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贸易谈判进入冲刺阶段 特朗普误判被指缘木求鱼

+

A

-
2019-02-20 04:12:31

美国农业部的团队于北京时间2月14日至15日参与了在北京的贸易谈判。美国农业部副部长森斯基2月18日表示,谈判富有成效。

森斯基(Steve Censky)说:“美国希望中国承诺他们将落实在世界贸易组织框架下承诺的小麦、玉米和大米的关税配额,还希望看到中国将有一个正常运作的生物技术批准程序——在动物药物,兽药和激素方面遵守国际标准。”

此前,美国白宫官方宣布3月1日是美国与中国达成贸易协议的硬期限,一旦双方无法达成贸易协议,美国将会启动对中国出口美国的2,000亿美元商品的关税从10%提升至25%。 由此被广泛认为,中美贸易谈判已经进入了极其关键的冲刺阶段。

就中美贸易谈判的核心焦点问题,陆媒财新网2月20日刊发美国亚洲协会国际事务委员会委员、台湾大学财务金融系兼任教授刘忆如的文章称,整体而言,减少中美贸易逆差容易,要求结构性改革困难。

2018年中美贸易战一开始时,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常挂在嘴边的是中国的贸易顺差对美国造成伤害,包括夺取了美国人原本应有的就业机会。当时的特朗普秉持的是16世纪到18世纪盛行的重商主义思想,也就是将贸易视为零和游戏,顺差的一方是赢家,逆差的一方是输家。

时至当下,贸易战开打至今近一年,特朗普现在重点转移,较少针对中美逆差问题“放炮”,转而将矛头对准中国结构性议题“开枪”。

特朗普数度声明若中国不能就其产业政策及补贴行为进行改变,中美贸易战就不可能结束。但是对中国来说,即使“不公平的贸易壁垒”应该要消除,但是要放弃产业政策或停止补贴,自是难以接受。

习近平此次在北京会见美方贸易谈判代表团时说:“中美合作是最佳选择,但合作是有原则的”。文章分析称,在中国经济成长放缓的当下,若特朗普期待中国因此希望贸易战尽快落幕,因而无条件地答应美国的诉求,应也只是缘木求鱼。

而就特朗普的重商主义思想,文章称,该理论早已被总体经济理论和实证经验推翻。贸易增进买卖双方的利益,因此不论顺差逆差都没有输家。当一个国家对商品的总需求超过其总生产时,就会产生进口大于出口(以满足其超额需求)的贸易逆差结果;相对地,需求小于生产时,就自然地会产生贸易顺差。因此,美国之所以近40年来呈现贸易逆差,并不是谁占了它的便宜,而只是美国的需求远高于美国的生产所致。相对地,节俭且需求小于供给的亚洲各国,则基本上产生长期的贸易顺差。

所以,造成美国贸易逆差的,并不是中国或其他世界各国,而是美国自己。

而数据显示,中国的整体贸易顺差事实上已逐年缩减,但美国的贸易逆差却至今仍继续扩大中。

例如,中国整体贸易顺差自2016年的5,107亿美元,降至2017年的4,225亿美元,再续降至2018年的3,518亿美元;其GDP占比更由2016年的4.6%,一路下滑至2017年的3.5%及2018年的2.6%。相对地,美国的逆差却自2016年的5,000亿美元,一路扩大至2017年的5,500亿美元,以及2018年的估值6,000亿美元。

所以,如果美国人未来的总需求继续超过总供给,或者储蓄过低的生活习性没有改变,则就算哪天中美逆差问题解决,整体而言美国仍会是贸易逆差国,只是进口和逆差的对象改变而已。

另据最新消息显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特使、中共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中方牵头人刘鹤将访问华盛顿,参加于2月21日至22举行的第七轮中美经贸高级别磋商。美国选择哪条路,或甚至是否要找个台阶下,将决定贸易战的未来走向,也将直接影响全球资本市场的表现。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综编:施予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