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万亿后不搞“大水漫灌” 李克强喊话中国改革回应质疑

+

A

-
2019-02-21 12:44:18

受民营企业经营信心不振和中美贸易战等内外因素影响,中国经济一度出现下滑势头,为应对不确定性局面和确保经济增长不致失速,中共最高经济管理层接连发力“六稳”稳定经济。其中,2019年开年1个月内中国央行两度降准并支持银行发行永续债,这被市场和外界质疑为中国版“量化宽松”和“强刺激”。

北京时间2月20日,在最新一期中国国务院常务会议上,中国总理李克强讲话高调回应市场关于中国政府在压力下大搞“量化宽松”的质疑,李克强强硬表态称“我在这里重申:稳健的货币政策没有变,也不会变。我们坚决不搞‘大水漫灌’”

“现在强总温刺激”

2019年开年,中国央行就宣布,1月份分两次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共计1个百分点,这一举措总计向市场释放1.5亿元(1元人民币约合0.1467美元)流动性,同时,1月下旬中国央行创设“央行票据互换工具(CBS)”支持银行发行永续债补充资本金,有市场人士将这些动作解读为中国式的量化宽松。

“现在强总温刺激”(图源:新华社)

“量化宽松”通常是指,在短期政策利率降到零之后,央行继续增加流动性供给,特别是通过购买中长期资产包括风险资产,从而人为压低中长期市场利率。美国2008年金融危机后,美联储在其主席伯南克(Ben Bernanke)主导下推出数轮量化宽松,以救助和提振危机中的美国经济。

但伯南克的量化宽松因其带来的问题亦广受质疑,批评者指这一央行非常规刺激方案一旦启动其退出极为困难,迟迟不予退出又会带来诸多风险。在金融危机整整过去10年之后的今天,美联储仍未能完全从此前数轮量化宽松中全身而退。

对量换宽松式的货币放水心有余悸,中国政府有着自己更为独到深刻的理解。此前美国金融危机期间,中国政府在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主导下推出4万亿财政刺激叠加10万亿银行贷款为主的救市方案。这一经济刺激计划短期内大为提振了危机中急速下滑的中国经济,但是也在长期中给中国经济带来一系列结构性难题,诸如产能过剩、僵尸企业以及宏观债务风险等。

有鉴于此,尽管自2010年开始中国经济就进入持续下行通道,中共习李新一届班子上台执政以来,一直顶住压力避免出台新的大规模高强度政府刺激方案,坊间一度将这一做法戏称为“过去温总强刺激,现在强总温刺激”。

而此番李克强再次强硬表态“坚决不搞‘大水漫灌’”以回应外界质疑,这表明尽管中国政府会根据经济形势变化对政策作出预调微调,但是在大方向上仍将秉持此前既定的经济政策不变。

解决中国问题“根本途径是全面深化改革”

中国经济的深层次问题不是货币太少和缺乏流动性,中国的问题是货币传导机制不畅,资金无法流入以中小微民营企业为主的实体经济。

在表态拒绝“货币放水”“强刺激”之后,李克强强调:“解决中国发展的长远问题,根本途径是全面深化改革,推动高质量发展,以促改革、调结构促进经济稳中求进。”他并要求,相关部门要认真分析研究今年以来实体经济和中小微企业实际贷款的变化情况,要吃准“问题”,采取有针对性的措施。

中国广义货币供应量(M2)与GDP之比已经超过220%,全球第三高。中国非金融企业负债相当于GDP的170%,也属全球高位。与此同时,中国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一直很突出,虽然中国政府很重视这个问题,也采取了许多措施,但问题并没有得到根本性的缓解,在2018年甚至变得更加突出。

中国的金融体系的运行风格及其优缺点十分鲜明:适合支持国有企业,不擅长服务民营企业;适合支持大企业,不擅长服务小企业;适合支持制造业,不擅长服务服务业;适合支持粗放式发展,不擅长服务创新型增长。

造成这一局面的原因很简单,中国的银行做风控要看财务数据、要抵押资产,另外,粗放式扩张的不确定性相对低一些,资金配置决策也就比较容易。但银行主导、政府干预的旧有金融体系,已经不太适应未来以民营企业为主、创新驱动的新经济增长模式。

中国人均GDP从2007年的3,600美元上升到2018年的9,600多美元,中国经济原有的低成本优势迅速丧失,中国经济下一步只能通过产业升级保持竞争力。这就需要靠创新,而创新的主力军是民营企业,因为民营企业贡献了中国国内企业专利的70%,国有企业只占到5%。

从根本上说,中国经济正在进行艰难的转型,但金融体系远没有跟上。现在中国经济增长要靠创新、要靠民营企业,而金融体系恰恰既不适合支持创新也不擅长服务民营企业。过去40年这些问题也存在,但矛盾没有这么突出,今天却成了影响中国宏观经济的大问题。因此,要让资金顺利地流到民营企业,中国需要改革现有的金融体系。

除了改革中国现行金融体系,针对民营经济的制度改革和理论创新也成为了紧要课题。

在2月16日举行的中国经济50人论坛2019年年会上,清华大学教授魏杰表示经过大量调研发现,中国民营经济不是要优惠,他们只要公平、平等。魏杰并称民营企业急切盼望理论创新,现有理论已经不能解释民营经济了,“现在理论只讲必要性,不讲必然性,反复讲就业增长之类的,好像需要我们是无奈的选择,消灭我们是伟大的理想,我们没法接受这种理论”。

魏杰并称,针对民营企业的现行法律必须调整,必须保证法律的公平、公正。“现在同样一个犯罪行为,发生在民营企业、国营企业,法律准则都不同,怎么让我们感到不安。”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维丁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