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层减负背后 中共难解的官场困局

+

A

-

大概每一代的统治者都要回答这样的一个问题,如何打造一个兼具服从命令与高效运转的官僚体系,中共也不例外。但是古今中外,领导者对官僚体系的整理从未停止,因为问题似乎从来就无法全部解决。

“基层减负”忽成热词

2019年中国全国两会期间,“基层减负”低调出现又很快被中共高层高调推进。北京时间3月5日,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在其政府工作报告中令人意外的批评监察系统,称 “督查检查考核过多过频、重留痕轻实绩,加重基层负担。”

督查制后遗症基层负担重成为2019年中国全国两会上李克强的政府工作报中“自省”内容(图源:Reuters)

正当外界讲注意力集中在“督查”二字上面的时候,3月11日,中共中央办公厅(简称中办)下发了一则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指示的《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明确将2019年作为“基层减负年”。为彰显中南海推进此次基层减负的决心,这则文件称,运行整治形式主义的工作机制将有中办牵头,中共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中共中央组织部、中共中央宣传部、中共中央改革办、中共中央和国家机关工委、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中国国务院办公厅、中国全国政协办公厅等参加。

中纪委书记赵乐际则在3月12日参加辽宁代表团参加审议时表示要:督促领导机关和领导干部从本级、本人查起、改起,着力解决一些困扰基层的形式主义问题。中纪委官网甚至为此专门做了一份调查问卷让网民表达对“基层减负的各项措施”的看法。而中共党媒人民日报海外版旗下的自媒体公众号“学习小组”又以“习近平:这种状况必须改变”为标题加以推送。

筹谋多时的“文件”

这种紧锣密鼓、多方发声的方式,让外界能隐约感觉到此事不同一般,而如果留意了最近中国党政领导人的言行,便可知中办的这则文件并非下发突然。

首先,文件本身就点明了“去年年底,习近平总书记在一份材料上作出重要批示,强调2019年要解决一些困扰基层的形式主义问题。” 至于习近平所批示的是哪一份材料,尚未有消息曝出。但可以确定的是,至晚去年年底中共的最高领导人已对这个问题有了明确的指示。

除此之外,在今年中国全国两会期间,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政府报告中对于基层负担过重的问题已经有了铺垫。就在李克强作政府工作报告的前几天,习近平在中共中青年干部培训班上刚告诫这些“接班人”要“敢于负责、勇于担当”。一周之内,中国党政一把手齐齐强调基层负担重,可知中办的这纸宣文已是筹谋多时。

不可忽略的基层官场

自从中共十八大以来,因为中南海推进反腐,涉及高层的反腐风暴曾经吸引了外部的极大部分眼球,基层似乎一直缺乏足够的关注。但随着中共改革推进落实的需要,基层官场问题层出不穷显然已经引起中南海的注意。

较为普遍的便是监守自盗。在中国最基层村一级组织中,因对权力的监管难以有效全面覆盖,时常发生村干部中饱私囊民众的各种补贴,造成官民矛盾。除此之外,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在基层十分严重,“门难进,脸难看,话难听,事难办”曾一度是中国民众给基层官员官僚主义做派的形象描述。基层官员处在与民众接触的第一线,影响着民众对中国党政形象最直接判断,此种基层问题日积月累便是中国官民对立的原因之一。

如果说这些老问题已多多少少在中共的整治中得到收敛,那一些新问题的产生则不得不让中共引起警惕。在中共进入改革的深水区,改革成效并不被十分看好的情况下,问题就锁定在了落地上。

外界皆知,自习近平上台以来,其着重解决“政令不出中南海”的前朝旧账,解决中共中央政策“卡脖子”的问题,而进入习近平的第二个执政周期,“政令不出中南海”的问题已异变,“立中央,强权威”的政治路线在摆脱“九龙治水”的局面之后,又产生了中央政策在基层执行不到或是乱执行的问题。

李克强曾在中国国务院会议上讲过一个实例,一个不足一岁的孩子在办理户口转移时却被要求开具无犯罪记录证明,一位按规定申请补助的老人被要求出具“自己还活着的证明”。李克强在上任之初便大力提倡“简政放权”,提高政府机构的办事效率,简化民众的办事程序,但政策传达到基层仍是反应迟钝或是无动于衷。政令出了中南海,却难以在基层落地,这也就形成了中共高层与基层割裂的局面,中南海“孤单”高悬。

当今决策者定下“三大攻坚战”(精准脱贫、污染防治、防范化解重大风险),其中“扶贫”与“污染防治”的成败与基层官员的执行力息息相关。在扶贫临近习近平定下的时间大限,污染防治加速推进的关键时期,可以说,基层的执行效果攸关中南海头号人物的政绩单。

旧的问题尚未完全解决,新的问题又产生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江流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