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思录:王毅巡边与缅甸风云

+

A

-
中缅边境“国不国、界无界”的局面必然会随着中缅合作而不再特殊(图源:AFP)

北京时间2月17日,中国大陆外交部长王毅突然出现在中缅边境,单膝跪地为中共建政后竖立的第一块界碑描红。王毅何以突然有此举动,令人关注。中国官方消息声称当下正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所以才有王毅徒步中缅边界,并数日逗留中缅边境之举。不过,此说当然并不足信。

根据中国官方的报道,除为“新中国第一块界碑”描红外,2月16日至18日,王毅一直在云南中缅边境活动,实地查看了界桩、边界设施、瑞丽口岸、中缅油气管线和“一寨两国”边境社区。

事实上,外交虽涉及边界事务,有“牵头或参与拟订陆地、海洋边界相关政策”“组织有关边界划界、勘界和联合检查等管理工作”之责,然而外交部长巡视边界确实罕见。

5年前,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提出其“一带一路”倡议,缅甸作为中国前出印度洋的战略通道而更显冲要。近些年,中国一直在试图将这一战略构想付诸实施,一些早在缅甸军政府执政时期酝酿的项目如中缅油气管道、滇缅铁路、密松水电站乃至皎漂港被反复提及。不过,中缅的经贸合作并不顺利。

根据2019年2月份缅甸央行公布的数字,中缅贸易总额达100亿美元,但因为其中多为灰色交易甚至非法交易,实际贸易额只有35亿美元。而根据中国商务部公布的数据,尽管中国是缅甸的第一大贸易国,2017年中缅两国双边贸易总额135.4亿美元,同比增长10.2%,然而如从1988年算起,20年期间双边贸易总额仅仅增长了2.2倍。

其实,缅甸军方与中国政府保持了相当密切的联系,历年互访频繁,但是对中国的投资活动并不完全放心,尤其是面对西方世界所伸出的“橄榄枝”,更是认为自己拥有了更多回旋的空间。加之,缅甸中央政府一直无法解决北部严重的地方割据力量,局部局势动荡,一系列合作面临冲击。密松水电站、皎漂港都面临类似问题。

自昂山素季及其领导的民盟上台后,缅甸民选政府乃至昂山素季本人无法实现政治改革的突破,处理好与军方的关系。比如1月29日民盟向议会提交一份修宪提案虽然获得通过,但现场并不愉快,军方议员代表甚至一度起立沉默数分钟以表达抗议。另外,“21世纪彬龙会议”启动迄今,缅北地方割据问题的解决始终是知易行难,军方与“民地武”的冲突仍然时有发生,更严重的是,若开邦问题让昂山素季遭遇最为严厉的国际抨击。

在此背景下,昂山素季迫切需要在改善民生、发展经济上打开突破口。2017年,正是王毅与昂山素季接触,不仅在罗兴亚人问题上为后者提出了“四步走”战略缓解了国际压力,更提出了“人字形”中缅经济走廊计划,让中缅合作进展进入快车道。

2018年10月份,中缅签署木姐-曼德勒铁路项目可行性研究备忘录,希望建设预计全长431公里、时速160公里的铁路改善连接中国云南的交通。同年12月份,缅甸总统府宣布成立国务资政昂山素季为主席的实施“一带一路”指导委员会,该委员会已在近期召开第一次会议宣告进入正式运作状态。而近期,一则消息声称中国有意重启搁置近8年的密松水电站项目,也从侧面反映了中缅合作的新趋势。

事实上,正如上文所说,缅北割据势力的存在已经成为中缅合作的不确定性因素。从历史上看,中国与缅北“民地武”存在千丝万缕的关系,从晚清封贡体系崩溃和英国殖民造成的边界模糊,到国共内战时期的国民党军队败退和随后的中共革命输出,这一切让中国很难从单纯的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去看待缅北问题。现实模糊造成外交路线摇摆、中缅边境动荡不安,甚至造成炮弹落入中国一侧,难民涌入、边民伤亡。

近年,中国外交部亚洲事务特使孙国祥一直奔走北京、内比都和缅北各武装力量之间,但因为边界线两端地方与地方、地方与中央、中央与中央利益纠葛错综复杂,中缅边境一直是一个鱼龙混杂、充斥赌博毒品性交易等犯罪活动的灰色地带,不仅为边控制造了困难,也冲击着中缅的外交互信。

王毅出现在中缅边境释放了清晰的信号:中国将严肃整顿边境控制。这意味着非法交易泛滥、缅北失序波及中国的局面会成为过去。或者说,中国将不再是缅北战事的庇护所。2018年,中国宣布成立移民管理局并纳入部分边防力量。有消息称,即将召开的中国“两会”将重提军方31名代表提议的《国家边界法》制定。不久期,中国陆军边海防学院国家边海防工作研究室主任侯胜亮警告说,“我国一些边海防政策法规不同程度地暴露出缺漏、滞后、模糊等问题,尤其是不接轨、不规范、不系统的问题比较突出,严重影响边海防建设发展。必须要有一套统一、完备的边海防法律体系作有力支撑,才能为建设强大稳固的现代边海空防、有效维护国家领土主权利益发挥服务保障作用。”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穆尧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