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评无罪做事更难 中共批评者“李锐”不会消失

+

A

-
2019-02-19 20:31:46

已故中共领袖毛泽东前秘书李锐2月16日在北京去世,享年101岁。2月20日上午,中共官方将按照正部级规格在八宝山为李锐举行追悼仪式。逝者将要入土为安,然而作为中共内部批评者的代表,“李锐”仍会长期存在,即作为中共体制内著名“自由派”,后人到底应该如何看待李锐提出的批评。

中共建政后,1950年代,李锐因三峡工程向毛泽东进言受到毛的赏识,从而成为毛的“通讯秘书”。在大跃进后的庐山会议期间,李锐因相关言论受到冲击,被打入中国解放军彭德怀元帅为首的所谓“反党集团”。其后在文革中,李锐被投入秦城监狱。

李锐晚年成为中共内部“反对派”(图源:AFP)

1959年的中共庐山会议成为李锐体制反思与批评的起点,李锐后来著有《庐山会议实录》一书。在李锐看来,庐山变故的深刻教训是,当时中共党内铸造了一套集权的权力架构和制度,这个架构和制度实际上赋予了领袖至高无上的权力,领袖因此可以凭自己的意志剥夺他人的权利,而这个架构和制度对领袖几无制约和平衡的机制。

李锐晚年的反思与批评,也是紧紧围绕毛泽东作为领袖的绝对权力对中共决策体制造成的影响而发。

作为中共党员甚至元老,尤其是毛秘书这个特殊的身份,李锐是比较有名的对自己所属于的政党公开批评的人。与李锐一样经常对中共持批评态度的还有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以及赵紫阳部下、中国新闻出版署前署长杜导正等人。他们对中共缺乏民主的政治体制的批评,经常被西方媒体拿来作为批评中共例证。

外界不必因为他们的批评言论动辄被西方媒体“引用”而否定“李锐”们对于中共的“真诚”:他们当年加入中共时的革命激情和理想抱负并未消失。但是同时也要看到,这些批评有其道理所在,也有脱离现实、缺乏应对方案建议的一面。究其深层原因,这与李锐晚年因为年龄、身体等原因逐步与外部世界隔离开来,以及李锐个人的知识结构更新跟不上也大有关系。

任何政党内部以及体制内部,作为一个较为超脱的批评者是相对容易的,发现弊端指出问题提出批评诚然可贵甚至并不容易,但是更难的是作为执政者去解决问题。李锐等人的批评也多是从理想世界角度而发,很少提出现实应对方案,因而外界无法对其批评进行可行性评估。

李锐身后或将促成一个悖论现象,即李锐会因其中共内部批评者的身份而频繁被外界提起,但是世人会渐渐忘记他那些缺乏应对方案和现实可行性的单纯批评。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维丁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