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疆策】“特殊”陈全国:闷声做事的边疆派

+

A

-

地处中国内地与穆斯林世界接壤地带的新疆,历来是中国最易受极端主义影响、安全形势最为严峻的地带。“文革”结束后,面临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兴起,中国一直在寻找安定新疆的方剂。铁腕高压?柔性治疆?“治疆策”几经变化。如今,新疆局势初定,但紧张依旧,始于2014年的新疆再教育营更成2018年迄今备受国际舆论争议的焦点。新疆在数年间发生了什么转变?为什么依然受到如此之多的争议甚至指责?张春贤、陈全国等人不同治理风格背后又暗含着中共怎样的治疆策略调整?

此前2月9日,土耳其外交部一封措辞强烈谴责中国再教育营的声明,以及2月11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记者会上对此事的回应,既让位于中国西北边陲、反恐大本营的新疆再度回到了舆论的“风暴中心”,也让此前一直低调、“存在感”稍弱的新疆一把手陈全国成为了舆论关注的焦点。

不同时期的治疆政策与新疆主政官

特殊的地理位置、错综复杂的民族和宗教问题,以及由此而衍生的恐怖主义问题,使得新疆既备受海内外舆论的关注,也成为当地行政当局和中国中央政府不得不费心解决的顽疾之地。

纵观中共建政以来的历史周期,北京治疆政策始终在不断的调整。新疆在经过1949年到1985年的“军管时代”后,又经历从1985年起,新疆管理局出身的宋汉良开启的长达十年“文人治疆”时代。既有“铁腕”也有“柔情”,新疆也出现了间歇性的稳定和发展。

但是新疆问题并未从根本上彻底解决。即便是自1995年起,王乐泉接任新疆党委书记,重走“铁腕治疆”路线,在“稳定压倒一切”治理方针的指导下,平静的局面也未维系很久,发生于2009年的“7·5”事件打破了新疆难得稳定局面,也让王乐泉遗憾的离开了新疆。

而作为继任者的张春贤,虽然重启了“柔性治疆”,在其主政新疆的2011年,新疆七成财政收入用于民生,平均3天出台一项惠民政策。可惜的是,张春贤的“柔性治疆”也并未换来新疆长久的和平与稳定,2012年、2013年在新疆、北京天安门两地接连发生的多起恐怖袭击事件,让张春贤如同前任一样,最终被调离新疆。

总之,新疆在历经诸多文人官员,治疆之策也在“柔性”和“刚性”之间摇摆之后,彻底治疗问题的“药方”始终没有找到。直到曾在西藏主政五年的陈全国入驻新疆,开启了新疆治理的一个新阶段。而其推出的一系列铁腕治理之策,尤其如“再教育营”的实施,不断引起国际社会的诸多争议。陈全国,这位中共的封疆大吏也被至于风口浪尖。
 

新疆“再教育营”备受海外舆论的谴责,也让陈全国被推至舆论的风口浪尖(图源:Getty)

起于基层的边疆派

从陈全国的仕途履历可知,他1983年从河南基层起步,有长达27年的基层治理经历。此后,从2011年8月25日担任中共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2012年5月8日,当选为西藏军区党委第一书记,在同样宗教矛盾冲突尖锐、恐怖袭击等突发情况频繁的西藏地区主政5年。直到2016年8月29日,被调任中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同时兼任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党委第一书记、第一政委。

陈全国在西藏主政期间,虽然外界对陈全国在西藏推行的一些政策褒贬不一,但是西藏确实取得了可观的发展。有数据显示,2012年西藏GDP增速为11.8%;2013年增速12.1%;2014年增速12%,全国排名第一;2015年增速为11%,全区生产总值首次突破千亿元;在2016年上半年,西藏以10.6%增速领跑中国其他省市。

长年的基层治理的积累以及5年主政西藏的经历,让陈全国成为治理新疆最合适的人选。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李止戈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