越南和中国的相似性,房宁直言“这是毫无疑问的。”但越南与中国也有明显的区别。首先,越南相对于中国来说小很多,它很可能由于自身的某些“一招鲜”而成功,而中国不行。其次,越南也有着非常优良的自然条件,从北部的红河三角洲、南方的九龙江平原是世界上最富庶的地方之一,加之越南人民吃苦耐劳。

最后,越南这个民族很自由,越南共产党也始终不是一个高度集权的政党,或者说他们不需要那样做。胡志明并非越南强有力的领导者,而更像是越南政治家们的共主,他和毛泽东是不一样的。越共始终是一个相对松散的政治集团,尽管经历了战争,但越共自由、松散的传统一直存在,也恰恰因此得到了越南人民的广泛支持拥护。

所以越南的社会主义改革相较于苏联,中国,古巴并不具有典型性,不存在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和政治体制,土地一直都是私有制,没有实现过公有化,所以越南并非典型的苏联模式,也不是中国模式,而更像是“越南模式”。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甄言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