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的蓝图与现实 雄安与粤港澳各有挑战(一)

+

A

-
2019-03-01 19:48:04

进入2019年,中国先后发布了河北雄安新区总体规划(2018—2035年)》和《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给中国区域整合发展注入“强心剂”。区域整体规划,被视为中国后续经济发展的重要动力。不过,在新时代的这种发展方式,会一帆风顺吗?

事实上外界已对这两个规划有着各种解读分析,不过在中国独立智库——安邦咨询的公司创始人、董事长陈功看来,很多解读都是评论性质的,并没有太多意义。本次专访共分两篇,以下为第一篇。

陈功认为,落笔雄安的战略决心无疑是正确的,但是如何实现的问题很大。

多维:从2017年4月雄安新区开始规划到如今已然近两年了,去年4月中国发布了发布了河北雄安新区总体规划(2018—2035年)》。这是中国推进区域整合发展的重要行动。你能否简单介绍一下雄安新区现在发展的情况?

陈功:
雄安新区的建设报告有很多,我就不多讲了。我对雄安新区的观点总体上没有改变,还与以前一样。我想重点指出的有两点:

第一,从战略高度看雄安新区,这个战略决心无疑是正确的。因为中国要扩大市场空间,推动中国整体的增长形势向好的方向转变,必须要有一个大手笔才能解决问题,中国经济90万亿的总体量,小打小闹根本不行,而雄安新区就是一个新的增长点。

第二,如何实现的问题很大,坦率地说,面临的挑战很大。现在的搞法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新城建设,找一些国外设计师画画图、找某些规划院拿来点概念,然后建点广场和大楼,给大家看看,希望“以后一切都好”。这样的搞法放到内蒙或是山东,建个城市的新区恐怕可以,但要做好雄安,我只能说可惜了。

被寄予厚望的雄安新区,成功与否尚有疑问(图源:VCG)

多维:能不能具体展开谈一谈,您为什么不看好雄安?

陈功:
我的工作主要是做推导,面对各种各样的信息,一个问题一个问题地推导下去,形成一种逻辑,有点像做数学题一样。研究未来问题都是要做推导的。什么是分析?分析就是推导,与搞评论有很大的区别。

雄安新区刚刚提出来的时候安邦就做过一番研究,在一番推导后,得出的结果不是令人特别乐观。当然原因有很多。

首先,时代背景都不一样。

雄安新区提出来后,它的定位、设想也有几次改变,一般社会大众不会特别注意这些微妙的变化。比如从特区到新区,从新区再改到新城,甚至有人提出雄安市,成为完全独立的城市。这些微妙的改变意味着,雄安在实践过程中可能遇到了很多问题,才会进行这种改变。

当然,从战略方向上看,提出建设雄安新区的思路是很正确的。因为中国的确需要一个新的市场,来支撑起中国北部地区的发展后劲。

现在北方地区的经济处于危急之中。北京的经济增速已下滑到6.6%;天津更是全国倒数,仅仅3.6%;山东也有很强烈的危机感,所以最近在扩大济南的区划上做“文章”。河南省会郑州的主要产业靠富士康带动,但富士康的产业模式是非常糟糕的一种,对整个经济增长的结构性影响非常大。其发展模式是大规模代工装配,主要依靠订单,订单增多意味着工人就业机会增多,但这些工人基本上都是普通的装配工人,属于蓝领工人,其中不乏大量年轻劳动力。他们只能挣点小工资,未来的发展更谈不上。如果一直这样做下去,这些年轻人未来的学习机会、提高的机会、投入市场创业的可能性都会有很大影响,长远来看对郑州的影响非常大。

综上,无论从增长模式还是现在的增长来看,中国北方地区的经济增长都处于危机状态,需要一个大手笔来摆脱这种形势。选择雄安或者其他地方,目的都是一样的,即为了摆脱经济增长的颓势。

目前最关键的问题是如何去实现这个目标,这就涉及到具体执行层面。从时代背景方面看,如今与改革开放之初相比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其一,当年搞特区的时候有源源不断的廉价劳动力供给,中国老百姓可以接受相对低的工资,能承担非常大的工作量,还都很愿意干。其二,当时中国拥有源源不断的年轻人,这些劳动力与资本结合后可以变成一种非常强大的力量,于是创造了经济奇迹。

但现在的时代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如果仍按照过去搞特区的思路,我估计是完不成上面制定的目标的,因为很多时候是在执行方面会出现问题。

大家都已注意到,雄安新区在创新方面画出了一个雄伟蓝图,强调各个方面的创新,从产业到开发再到技术,最终希望形成一个制高点。只有以一个创新高地的状态,才能够在整个华北经济区域中形成支撑性的作用。但现在看,这种创新高地恐怕很难实现。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青苹 甄言 元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