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解读:现代性批判以及中国传统文化的文艺复兴(下)

+

A

-
2019-04-05 02:58:39

习近平在“思政课”中,强调上好“思政课”需要利用中国既有的三种文化:中国传统优秀文化、革命文化以及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对于中国传统文化,中国人似乎又熟悉但又陌生。近些年中国在弘扬中国传统文化上下足了功夫,借助综艺、影视剧等更加吸引人的方式,的确在舆论场中占据到一席之地。不过与此同时也似乎不断固化着、表面化着人们思想中的传统文化概念。放到更宏观视角去看,中国传统文化,又如何与起源于西方的现代生活融合、生存和发展?又会有哪些现代性的批判?它与近期习近平提到的革命文化、社会主义先进文化是怎样的关系?

对此多维新闻记者专访到华东师范大学副教授钟锦。钟锦师承于中国古典文学研究专家叶嘉莹,治词学。同时,钟锦还研习西方哲学。他对于中国传统文化以及现代性批判有着独特的看法。以下为专访实录。此为第二篇。

中国的一些传统文化,如今越来越后继无人,遇到了非常大的困难(图源:VCG)

1/1

中国在海外兴办的孔子学院受到一些西方国家的抵制。而孔子学院是否有必要,究竟能否有效传播中国文化,也越来越受到一些人的质疑(图源:新华社)

2/2
上一张下一张

多维:之前提到,随着社会的发展,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珍惜的一些美得受到排挤,并称之为一个现代性的问题。提到现代性的话题,也可以涉及到所谓“后现代这一概念,那时人们更多的就会是追求人的体验,或许,中国传统文化里的东西会实现文艺复兴

钟锦:我不大使用”后现代“这个词。按我的观点,我们所有的人类,不仅是中国社会,整个世界根本就没有面临真正的“现代”。何谈“后现代”?我一直讲,我们现在的状况,最多是一个“前现代”,还没有真正走入“现代”。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遭遇了种种困难。

我理解的现代性,就是包括中国传统文化在内的古典文化给创造一个超越性的世界,和现代人追求的由资本家带来的功利的、实用的经济利益,两者之间的一个张力。

这两者都是合理的。不能说实证的、功利的社会是不合理的,否则人类的科技就没有意义了。但是超越的世界也是合理的。古典学术带最大的贡献,是肯定了这个不能实证的超越世界的存在,而且这个世界对我们具有优先性。

但是资本主义粗暴地用功利的世界,代替了古典的超越的世界。所以才导致了现在种种的问题。然后大家发现如今出问题了,觉得“现代”是一个负面的东西,才又提出一个“后现代来”的概念。

在我看来,“现代”是很积极的,就看怎么把这两个世界达成一个协调、圆满的平衡状态。我们现在还没有达到这样的状态。如果这个问题解决了,哪里有什么“后现代”。所以我觉得我们就停留在了“前现代”时期,还没有达到“现代”。

按照我的理解,中国古典文化,要对抗的正好是现代的这种偏狭的发展。结果我们却是用现代偏狭的、功利的思路,来诱导传统文化。那我觉得最后传统文化、古典的东西,仍然成了我们现代偏狭的一个手段。最后它的地位会很尴尬,甚至很悲惨。

所以我觉得我们在现代各种无可抗拒的潮流面前能够固守住一块纯净,已经是很难得的了。我不期待能够通过人为的提倡达到弘扬传统文化的目标,所以我对这个的效果一直持怀疑态度。当然,我的是比较悲观的态度。

多维:其实我们倒没有觉得您的观点有多么悲观和极端,而是很典型地代表了很多人持有的与您类似的观点。不只是中国,整个世界也并不是认可“后现代的说法。许多人也认为,所谓后现代提出的问题,无非是对现代性的一种叛逆、逃逸,但是又无法实现的一种形态。不过对于中国,中国太大了,在很多领域的发展不平衡,有一些地域或领域可能已经进入了现代,也有一些可能连前现代也没达到。中国试图从传统文化中寻找一点东西,但是似乎又找不到这样的东西。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元峰 戴仑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