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西藏】漂泊六十年 达赖喇嘛已非西藏治乱关键

+

A

-

流亡藏人的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出走已有60年。至今他仍怀揣着其不可能实现的大藏区梦想继续在海外漂泊,而无论是流亡者还是中国大陆境内的追随者,都似乎会因其选择而改变处境。

的确,这是事实,人们总是习惯以“西藏问题”概括之。然而,60年已经过去,所谓西藏问题究竟是什么问题?是彼此无法释怀的60年对抗历史,还是现实中对藏区主权的争夺?

事实上,无论今天达赖喇嘛做出怎样决定,今非昔比,西藏早已不是那个他离开前的西藏,而流亡藏人也不再是当初他带走的那批藏人。所谓西藏问题已然不是现实之争,反而是对于历史的耿耿于怀与无谓的舆论争吵而已,丝毫改变不了现实。

达赖喇嘛的政治主张依然存在,但是依旧不清晰(图源:Reuters) 

被控诉的西藏民生

达赖喇嘛及其流亡追随者一直认为中国境内藏民生活在一个困难的处境中,没有信仰自由、文化被摧毁、信仰被干扰……,甚至认为一直处于政治高压下,他一直控诉和认为这是最紧迫的西藏问题。

从地理位置上来看,西藏位于亚洲腹地的青藏高原,青藏高原的平均海拔在4,000米以上,是全球最高最大的高原,素有“世界屋脊”支撑,可以知晓,西藏的地理位置有多么特殊化。

加上西藏的“一年无四季,一日见四季”的日温差变化,且大部分耕地面积分布在江河干、支流的河谷阶地、湖泊平原和山麓斜坡一带,自然对农业发展有着极大的影响。

不过,这些阻碍并未阻挡西藏的经济发展。

2018年西藏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增长18%左右,地区生产总值增长10%左右,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10%以上,农牧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13%以上,居民消费价格指数控制在4%以内,城镇登记失业率控制在3%以内。大量藏民都已经过上了比较小康的生活。

如今的西藏藏民生活水平明显有着极大提高,已经不是原来一穷二白的境况。据统计,2018年前三季度GDP总量达到1,044亿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5美元),2018年西藏人均GDP达到34,751元人民币。

虽然与中国大城市相比,西藏依旧还处于初步发展阶段,但相对于甘肃、宁夏等地区而言,西藏经济发展速度明显加快。

其实,自1951年以来,中共中央政府对西藏的各项财政补助的贡献都超过了当地的经济发展本身所带来的贡献。如2013年,中央政府补贴西藏约808亿元人民币,这一数字是当地经济产出的112%。

其中,中共中央政府提出“对口援藏”的口号,18个省市对口支援西藏的区县,在支援的区县城乡建设学校、企业,派遣官员去当地工作,并指示中国国有企业向西藏投资。

这一系列措施,都在加大力度促进西藏经济发展。目前西藏经济处于“输血”的经济发展,自给自足不是问题,未来会逐步向“造血”方面转变。

达赖喇嘛的责任是什么(图源:VCG)

人道主义难题——流亡藏人

流亡藏人当下的处境是中共必须面对的人道主义难题。他们追随达赖喇嘛自我放逐,但是处于信仰似乎又无可指摘。

流亡藏人皆因1959年达赖喇嘛出走而起,他们的生活和国际处境一直以来都比较艰难。

据了解,现在全球大约有15万流亡藏人,他们常年处于颠沛流离的状态,其中生活在印度的约有10万流亡藏人,这些人在印度寄人篱下,只能以难民身份生活,无法取得土地和不动产,谋生十分不易。不少人表示,“无政府,无人管,达赖喇嘛让我们很受伤”。

另外,在政治上流亡藏人处于被歧视的状态,在达兰萨拉警察处理藏人与印度人冲突时偏袒印度人,已经是公开的秘密。达赖喇嘛对这些流亡藏人负有历史责任,他有义务带领他们结束流亡状态,找回应有的生活稳定。

中共方面并未拒绝流亡藏人回归故土,所以流亡藏人是否回归或者未来该何去何从的问题上,关键在于达赖喇嘛的抉择。

达赖喇嘛的未来

已有84岁高龄的达赖喇嘛,出走已有60年,尽管追随者众多,甚至可能影响到境内的藏区,但是更多的时候他已经变换成为一个符号,一个象征。

甚至可以说,国际社会如此关注西藏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达赖喇嘛。

但是,这已经不是迫在眉睫上对中共如坐针毡的问题了。也许达赖喇嘛曾经发挥了相当作用,尤其是对境内的藏民,但是正如人们所看到的,随着他的世俗影响力的消退,他是否还会成为所谓的问题呢?

现在达赖喇嘛必须面对衰老和死亡的问题,所以曾经提出要终结“转世灵童”的问题,以此来与中国政府抵抗。但灵童转世的传统已经成为其历史文化十分重要的组成部分,达赖喇嘛单方面废除已然不作数。

正所谓,时移世易,情况逐步有变,应对策略也需要作出调整。可惜的是,达赖喇嘛并未看到中国内外环境的变化,他继续错失着与北京和解的机会,也还幻想着不可能实现的大藏区梦想,导致他处于现在的窘境,依旧还在颠沛流离的生活着。

概而言之,中国境内的西藏正在稳步的发展经济,藏民的生活稳定。达赖喇嘛与其那些追随的流亡藏人们还在上演一场“自我救赎”的戏份,当落下帷幕后,留下的只有自己无望奔波的痕迹。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林瑾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