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第三梯队上位到后备干部消失 中共精英选拔制度再解读

+

A

-

迹象显示,中共正在加快对于中高层官员的“换血”。

日前,中共新修订的《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开始引发关注,媒体注意到,此次新施行的版本做了不少内容的修改、调整,例如新增了“人岗相适、人事相宜”等原则,同时删去了“注重使用后备干部”的表述。

在中国的官员提拔文化中,“后备干部”是重要的群体。例如中共2003年曾印发专门针对“后备干部”的《党政领导班子后备干部工作规定》。有学者总结,上世纪90年代东欧剧变后,中共能够屹立不倒并取得让西方侧目的经济发展,正是因为拥有后备干部这样的制度。这种制度保持了中共干部体系意识形态的统一性,能够避免诸多不稳定情形的出现。

中共官场新生力量选拔制度变更引热议(图源:VCG)

陆媒《凤凰周刊》曾在《解码中共“后备干部”》一文中称,后备干部制度诞生之初,是中共因应执政党应对人才代际更替危机,年龄自然是首要考虑因素。在后备干部体系中,省部级预备人才被规定在45岁到50岁之间,地厅级在40到45岁之间,而县处级在35到40岁之间。后备干部如果无法在预期的年龄段向相关的层级晋升,就意味着他们仕途可能将暂时原地踏步。据中国人事科学研究院前副院长、博士生导师吴德贵统计,目前大陆已形成形同锥状的后备干部群体,覆盖了多个层级。其中省部级后备干部1,000名左右、地厅级6,000名、县处级约4万名,加起来近5万人。如果再加上乡科级、国有企业、高校和科研院所等,总量数以万计。

正因为后备干部的特殊性和重要性,因此这次中共新的“选贤任能”条例中对于“后备干部”表述的删减,引发外界关注。

2012年后提拔方向的两次调整

中国媒体《瞭望新闻周刊》对此给出的解释是这表明“在选拔任用干部时,视野应更开阔,不仅在后备干部中挑选,还要在更广泛的范围内选择,将预备对象和普遍对象相结合,探索出一条竞争性选拔与后备干部队伍建设相结合的新路子”。

值得注意的是,2012年之后,新一届中共决策层在“选贤任能”选拔决策上的确进行了多次方向性调整。

2012年至2018年,随着反腐败的推进,大批官员的落马使得大量岗位一度出现空缺,同时中国内部的“党”“政”机构的改革也在不断推行,直至2018年3月中国党政机构改革的落地,这种“变化”导致体制内出现了大量官员变动。但是在重要岗位的选拔上,后备官员和年轻官员的“出位”并不明显,这段时间中共组织选拔体系更倾向任用“大器晚成”的官员。包括现任中组部长陈希、北京市委书记蔡奇,都是60岁才跻身正部级;中国国家监察委主任杨晓渡、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和中共中央党校常务副校长何毅亭等人,更是61岁才晋升正部级。简言之,2012年至2018年,中共在用人上的主要导向是“破除唯年龄偏向”。

但是这种用人导向的负面效应也在出现,主要就是年轻官员群体的“缺位”。

多维新闻此前在《新星在哪里 解读中共人才选拔制度》中分析,统计数据显示,当下中国官场正在面临一个“危机”,那就是当下庞大的官僚系统中,新生代的政治新星仍然毫无踪影。在胡春华被称近十年的“政治新星”后,实行精英选拔的中共政治制度,忽然陷入了后继无人的尴尬。

虽然“65后”官员的数量已经初显规模,但身为“少壮派”的他们还处于一种尴尬的发展境地,并未成为接班梯队的核心力量。如果对比“60后”的越级提拔现象可以发现,“65后”官员的越级提拔可谓凤毛麟角。

第二次变化是在2018年之后,对于年轻官员的任用开始加速,2018年6月29日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审议了《关于适应新时代要求大力发现培养选拔优秀年轻干部的意见》,被认为是2012至2022年这10年内年轻干部将大范围得到提拔的肇始。。

“后备干部”消失并非意味年轻官员“缺位”

历史上,中共就是一个注重培养后备干部的政党,1949年中共建政初期,时任中组部常务副部长的安子文向毛泽东和刘少奇建议“拟仿照苏共的干部职务名单制的办法”。此后这一模式延续至今,其间用人体系虽经过多次修补,尤其是邓小平时代引入考绩制度,但基本上仍完整沿用苏联模式,按照“官僚等级名录制”和“官职等级名录制”进行管理。所谓的“中管干部名单”和“储备干部名单”是其具体内容。

今天谈到“后备干部”这个词,很多中共组织系统内的官员会谈起30多年前胡耀邦所力推的“第三梯队”计划。20世纪80年代,就文革之后用人上的青黄不接,邓小平曾警告有亡党亡国之危。1984年,曾任中共组织部长、对人才培养有清晰认识的胡耀邦在1984年担任中共总书记后,大力提倡干部年轻化,并提出要建立干部第三梯队。一份约1,100人的省部级后备干部名单,即第三梯队计划名单,当时由中组部上报中共中央政治局,随后中央派出两批考察组赴地方考察这些青年干部。

多年后,这份名单开花结果。第十七、十八届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除两人之外,皆在名单之上。

现任中共总书记习近平那时候也名列“第三梯队”名单之中,当时去河北正定县考察的人员注意到,时任正定县县委书记习近平的生活非常简朴,跟群众一起去食堂排队吃饭,下乡调研时,别的领导坐小轿车,他骑自行车。这一简朴、清廉的作风使得他日后成为重点培养对象,仕途亦青云直上。

“后备干部”从《党政领导班子后备干部工作规定》中消失,并非意味着中共选拔机制中将没有“后备干部”,选用年轻干部仍然是今天中共“选贤任能”的关键词,尤其要弥补中共第五代的首个任期内年轻官员“提拔较少”情况,所以外界不必将取消“后备干部”的做法放大观察。更需要关注的是,在2022年中共十九大之前,中国政坛还将有哪些少壮派官员涌现,他们将对习时代的中国官场造成怎样的影响。值得期待!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林瑾 佑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