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不搞私有制 农村土地公有与私有的利弊得失

+

A

-
2019-02-21 10:12:49

中国2019年一号文件《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坚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做好“三农”工作的若干意见》在2月19日公布,其中关于农村的土地制度改革决定着中国农村和城市未来发展的走向,影响深远,引起各方关注。

此次一号文件阐明了农村土地制度改革的重要内容有三点,一是明确提出“不搞私有化”,土地的所有权、承包权、经营权可以三权分离。二是试点较成熟的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将“全面推开”,加快建立城乡统一的建设用地市场。三是坚持保障农民土地权益、不得以退出承包地和宅基地作为进城落户的条件。

农村集体经营性土地入市,将形成与城市国有土地竞争的局面,有利于中国房地产市场的健康发展。农民进城落户仍能保留在农村的土地权益,让农民工在城市落户无后顾之忧,有利于推进中国的城市化进程。这两项制度改革都将改变中国未来的发展格局,可以说意义重大。

中国新一轮土地制度改革影响深远(图源:VCG)

不过最值得关注的还是“不搞私有化”——这是最根本的制度坚守,影响一切。关于中国农村土地制度的变革,一直有两种取向:一是土地私有化,直接把土地分给农民;二是坚持土地公有制,在承包权、经营权上做文章。显然,中国政府选择了后者,这既符合中国执政党一贯的意识形态传承,也是因为古往今来的历史经验,让中国政府继续选择给农民一个最后的安全保障。

暂且放下政治价值的判断,两种所有制对中国农民和中国社会的发展具体有怎样的影响呢?

先说私有制。把土地的所有权分给农民,实现农村土地的私有化,会带来哪些变化?好的方面有以下几点:对农民来说,一是农民真正成为土地的主人,他可以自由的处理自己的土地。是留、是租、是卖,他可以根据自己的生活情况相宜处置。二是农民获得独立的人身自由,不再被束缚在固定的土地上。他如果想从山东到广东做农民,可以把山东的土地卖掉,到广东再买一块地,方便可行。当然有其他想法如进城摆脱农村,农民也不会被土地绊住手脚。

对社会来说,土地私有制有利的是,一、产权清晰,交易方便,有利于土地要素变成资本要素,实现农村土地的有效增值,帮助农民发家致富。二、土地直接买卖,可降低土地交易成本,便于土地兼并集中,实现大规模农场经营——这是未来中国农业经济发展的方向。如此不仅可以杜绝承包扯皮的现象,还可以促进中国农业的现代化。三、不再把土地作为农民的最后保障,可促进中国完善包括农民在内的全体国民的社会福利,逼迫中国向现代化的福利社会迈进。

万事有利就有弊,私有制的弊端是,不善经营的农民有可能错误的把土地卖掉,在中国福利制度不健全和城镇就业机会有限的情况下,他们可能面临生存困难,给社会带来不安定因素。对中国社会来说,在土地私有制的情况下,政府不可能再轻松的征地,不利于公共工程、基础设施的建设。

公有制的优点,对农民来说是,土地的承包权不变,经营权可以出租,土地要素部分活了,有利于农民从土地获取更多的收益;再者,土地不能买卖,农民可以有一份土地的保障,不用担心一无所有。对中国社会来说是,一方面有利于社会保持稳定,另一方面土地公有便于政府征地,开展公共设施的建设。

公有制的弊端是,农民无法获得土地的所有权,土地资产要素不能被完全激活,农民因此获得的收益可能会降低。第二,农民无法获得完全的自由,除非决心放弃自己的土地。对社会来说,因为产权不明晰,土地经营的成本会增高,各种经营合同可能出现更多的权利纷争现象;其次,不利于中国土地的集中大规模经营(如果组织得当也可能相反),小农经济的状态可能长期延续;其三,依赖土地给农民保障,有可能延缓中国现代化福利社会的建成。

总之,农村土地的私有制、公有制各有利弊,不能一概而论。中国政府既然从自身价值和历史经验考量,选择了公有制,或许可以想办法最大化发挥公有制长处的同时,通过吸取私有制的长处来规避公有制的短处,尽量激活农村土地市场,尽量赋予农民更多的选择自由,尽量给企业或个人更简便的经营环境。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本次土地的所有权、承包权、经营权分离,其实就是良好的尝试。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苏天泽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