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将到来的风暴 达赖喇嘛离世之后的变局

+

A

-
2019-03-27 12:03:28

2019年是达赖喇嘛逃离中国第60个年头,当年24岁的十四世达赖喇嘛丹增嘉措如今也已84岁。3月27日,中国发布了《伟大的跨越:西藏民主改革60年》白皮书。28日,中共官方举办的庆祝西藏民主改革60周年大会在拉萨举行。中国西藏的局势,流亡藏人的命运,达赖喇嘛个人的生命,彼此之间有着或多或少的关联。60年前达赖喇嘛的逃离至今纠缠不清,达赖喇嘛去世之后难免将再度引发纷争。

近日,多维新闻采访了中国社科院中国边疆研究所研究员许建英。许建英还原了1959年达赖喇嘛逃离前后的一些历史细节,并对达赖喇嘛去世之后的可能性进行了一番分析。

本次采访将分为两篇呈现,以下为第二篇。第一篇为《北京与达赖喇嘛各执一词 知情人士揭开幕后历史》

多维:那么从1959年以来,中共方面是否有释放过明显的和解信号?至少从目前看到的资料来看,比较少。

许建英:
中国政府当然释放过一些善意信号。比如在1980年代胡耀邦作总书记时候,中央政府曾表达了很多善意的信息。当时驻藏汉族干部占总数15%,都撤了回来,将近几万人,这是为了兑现西藏自主发展的承诺,也希望达赖喇嘛回来。事实上之后中央政府对达赖喇嘛也始终敞开大门,只要他放弃实质性的藏独观点。但达赖喇嘛始终并没有放弃。

西方媒体早已开始谈及达赖喇嘛的身后之事(图源:Reuters)

多维:那么症结在哪?是他自身的执念,互相的不信任,还是60年前的历史是解不开的结?

许建英:
达赖喇嘛本身是个政治人物,因此他的政治幻想很多,分裂和独立的思想太深,一直没有放弃。他并没有想过如今是否应该回到西藏,帮助当地人民更好地生活和发展。

当然他也在某些场合说过希望到中国内地的一些佛教场所去参观,但说归说,那都是一些特定场合说的话,可以理解,但是他的核心主张并未放弃。因为他不仅仅是宗教人物,而且更是政治人物,在这个重大原则上,必须要有清晰的政治立场。

多维:达赖喇嘛今年已经将近84岁,很多人都比较关心他的身后之事。达赖喇嘛某一天去世后,可能会有怎样的变化?

许建英:
就达赖喇嘛转世本身,要尊重和了解传统的话,就会知道并非是达赖喇嘛一个人说了算的,而是需要根据制度传统来进行。在我个人看来,达赖喇嘛长期脱离祖国,对当地的影响必然是越来越小的,我认为中央政府可以将此事看淡。

当然,我想政府也应该有预案考虑。不过西藏早已不是“政教合一”的制度,将喇嘛地位看得太过重要、甚至崇高,也并不符合实际情况和历史发展趋势。

多维:从你此前多次调研西藏和接触当地老百姓的经验来看,当地人是否还会虔诚去追随达赖喇嘛,认同他是精神领袖?或者已经不再认可?

许建英:
我想,60年前、40年前和现在的差别非常大。达赖喇嘛以往在藏区的超强影响力如今在藏区已经淡化了很多。世俗化和现代化对藏族年轻一代的影响还是非常大的。

当然无法否认,在一些偏远地区,在年龄较大的人群当中,达赖喇嘛的影响力还是有的,无论是因为宗教原因还是政治原因。不然也不会一经达赖喇嘛集团煽动就有一些人响应,说明还是有一定土壤的。但趋势是确定的,就是不断在淡化。

多维:达赖喇嘛年事渐高,流亡藏人社群进行过民主化改革之后,出现了一些内部权斗和丑闻。相较于达赖喇嘛温和的中间路线,由年轻一代组成的藏青会持有更为激进的藏独路线。那么达赖喇嘛一旦出现变故,流亡藏人群体会不会有更激进的表现?

许建英:
流亡藏人间形成了不同的派别和群体,年轻的一代、老的一代,西方的一派、印度的一派等等。

由于西方势力的支持,流亡藏人一定会是西藏地区稳定的隐患。当然,达赖喇嘛去世后会对他们造成多大的影响,这是一个未解的问题。所谓流亡政府和藏人可能会给中国带来一些麻烦,但我们无需担心,需要有自信,只要把西藏工作做好,就不用担心这些麻烦。甚至可以说,这些流亡藏人如果制造了麻烦,其实是给我们提供对其治理的机会,提供深化西藏治理的机会。

而且,如果“藏青会”走暴力的道路,那它更是和国际大势相违背,注定要失败。

多维:达赖喇嘛在中国境外的活动,经常会受到政界、文化界和民间的追捧。根据一些西方媒体的报道,达赖喇嘛几乎被视为佛教的代表人物,你怎么看外界对达赖喇嘛的这种态度?

许建英:藏传佛教是佛教的一支,而佛教在世界范围内有着很大的影响力。于是达赖喇嘛借着“人神合一”的身份在世界范围内传播和宣扬藏传佛教,也写了不少东西。从宗教角度来说,佛教崇尚的和平,宣扬度人度己,推崇佛法修养,与西方传统宗教观有着明显的不同。这难免就引发了包括西方学者和信教人士在内的人们的好奇甚至崇拜,这是可以理解的。

从另一个角度看,国际上一些人对达赖喇嘛的崇拜,是有着不同的目的。有的是政治目的,有的是生存之道。比如我认识一些欧洲的学者,很多本身就是达赖喇嘛顾问团的成员,其目的比较复杂。

所以不能简单的去看待这种崇拜,有文化和宗教层面的信仰,也有现实利益和政治考量。

多维:这些流亡在印度达兰萨拉的藏人,尤其是生活在族群底层的藏人,他们的生存状态是怎样的?媒体对他们的报道比较少,外界也鲜有了解。

许建英:
这个我并没有更深的调研和了解,但是据报道印度等地的藏人生活并不理想。此外,前几年在国外调研期间,我曾遇到过一个流亡藏人,生活艰辛,问他为什么不回祖国看看。他表示其实也很想回去,但心里总有包袱无法放下,我觉得挺遗憾的。所以,达赖喇嘛不应该把自己的包袱再传导给年轻人,而应该指导年轻人回到祖国。

我觉得流亡政府也应该反思,在这么多所谓国际关注和支持下,它给流亡藏人带来了什么?另外,西方不停地曝光达赖喇嘛,塑造成现在这样,让他下不了神坛。其实流亡藏人数量并不多,如果西方真的同情,为什么不支持其生活改善呢?我觉得西方这样利用达赖喇嘛集团的政治现实,其实是挺冷酷的。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青苹 甄言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