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文“松绑”基层 一场中南海的“自我批评”

+

A

-

细心观察的人会发现,一段时间以来,中国政治风向正在发生转变。中共决策层在政治、经济、外宣等许多领域都在做出政策上的技术性调整,一改之前的过激之处。新近发生的是中国总理李克强在中国全国两会政府工作报告中的一段“自我检讨”。

北京时间3月5日,李克强在其政府工作报告中令人意外的对监察系统过去一年频繁对基层考核的做法进行反省,称 “督查检查考核过多过频、重留痕轻实绩,加重基层负担。”一周之后,中南海随即下发《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明确将2019年作为“基层减负年”,被认为2019年要对中国官僚系统基层进行减负已经成为中共高层的“共识”。

李克强为何“反省”基层负担过重

作为一国总理,李克强对2018年中国政府工作的不足之处作出“反省”体现着一个政府对当前局势保持着清醒的认识。但细细看李克强的“反省”重在强调“督查”给基层带来的“负担重”问题就应该明白其在两会报告上细说此问题的原因。
 

当前中南海极为重视的基层负担重的问题恰恰是其力推的督查制所带来的,这样的状况令中共高层“反省”(图源:新华社)

若留意近年中国时政的人士或许明白,2012年十八大之后,随着中共在政坛乃至整个党内反腐与整风的推进,针对各地官方反腐与整风的中央巡视组、监管各地方政府时政实际效果的国务院大督查、专门查看各地扫黑情况的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以及督促环保的中央环保督察等,各式各样的督察组已经成为新时期中国政治生态的鲜明标志。随着2018年陕西“秦岭违建别墅案”震怒中南海内情的曝光,低调的中共“中央办公厅督查室”以及相应的中办督查组也出现在公众面前。

中国政坛大兴“督查”造成的一个结果就是李克强所说的“基层负担重”。中宣部下属的党刊《半月谈》曾经披露,2017年4月,原环保部对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大区污染防治开始历时一年、共计25个轮次的环保督查,而在环保部督查之前,相关县市还要自行提前检查几次,再有各类专项整治检查和日常的监察督导,仅环保一项平均每半个月就要检查一次。曾有中国政协委员调查,一个乡镇要对接上级的36条线,应对80多项考核,管理100多本台账。“上边千条线,下头一根针”,向来被拿来形容中国基层官员的艰难处境。面对繁重的督查考核,困境更甚。一方面疲于应付,一方面要顾及工作。但在督查的威慑之下,也难免就有“修饰”之举,甚而本末倒置,做事不如填表,应付检查,走走过场,从而倒向另一种“无奈”的“不作为”。 

尴尬的是,李克强曾对国务院大督查赞赏有加的称其是促发展的利器,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则借助巡查、督导在中国各地推进其反腐整风及扶贫环保工程。

“错”不在督查制

然而,这并不能就此否定督查制本身。毕竟其在前几年为保证中央各项政策落地有效实施起到了有目共睹的作用。但情况如此恶化,自然需要找出责任方。官僚主义当然是绝对根源,但中南海曾经做出的决策未尝没有“推波助澜”——并非有意,而是没有在事先充分考虑到可能产生的负面效应,而出台相应的预防措施。 

2012年之后,中共在强化督查考核机制上下了大工夫,特别是扶贫、维稳及环保等领域,不断强调各级政府要加强督查考核,推动工作落实。其本意当然是好的,面对官员无为的抬头,如果没有硬性指标作为束缚和驱动,整个官员体系会很快疲沓下来,造成可见的危机。

但是过犹不及和无所作为同样危害深重,而中南海当初的决策更多考虑到了后者,失衡自然要走向偏废,偏废就一定会发展到极端。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江流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