舆论场:进击的华为

+

A

-

“完全正当”、“不当沉默的羔羊”、“公道自在人心,正义终将到来”……

华为起诉美国政府,给人留下了非常多的遐想(图源:VCG)

1/1

人们开始怀疑,习近平在3月底或4月初与特朗普会面并签署协议的计划能否实现

2/2

任正非曾说,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图源:VCG)

3/3
上一张 下一张

这是当中国企业华为宣布起诉美国政府后,中国官方进行的一系列表态。与以上官方的克制的气氛相比,中国舆论场中显得相对更为直接和乐观。此前有路透社爆出,华为公关团队一位高级人员用“我们受够了”来表达近一段时期的切身感受,而中国社会舆论的反映和判断也几乎是一致的:中国开始了反击。与此同时一起到来的,又是一轮支持华为的民族情感的迸发。

不过可以明显感觉到,在经历了从“厉害了我的国”的毫无克制的盲目乐观,到之后的中兴华为事件以及中美贸易战,中国已然崛起的幻觉以及情绪被啪啪打脸后,中国此时的舆论场明显克制了很多。

这种克制最主要体现在开始认真思考和讨论华为即将面临的问题。很多评论看到华为拿起了法律武器来维护自己的权力,并对这种行为给予了正面的评价,但对于是否真正能够获得法律的支持持保留态度。例如中国具有民族主义倾向的媒体《环球时报》的主编胡锡进在其微博中明确支持:华为起诉美国政府是有勇气之举……华为能不能赢这场诉讼很难说,但它一定能够通过这场诉讼赢得西方的更多人心。

事实上也由于这种冷静的态度,而非“一定要胜利”的那种输不起的民族情绪,让社会以及更多的人看到了该事情将要面临的困难和希望,而这些问题也得到了充分的讨论。正如众多中西方媒体中提到的那样,中国企业三一重工胜诉以及俄罗斯卡巴斯基的例子能够提供一定的借鉴意义,但也由于很多层面的不同导致华为此时不可盲目乐观。

从舆论整体反应来看,并不太看好此次华为胜出的声音占据多数,据德国之声报道,一些法律专家表示,华为对美国政府的控告非常可能失败,因为美国法院不愿对政府部门做出的有关国家安全决定进行修正。政府条约律师特纳(Franklin Turner)也对路透社表示,对华为而言,“这场官司将非常艰难,因为国会拥有很广泛的权限保护美国的国家安全不受威胁。”

当然结果也并非一定会失败,而此时讲“不以胜败论英雄”也并非阿Q式的精神胜利法,因为这种客观态度才是取得未来的正确态度。《金融时报》FT中文网公共政策主编刘波的文字《让法律的归法律》具有一定的标志意义,他看到了华为此次诉讼意义的另外一面:尽管这次华为起诉的胜算也许不是很大,但这是华为充分利用美国法律规则的一次良好尝试,这应被视为一次理性的维权之举,而不应被过度地置于中美大国冲突的语境之下去看待。华为应当首先被看作一个追求自身商业利益的企业,而不是某种民族符号或者大国竞争的棋子。

同样发表在《金融时报》的文字《美国单边行动阻挡不了华为崛起》则从另外一种视野去看待这场“官司”。文章作者是新加坡国立大学(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的马凯硕教授,正如文章标题表达的那样,华为已然技术领先,而中国崛起也是无法阻挡的事实。文章也明确点明,美国政府就是做出了打压中国电信设备制造商华为的战略决策。文章要表达的是,即便美国在此次“官司”中胜出,但也于事无补。

该文指出,“美国的警告是质问发展中国家:你能相信中国人不会监视你们吗?但是这些国家大多明白他们已经被监视了。”文章拿美国泄密者爱德华•斯诺登(Edward Snowden)作为例证,并且引用了一位亚洲专栏作家的评论,美国“在让各国相信实施间谍行为的中国比实施间谍行为的美国更危险上正面临极大困难”,来证明美国此举并无太多用处。

让法律的归法律,让商业的归商业,市场会做出最终的选择。华为从面临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封锁,如今已有多个国家开始松动。瑞典的爱立信、芬兰的诺基亚以及韩国的三星,希望尽快推出5G服务的欧洲电信运营商都乐于淡化华为构成的潜在安全威胁。英国政府也宣布华为5G设备风险可控,新西兰重新表态称从未将华为排除,德国政府也正考虑让华为参与本国的高速互联网基础设施建设,法国三大电信运营商SFR、Free、和布依格斯电信(Bouygues Telecom)决定信任华为,用华为5G设备替换掉其原有设备……

有中国网友总结:中国需要的是用感性无条件的支持华为,用冷静去分析官司的胜败,用理性去思考中国企业在走出去的过程仍待习惯、运用以及改变的规则。或许正如胡锡进指出的那样:“只要华为能够证明它的设备是先进和清白的,它为打消人们的疑虑也尽了最大努力,那么它赢了这场官司,将是美国政府的失败;它输了这场官司,将让美国司法体系威信扫地。”可以说,华为输得起,而美国已输不起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元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