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桥经验”下的社会治理 真能化解社会矛盾吗

+

A

-
2019-03-15 06:03:35

睽违40年,“枫桥经验”重新出现在中国大陆两会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标志着习近平念兹在兹的“群众路线”,将正式纳入到社会治理的范畴中。所谓的“群众路线”,是强调共产党和群众之间的连结,白话来说,就是要达到“党要领导群众,群众要支持党”的目标。放到社会治理的脉络下,无非是希望借由群众的参与,协助共产党发现并处理潜在的社会问题。

 

然而,群众何其多,在缺乏组织的情况下,共产党要如何动员近乎“一盘散沙”的群众呢?组织志愿者团队是一种常见的方法:透过基层党建,组织“党员志愿者”进行服务;或是招募一般群众成为“治安志愿者”,都是目前常见的动员群方式。
 

“群众路线”是习近平上台以来不断强调的政治运动,现在这阵风也吹到了社会治理领域

除了志愿者团队外,像社工机构这样的专业型社会组织,也在“群众路线”的动员范围内。近年来,“政府购买服务”的试点在许多省市陆续推开,透过这种模式,政府和社工机构建立起合作关系,并将它们纳为社会治理的一环。

 

社工机构之所以受到政府重视,主要是希望借重他们的专业服务手法,和沟通互动专长。此外,以社会组织形象示人的社工机构,也比较容易得到弱势群体的信任。

 

在这个思维下,社工机构被大量被引入拆迁、上访、小区治理等不同的社会问题中,希望借由他们的协助,缓解冲突。即使这些作法获得了一定的成效,但也同时带了一些隐忧。《多维新闻》在2015年走访了社工发展兴盛的广东,并在一个社区治理的项目中,发现了购买社工服务所带来的隐忧。以下地名和机构名,将以化名呈现。
 

 
“治标还需治本”的社会治理

业主维权是中国城市中常见的维权行动,基于小区管理的问题,或是产权明晰的争议,业主时常会组成“业委会”,向开发商或是物业公司争取权益,甚至走上法庭,对簿公堂。按照中国目前的法律,业委会须受到地方政府的监督指导,而居民又普遍认为开发商和地方政府之间存在千丝万缕的关系,因此,当争端没能有效解决时,业委会时往往会将矛头转向地方政府。原先单纯的民间矛盾,也瞬间成为了官民冲突。

 

对地方政府而言,如何将业主维权控制在可控范围内,甚至是防止它的发生,就成为一项重要课题。
 

业主维权是中国城市中常见的维权行动,地方政府也开始引入社工,治理这项问题(图源:腾讯)

广东省咏乡市政府便是在这样的思维下,寻求和社工机构开启合作,而最终就由在青少年服务和社区服务上具有多年经验的晨曦社工得标。而咏乡市政府的要求也相当明确,晨曦社工的工作目标,就是防范过激的业主维权行动。进驻江畔社区之后,晨曦社工首先举办节庆联欢、手工班等等的团康活动,吸引居民参加,也在过程中寻找“积极分子”。下一步,社工会筛选这些积极分子,并将他们培育为“楼长”,成为协助小区治理的志愿者。最后,社工将“楼长”们组织起来,鼓励他们成立业委会。如此一来,江畔社区就出现了一个政府所信任的业委会,一方面可作为居民意见的法定代表,另一方面,未来若发生业主维权,地方政府也能避免冲突失控。


透过了社工,地方政府培植了一个受政府信任的业委会,看起来似乎防范了冲突发生;但实际上,这种治理方式仍带有一定风险。

由于从楼长产生,到业委会成立,所有成员都是社工所挑选,而不是由居民推选产生,即使这样的业委会仍具有法定效力,但若有朝一日发生业主维权,不具民意基础的业委会能否真正领导居民,恐怕还是未知数。换而言之,政府虽然抢占了业委会的话语权,却没能处理维权发生的核心原因,不禁令人对实际效用打上问号。

维稳,一向都是中国社会治理的核心思维。但社会治理创新的焦点若放在如何限缩维权的影响程度,而不去处理社会矛盾的成因,终究还是治标有余,治本不足。时隔40年,“枫桥经验”的旗帜再度扬起,与其想着如何动员群众监控社会,政府还不如真正的走入群众,发现矛盾,对症下药。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沈朋達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